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不严就是对违法的纵容

台州机场曝出“安检门”,一架深航班机上有人持刀纵火。刀、火种、易燃液体,这些本该置于安检门外的物品,如何能轻易带上客机?台州机场的安检能力不断遭受质疑,进而引发公众对中小机场的安防忧虑。中共台州市委市政府迅速回应,不日决定:免去台州市民用航空管理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的职务,台州机场安检站站长、副站长以及当班职工全部就地开除。
出了事,当然要有人负责,但处理了责任人之后就完事儿了吗?安检不严,当然有工作人员的主观疏失,但若不进一步查考客观因素、不进一步完善制度程序,即便换了一拨人,也同样还是会再暴发类似的问题。有专家指出,我们国家的运输有季节特点,暑运、春运期间人满为患,而其他时段,客流又并不集中,所以造成了安检各通道配备的那些人在平常的时候是够的,在暑运的时候反而是不够了。怎么办?扩编,可以解决人手问题,但对机场这个企业来说,无疑加大了成本,台州机场已经是连年亏损了。要不都靠招临时工当安检员来应付季节性大客流?临时工的培训、工作质量如何保证?且看这次,台州机场的正式工、长期工也产生了疏漏呀!配齐配足安检人员,是否就能高枕无忧了呢?
机场有安检,上海地铁也有安检。自世博会以来,现今上海轨道交通设立了625 个安全点,配备了5600 多名安检的保安,要求大件必查、大容量液体必查、各类编织袋必查等等,但不少站点执行不力。轨交公安人员在巡检过程中,也往往侧重于查验身份证件,未能充分发挥巡查可疑行李和制止不规范乘车行为的作用。上海市人大农业和农村委主任委员吴尧鑫提出,这些制度执行情况不是非常理想,尤其是在高峰时和各类乘客不配合的情况下,安检形同虚设。我们常见地铁安检人员如同“礼仪小姐”般举手示意安检,然后又放下给不配合的乘客放行,他们被网友戏称为cosplay(角色扮演)“招财猫”。可见,安检人员的多少并不是决定因素,关键还是要看执行是否严格。
不严格的执法,实际上就是对违法行为的纵容。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井然有序的上海交通状况,如今看来也不尽如人意。非机动车和行人闯红灯比比皆是,非机动车闯禁行区域、逆向行驶习以为常。交警往往熟视无睹,交通协管员也只有劝阻的份儿,成为又一批“招财猫”。古人说“勿以恶小而为之”,这不是道德的说教,而是惨痛经验的教训。“作恶”也是集小流而成江海的。行人可以闯红灯,非机动车可以逆向行驶,发展下去机动车当然也可以无视交通法规,最后造成交警和无辜路人伤亡的惨剧时有见诸报端。若能从“小恶”开始惩戒,不是可以减少甚至避免“大恶”的产生吗?所以说执法必须严,不然的话,执法不严,首先损害的是执法者的正当性,其次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最后还威胁到了立法机关的权威性。
今年年初刚去世的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 贝克预言了风险社会的到来。他认为,我们生活在文明的火山上,风险威胁的潜在阶段已经接近尾声了,不可见的危险正在变得可见。贝克这样比较过去和今天:“阶级社会的推动力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我饿!风险社会的集体性格则可以用另一句话来概括:我怕!”是的,当我们抖抖缩缩紧抓住自动扶梯扶手的时候,当我们战战兢兢迅速出入电梯轿厢的时候,当我们颤颤巍巍举起筷子又不知如何下箸的时候,当我们把防霾口罩当作标准服饰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再怀疑置身于风险社会了。在这个社会中,普通民众除了努力提高自身的防范意识之外,能不能要求守护者们更认真地履行消除风险的责任?当然!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试行)》,10 类不能有效履职、不宜担任现职的领导干部要“下”。至于那些不能严格执法的,那就请向台州学习,就地免职!
唐鋆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