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化气钢瓶:潜伏的“炸弹”

许剑飞/ 文

人们常说夏天是一个“燃烧”的季节,防火安全不容忽视。液化气钢瓶是用来储存液化气的储罐,其内部有液化气时压力很大,稍有操作不当就有可能引起爆炸,它们好比是夏日里潜伏在人们身边的“炸弹”,是安全大检查的重中之重。

“炸弹”隐患必须排除

城郊一直以来都是非法液化气钢瓶的“重灾区”,由于流动性人口增多,外来人口密集,非法运输、使用、储存液化气钢瓶等现象屡禁不止。去年,发生在闵行一废品回收站的液化气钢瓶事件,至今让陈行派出所民警陆伟民心有余悸。
陆伟民回忆,2014年5月,有市民向派出所举报,闵行区浦江镇东风村15组内一家废品回收站内囤积了许多液化气钢瓶。“一个不小心,液化气钢瓶是会爆炸的。”这一情况令周边居民坐立不安。

消防部门收缴违法储存液化气钢瓶。
消防部门收缴违法储存液化气钢瓶。

接警后,3名民警和3名社保人员立即赶赴现场,从苏召路顾陈路处走进一条乡间泥路,穿过一片农田,走了近千米后,找到了那家被举报的废品回收站。回收站门口没有任何招牌,墙上乱涂乱画了不少小广告式的手机号码。进门后发现,回收站场地颇大,足足有数百平方米,站内废铁成堆,行车“打砸”,乒乒乓乓,火星飞溅。
执法人员当场“收缴”了80个液化气罐,分作4堆堆放,罐口的“嘴”已经拧掉了,里面有少量液体,整个回收站液化气的味道十分刺鼻,加上废品站内温度相对较高,很可能发生火灾。再往回收站里面走,地上杂七杂八地堆了一些液化气、氧气、丙烷钢瓶。一旁的“凉棚”里,工人们正在对钢瓶做切割处理,将可以用作金属废料的部分切下来,切割过程中不可避免会产生火星,如果遇到液化气钢瓶内残留液体,火灾、爆炸将不可避免。
“这些液化气钢瓶是回收站工人从一次次的回收中积累下来的,具体也讲不清积了多少时间。他们将钢瓶堆在一起,计划是做统一切割处理。切割后,再随其他废铁一起转卖到江苏等地。”陆伟民介绍,液化气钢瓶和油桶属于禁止回收的18类物件,是不允许废品回收站回收再利用的。“我从警20多年,亲历过两次事故。一次是一家回收站在切割空油桶时,油桶爆炸,炸死1人;另一次是一家废品回收站处理液化气钢瓶时,挤压过程中产生爆炸起火。这家废品回收站的情况比之前这两起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重大的消防隐患必须要排除!”
根据《消防法》、《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危险化学品名录(2012版)》等法律条例规定,液化气系国家严格管控的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运输、经营等行为必须经由相关部门许可。回收站擅自处理液化气钢瓶不但违法,而且危险,正规处理途径是交发改委下专门的液化气瓶回收站。这家对外没有“挂牌”的废品回收站实际上挂靠在一家物资回收公司下。相关负责人邵某,49岁,江苏人,因非法储存危险物资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钢瓶被相关部门全部转移安置。

“今后再也不收了”

