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赤壁”
——翻开三国鼎立的新篇章

徐明中/ 文

明代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是我国古代文学的“四大名著”之一。它彩纷呈地展现了两千多年前的那段风云际会的难忘历史,栩栩如生地描述了其间数以百计的大小战争。其恢宏的战争气势、铁戈金马的激烈厮杀、深谋远虑的运筹帷幄……充分显现了作者非凡的历史素养和文学造诣。
东汉末年,汉室在黄巾起义的风暴中日趋式微,引发了群雄纷起争夺天下的混战局面。曹、孙、刘三家势力在血战中脱颖而出,成了逐鹿中原的最后主角。其时,三家军事力量的对比非常悬殊。曹操在统一北方后,又挟官渡大捷的余威,亲率百万大军挥戈南下,企图一举荡平江南,坐拥天下。孙、刘两家虽然为抗拒强敌结成同盟,但毕竟势微力薄,无法正面迎敌。于是,“火烧赤壁”的精彩大戏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形势下闪亮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古代冷兵器时代,“火攻”往往是出其不意、以弱克强的制胜法宝,三国时期的军事家们更是对此青睐有加。擅写战争的罗贯中在描写“火攻”方面尤其出色。纵观一部煌煌百万言的《三国演义》,处处闪烁着火攻奇袭的熠熠光辉。从初期“火烧新野”的奇谲到中期“营烧七百里”的悲壮,以及后期“火烧藤甲”的惨烈,无不充满着惊心动魄的场景和回肠荡气的激情。尽管如此,罗贯中着墨最多、最具神韵的火攻佳构依然是书中第四十九回的“火烧赤壁”之战。
对于此役,罗贯中并没有简单地停留在火攻的场面,而是围绕着这个主题,不惜用几个章回的篇幅,细腻 地描写了大战前双方的主帅、将士、谋臣的人物性格,相互关系以及使用的各种计谋,使整个战役的来龙去脉更立体、更全面、更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和可信度。作者从四十五回群英会蒋干中计(反间计)写起,又在四十六回叙述了献密计黄盖受刑(苦肉计)、四十七回庞统巧使连环计(连环计)、直至四十九回“七星坛诸葛祭风、三江口周瑜纵火”的大决战收结。通过层层叠叠的渲染铺陈,环环相扣的多计并用,终于使读者明白了大决战的必然趋势,曹军在战前已完全丧失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三大制胜要素,其失败的命运不可避免。
罗贯中的高明之处在于叙述前期双方的各种活动时用尽浓彩重墨,而在真正火烧赤壁时却落笔简练。描写大战时燃烧的江景也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但见三江面上、火逐风飞,一派通红,漫天彻地。”这种先扬后抑的写法极为高明,体现了作者的大手笔。其实,在铺垫充分的情况下,过度描写反为繁复,寥寥数语则神韵尽出矣。
“火烧赤壁”的大火彻底改变了历史的进程,不仅宣告东汉政权的名存实亡,而且翻开了三国鼎立的新篇章。两千多年来,后人议论起“火烧赤壁”的那场大战往往钦佩不已,既有“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的感叹,又有“羽扇纶巾谈笑处,樯橹灰飞烟灭”的豪情。壮哉,“火烧赤壁”!

《三国演义》的火

第四十九回 七星坛诸葛祭风 三江口周瑜纵火(节选)

