指导员帮我跨过这道“坎”

李雯涵/ 文

每天清晨,居民们还 在睡梦中,施丹就带 着中队的战士们开始 了一天的训练。
每天清晨,居民们还在睡梦中,施丹就带着中队的战士们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夏练三伏,练的是本领和技术。然而炎炎夏日,也是消防战士们负面情绪易发的季节。如何让战士们冲破自己思想上的障碍,充满干劲地投入到训练中?每到夏季,这个问题就成了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普陀支队宜昌中队指导员施丹最关心的事。从刚入伍的新兵,到将退伍的老兵,只要有了困扰或心结,施丹都会第一时间伸出援手,帮助他们跨过道“坎”。

新兵:心理的“坎”

“指导员,我想请假。”综合救助操训练前夕,新兵小赵敲开了施丹的办公室门。
施丹放下手中正忙碌的活,看向小赵:“这是你一个月内第二次请假了,之前受的伤还没恢复吗?”小赵随口应了一声,眼神却飘忽不定,不敢看向施丹。这个奇怪的反应让施丹心里升起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时间追溯到一个月前,宜昌中队刚开始夏季大练兵。训练项目里,有一个“综合救助操”的项目,要求战士只身翻越3 米高的墙板。小赵在翻越过程中,脚底打滑,手上没抓稳,直接从3 米高的板上摔了下来。万幸的是,铺设在板下方的保护垫稳稳接住了小赵。经过医生检查,小赵人无大碍,只是腰部有些软组织挫伤,休息一阵就可以恢复。为了让小赵身体康复得彻底些,施丹在小赵受伤后的第二周,批准了他的第一次请假申请,允许小赵不参加综合救助操的训练。但是,如今又过去了将近两个礼拜,小赵又来申请不参加综合救助操的训练。
“指导员,我还是觉得腰疼。”面对施丹的疑虑,小赵一面解释着,一面伸手扶上自己的腰,如同腰上正在隐隐作痛。“到现在腰还疼,是不是病症出了什么新情况?有没有去看过医生?”施丹横竖想着都不放心,于是拖着小赵去了医务室。然而,医生检查后确认,小赵的腰伤早就好了。
眼见谎言被揭穿,小赵慌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向施丹。施丹却也不生气,带着小赵回到办公室,私下询问:“每次都在综合救助操训练的时候请假,是不是因为不想练这个项目?”小赵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小声道:“我怕再摔下来受伤。”这下,施丹总算弄明白了原因:小赵连续两次请假,并不是因为偷懒,而是出于恐惧心理。因为一次摔落受伤,3米板项目成了小赵心里难以跨过的一道“坎”。
但是,身为消防战士,不能因为害怕就选择逃避。为了帮助小赵克服心理障碍,施丹在晚饭后单独给小赵“开起了小灶”。他带着小赵来到训练场上,指着那块3 米板对小赵说:“害怕什么,就要迎着它上,我教你掌握正确的翻越方法,你就不会摔下。”说着,施丹亲自给小赵示范了一遍翻越动作,然后手把手教他翻越的技巧。
随后,该轮到小赵上场了,年轻的战士起先还站在原地不想动,在施丹的不断鼓励下,终于深吸口气,奔向了墙板。可是,就在即将登板翻越的一刹那,小赵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指导员,我还是怕。”小赵站在板前看着施丹。“怕什么!难道在火场里,你也要因为害怕,眼睁睁看着受困者在这样的墙板后面被烧死吗?!”施丹这句话就像一道雷击,
打得小赵一个激灵。是啊,如果火场里正好也需要翻过这样一堵墙才能解救受困者,怎么办?小赵因为紧张而攥起的拳头慢慢松开,随后又紧紧地握了起来。“指导员,我再试试!”这一次,小赵那总是底气不足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丝丝坚定。他回到起点,看向3 米板这边,然后深吸口气,冲刺了过来。一蹬脚,一伸手,整个人如灵敏的猎豹跃上了板的顶端。
“很好!就是这样,坚持,再翻过去!”施丹在底下为小赵打气鼓劲,可是攀上顶端的小赵却又停住不动了。“指导员,我会不会再摔下来……”“怕什么,我在底下保护你,相信我,这一次肯定不会摔!”施丹在下方张开双手,做出托举的姿势,仿佛下一秒就要接住从上面跃下的小赵。“按照记住的动作要领翻下来,不要慌!”施丹一刻不停地在下面鼓励着,顿时让小赵安心了不少,他在上面稳了稳心神,回忆起之前施丹教授的技巧,一提气,一跨腿,飞身而下——终于成功翻过了3 米板!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翻过3 米板的小赵忍不住吼起来,激动地抱住施丹又叫又跳。“指导员,谢谢你!谢谢!”兴奋的情绪也在不经意间感染了施丹,他使劲拍了拍小赵的背:“好样的!记住今天的翻爬要领,下次训练时也一定能顺利翻过!”“指导员,明天综合救助操训练我保证参加!”经过施丹的心理开导和亲自陪练,先前盘结在小赵心头的恐惧一点点散去,让人热血沸腾的成就感如同一株小苗开始在小赵心底悄悄扎根发芽。克服了心理阻碍的新兵又一次获得了成长,在成为一名优秀的消防战士的路上继续前进着。