与城郊相比,市区的液化气钢瓶数量相对较少,基本上集中在城中村和一些小饭店,很少会出现像闵行废品收购站这种大规模存放、运输危险液化气钢瓶的现象。但还是有不少违法分子,投机取巧,载着危险的液化气钢瓶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
刘善(化名),湖南衡阳人,五十来岁,带着老婆孩子来上海也有个把年了。为了多赚点钱贴补家用,刘善这次摊上事儿了。因为违法运输易燃易爆危险品,他被徐汇公安分局处行政拘留5天。
在熟人眼里,刘善是个老实人,早年在上海一个建筑工地打工,后来由于身体原因干不动了,就闲在家里。前一段时间,同村的一个老朋友在饭桌上跟刘善提了个运输液化气钢瓶的事,当时他也没多放在心上,可回家一想,这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做了试试看,就当混口饭吃吧。
于是,刘善找到了老乡,在老乡的介绍下认识了老板。一辆电动自行车,就是刘善的“办公用品”。他需要每天从液化气站换好充满气的钢瓶,然后用助动车送至需要液化气的餐饮店,再把店里用完的钢瓶送到气站去换,这样,他就可以从每只钢瓶中赚10块钱。这些小工厂生产的液化气比专门运输机构运输生产的要便宜30来块钱左右,深受一些城中村居民和餐饮店老板的青睐,刘善就靠这个支撑着养家的重任。
刚开始的时候,刘善跑一趟只运一只,一次路上碰到个交警,看到他带着个钢瓶就提醒他,这个属于易燃易爆品,是不能由私人进行运输的,一定要有相关许可证才可以携带。交警看他年纪挺大的,也不容易,说了几句就放他走了。老乡听了这个事儿,塞了个“宝贝”给他,他抖开一看,是两个黑漆漆的蛇皮袋。“下次干活的时候,用这个套在钢瓶外面,别说一个,就算运两三个都看不出来!”刘善一想,这可是个好办法呀!打这以后,刘善每一次运货都用蛇皮袋包得牢牢的,从外面看,就和平时回老家带了一堆年货似的,一点都看不出来。
3月18日的下午,刘善像往常一样用他的电动车驮着刚从液化气站换来的液化气钢瓶,当他沿东安路由北往南行驶到中山南二路路口附近时,被几个便衣民警拦了下来。拉开蛇皮袋一看,刘善不大不小的电动自行车上赫然装了3个充满气的钢瓶。民警立即告知刘善涉嫌违法运输易燃易爆品,并将他口头传唤到了枫林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刘善对警察的查处比较配合,因为他知道正规运输液化气钢瓶需要持有道路运输危险品许可证和专门的运输车。自从上次被交警口头“教育”过以后,刘善就比较谨慎,很少从大路走,避开有交警执勤的地方,可这次还是没能逃过便衣民警的法眼。
做笔录的时候,在问及为何要运这些危险品时,刘善显得有些激动:“我是靠这个为生的,我就想多赚点钱,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又要上学又要结婚的。”民警耐心地跟刘善讲了讲:“我们知道你很不容易,但是你想想这充满气的液化气钢瓶非常不稳定,万一从你车上掉下来,很可能发生爆炸。而且现在这天已经开始热了,液化气处理不好就好比一个定时‘炸弹’,在大马路上爆炸,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你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应该做的事情,还屡教不改,应该长点记性了。”刘善听着听着,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笔录上签了名字。
5天后,刘善出来了,他的老婆孩子在门口接他。小女儿看着刘善说道:“爸,咱以后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好吗?自从你开始送液化气,我们都很担心你,就怕你路上出什么事。”听着女儿对自己的这席话,想想自己为了一点钱,每天早出晚归的,还让家里为自己的安全操心,实在是划不来。刘善暗暗发誓:今后再也不收了,为了孩子们,也要找一份正经的差事做。
于是从拘留所出来的第二天,刘善找到了自己所在街道,问了问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刚好一家老式小区正在寻找一位保安,刘善准备去面试一下看看,虽然钱不是很多,但心里踏实,不让家里人担心,也不用怕骑着车被警察拦下了。

相关链接:近期液化气钢瓶爆炸事件

◇上海杨浦两层民宅液化气爆炸坍塌 五人被困

5月4日17时19分许,上海杨浦区民壮路62号一幢两层民宅因发生液化气爆炸而坍塌,5人被困。警方接报后,公安、消防迅速赶赴现场处置,伤者被陆续救出。现场了解到,由于老式民宅内部结构拥挤,走道狭窄给搜救造成一定难度。截至20时44分,最后一名被困的80岁老太被救出时仍有意识,被紧急送医。另外4名伤者暂无生命危险。据了解,该地区存在不少私房,并未铺设燃气管道,居民做饭用罐装液化气,因为私房搭建情况复杂,事发后居委会对这块区域进行检查,以消除消防隐患。居委会负责人透露,事发居民家中受伤最严重的男子为租客,平时经营杂货铺,同时兼职送液化气罐,因此家中存有液化气罐,消防在救援时从现场取出了4个气罐。

◇上海浦东液化气瓶爆炸 父子俩身亡

5月8日20时14分许,上海浦东新区祝桥镇尹家宅6号民宅发生爆炸坍塌,造成2名人员被埋身亡,现初步认定坍塌系液化钢瓶爆炸所致。房东尹先生介绍,死亡的两人是一对父子,父亲50多岁,儿子20岁出头。“两人租住进来大约4个多月,父亲上班打工,儿子好像精神方面有点问题,一直在家。”尹先生说,平常父子俩在屋里用煤气烧火做饭,因为不住在一起,他并不了解爆炸起火原因。尹先生的两层房子上下各一大间,下层被分割成两间,一共租给三户人家居住。爆炸起火时,另外两租户家里恰巧没人。住在隔壁的中学生小尹说,当时在家中感受到剧烈的震动,“就像地震的感觉,声音没听到。”他赶紧出门看情况,见6号房子烧起来了,便立即拨打119消防电话求救。

◇辽宁葫芦岛三层民宅爆炸坍塌或因液化气钢瓶爆炸引发

5月31日,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化工11区化研甲楼一单元突发爆炸事故,致该单元一至三层共三间民宅完全倒塌,3人被埋。经救援,被埋人员中2人不幸身亡,另有包括路人在内的13人受伤,伤者均无生命危险。葫芦岛市委宣传部方面称,事故原因疑似液化气罐爆炸所致,目前正全力开展善后工作。
发生爆炸的居民楼为三层建筑,砖混结构。巨大的爆炸威力将靠近路边一侧的楼体夷为平地,楼梯间及屋内设施暴露无遗。楼体周围堆放着大量残骸,未倒塌楼体部分结构出现变形扭曲,场面极为惨烈。事发居民楼为上世纪70年代建成的砖混结构筒子楼,共有两个单元,居民日常生活主要使用液化气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