image-1486孔明于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沐浴斋戒,身披道衣,跣足散发,来到坛前。分付鲁肃曰:“子敬自往军中相助公瑾调兵。倘亮所祈无应,不可有怪。”鲁肃别去。孔明嘱付守坛将士:“不许擅离方位。不许交头接耳。不许失口乱言。不许失惊打怪。如违令者斩!”众皆领命。孔明缓步登坛,观瞻方位已定,焚香于炉,注水于盂,仰天暗祝。下坛入帐中少歇,令军士更替吃饭。孔明一日上坛三次,下坛三次。却并不见有东南风。且说周瑜请程普、鲁肃一班军官,在帐中伺候,只等东南风起,便调兵出;一面关报孙权接应。黄盖已自准备火船二十只,船头密布大钉;船内装载芦苇干柴,灌以鱼油,上铺硫黄、焰硝引火之物,各用青布油单遮盖;船头上插青龙牙旗,船尾各系走舸:在帐下听候,只等周瑜号令。甘宁、阚泽窝盘蔡和、蔡中在水寨中,每日饮酒,不放一卒登岸;周围尽是东吴军马,把得水泄不通:只等帐上号令下来。周瑜正在帐中坐议,探子来报:“吴侯船只离寨八十五里停泊,只等都督好音。”瑜即差鲁肃遍告各部下官兵将士:“俱各收拾船只、军器、帆橹等物。号令一出,时刻休违。倘有违误,即按军法。”众兵将得令,一个个磨拳擦掌,准备厮杀。
…………
瑜从其言,唤集诸将听令。先教甘宁:“带了蔡中并降卒沿南岸而走,只打北军旗号,直取乌林地面,正当曹操屯粮之所,深入军中,举火为号。只留下蔡和一人在帐下,我有用处。”第二唤太史慈分付:“你可领三千兵,直奔黄州地界,断曹操合淝接应之兵,就逼曹兵,放火为号;只看红旗,便是吴侯接应兵到。”这两队兵最远,先发。第三唤吕蒙领三千兵去乌林接应甘宁,焚烧曹操寨栅,第四唤凌统领三千兵,直截彝陵界首,只看乌林火起,以兵应之。第五唤董袭领三千兵,直取汉阳,从汉川杀奔曹操案中。看白旗接应。第六唤潘璋领三千兵,尽打白旗,往汉阳接应董袭。六队船只各自分路去了。却令黄盖安排火船,使小卒驰书约曹操,今夜来降。一面拨战船四只,随于黄盖船后接应。第一队领兵军官韩当,第二队领兵军官周泰,第三队领兵军官蒋钦,第四队领兵军官陈武:四队各引战船三百只,前面各摆列火船二十只。周瑜自与程普在大艨艟上督战,徐盛、丁奉为左右护卫,只留鲁肃共阚泽及众谋士守寨。程普见周瑜调军有法,甚相敬服。却说孙权差使命持兵符至,说已差陆逊为先锋,直抵蕲、黄地面进兵,吴侯自为后应。瑜又差人西山放火炮,南屏山举号旗。各各准备停当,只等黄昏举动。
…………
且说江东,天色向晚,周瑜唤出蔡和,令军士缚倒。和叫:“无罪!”瑜曰:“汝是何等人,敢来诈降!吾今缺少福物祭旗,愿借你首级。”和抵赖不过,大叫曰:“汝家阚泽、甘宁亦曾与谋!”瑜曰:“此乃吾之所使也。”蔡和悔之无及。瑜令捉至江边皂纛旗下,奠酒烧纸,一刀斩了蔡和,用血祭旗毕,便令开船。黄盖在第三只火船上,独披掩心,手提利刃,旗上大书“先锋黄盖”。盖乘一天顺风,望赤壁进发。是时东风大作,波浪汹涌。操在中军遥望隔江,看看月上,照耀江水,如万道金蛇,翻波戏浪。操迎风大笑,自以为得志。忽一军指说:“江南隐隐一簇帆幔,使风而来。”操凭高望之。报称:“皆插青龙牙旗。内中有大旗,上书先锋黄盖名字。”操笑曰:“公覆来降,此天助我也!”来船渐近。程昱观望良久,谓操曰:“来船必诈。且休教近寨。”操曰:“何以知之!”程昱曰:“粮在船中,船必稳重;今观来船,轻而且浮。更兼今夜东南风甚紧,倘有诈谋,何以当之?”操省悟,便问:“谁去止之?”文聘曰:“某在水上颇熟,愿请一往。”言毕,跳下小船,用手一指,十数只巡船,随文聘船出。聘立于船头,大叫:“丞相钧旨:南船且休近寨,就江心抛住。”众军齐喝:“快下了篷!”言未绝,弓弦响处,文聘被箭射中左臂,倒在船中。船上大乱,各自奔回。南船距操寨止隔二里水面。黄盖用刀一招,前船一齐发火。火趁风威,风助火势,船如箭发,烟焰涨天。二十只火船,撞入水寨,曹寨中船只一时尽着;又被铁环锁住,无处逃避。隔江炮响,四下火船齐到,但见三江面上,火逐风飞,一派通红,漫天彻地。
曹操回观岸上营寨,几处烟火。黄盖跳在小船上,背后数人驾舟,冒烟突火,来寻曹操。操见势急,方欲跳上岸,忽张辽驾一小脚船,扶操下得船时,那只大船,已自着了。张辽与十数人保护曹操,飞奔岸口。黄盖望见穿绛红袍者下船,料是曹操,乃催船速进,手提利刃,高声大叫:“曹贼休走!黄盖在此!”操叫苦连声。张辽拈弓搭箭,觑着黄盖较近,一箭射去。此时风声正大,黄盖在火光中,那里听得弓弦响?”正中肩窝,翻身落水。正是:火厄盛时遭水厄,棒疮愈后患金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