老兵:兵龄的“坎”

解决了新兵“不敢练”的问题,帮助老兵们克服“懒于练”的怠惰思想,也同样是施丹关注的重点。在宜昌中队现役的36 名官兵中,兵龄6 年以上的就占了8 名,和普陀消防支队其他中队相比,宜昌中队是拥有老兵数量最多的。这些老兵是宜昌中队的支柱,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但“老资格”所带来的“老兵油子”问题,让施丹也不敢轻易懈怠。
5 年,对于老兵来说是一个“坎”,服役满5 年后,很多老兵就要退伍。在临近退伍的日子里,一些老兵往往就会自我松懈,思想上出现怠惰,训练上也是能偷懒则偷懒。夏季来临,中队的大练兵正开展得如火如荼,施丹在监督战士们晨跑时却发现,有名老班长的跑步成绩总比以前要慢。是否因为天气闷热的缘故,影响了老班长的成绩?施丹又仔细留意了几天,发现这名老班长的3000 米跑步成绩时好时坏,有时高温天可以跑出11 分的好成绩,可在稍微凉爽的天里却又拖拖沓沓要跑至少13 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施丹在翻阅老班长的入伍档案时忽然想起,今年秋天他就要正式退伍了,加之最近天气炎热,在训练上就越发过起了“混”的日子。
在一次晨跑训练结束后,施丹便找到老班长,并不急于批评,而是和他聊起了班里最近战士们的训练情况,最后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我看最近你的班里跑步成绩进步得不是很明显,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抓一下成绩吗?”老班长一听,立刻意识到施丹是在旁敲侧击地提醒自己跑步偷懒的事,抓耳挠腮了半天,最后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要抓成绩其实也不难,只要我带头以身作则跑起来,战士们自然也就跟着我一起努力了。”
做老兵的思想工作,施丹有一个诀窍,就是从不用命令式的口气和对方说话,而是把自己放在和对方对等的位置上,倾听他们的想法。“单论兵龄来说,其实我在中队里的一些老兵面前,还只能算是个晚辈。”施丹经常亲切地喊老兵为“大哥”、老兵的妻子为“嫂子”,这个如同自家人的称呼,一下就拉近了他和战士们的距离。在很多老兵眼里,施丹不仅是指导员,更像是他们的兄弟,因此兄弟间一旦有了什么心事,也往往十分乐意倾诉。
宜昌中队的消防战士小许,也是一名服役多年的老兵。去年下半年,服役满5 年的他萌生了退伍的想法,可是在“退伍后又能做些什么”的问题上,产生了迷茫。一连好几日,小许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与平时判若两人的表现引起了施丹的注意。在一次晚饭时,施丹主动和小许打招呼,跟他唠起了家常。聊着聊着,小许憋不住了,主动同施丹说起了自己想要退伍的想法。“为什么想要退伍呢?”施丹望着小许困惑的表情,反问他一句。小许想了半天,只说:“当兵太累了,每天都要训练,太辛苦。而且如果留下来,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就算进了社会工作,也不见得会很轻松,而且,你想好自己进入社会后要做什么了吗?”施丹的话让小许又摇了摇头,同样表示出自己对未来人生方向的迷茫。施丹这才意识到,小许之所以想要退伍,同时又产生这么大的迷茫,是因为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部队里的价值,也没有一个明确的人生理想。于是施丹在和小许谈心的过程中,帮助他看清自己的发展潜力,还细心做了一个长远的人生规划。谈着谈着,小许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是可以继续留在中队里,通过努力成为一名骨干,带领新兵成长为合格的消防战士,共同守卫辖区一方安宁。有了这个目标,小许眼神登时明亮起来,几天后,他找到施丹,开口就说:“指导员,我想过了,我要留在中队继续干下去!”为了支持小许的这个决定,施丹综合考虑小许的能力,特意把他调到特勤班当班长。有了这个激励,小许从此更加积极了。今年4 月,安远路84号一名女子轻生跳楼,小许身先士卒冲在最前,成功解救下轻生者,荣立三等功。施丹对老兵的关心和指引,将中队里老兵的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队伍更稳定了,干劲也更足了。
“新兵也好,老兵也罢,在他们的成长道路上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坎’,而我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跨过那道坎。”从事指导员工作5 年,施丹已经记不清自己为多少战士排解了忧虑。或亲自上阵陪他们克服训练障碍,或公平交心化解他们情绪上的波动,有时走在半路上,施丹都会停下打听战士家人的近况,得知有家属要来探望还会提前为他们做好食宿安排。施丹这些充满温情的一举一动,也在无形中成为了中队的一股向心力,凝聚起中队战士们的精气神,毫无畏惧地跨过前进道路上一道又一道的“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