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getimagesize(http://www.orientfire.cn/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2015/07/无标题1-300x195.jpg): failed to open stream: HTTP request failed! HTTP/1.1 404 Not Found in /apps/webapps/orientfire/wp-content/themes/visualize/inc/template-tags.php on line 21
style="background-image: url(http://www.orientfire.cn/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2015/07/无标题1-300x195.jpg);" data-width="0" data-height="0">

一场生命至上的国家行动
“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故抢救纪实

姚润萍/ 编辑

火花飞溅。夜幕中,船体切割作业开始。
3 日21 时,“东方之星”救援进入新阶段。
此时,自客船翻沉已过去了约48 小时,搜救仍未停止。自“东方之星”翻沉以来,中国展开了一场国家行动,调集一切可能的力量,不惜代价抢救生命。

生命至上,救援不断加速

救援规模还在不断扩大。从各地紧急赶来的潜水员来不及休息,即刻轮番下潜。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员官东告诉记者,仅2 日白天他连续下潜3 次,每次1个半小时左右,而由于能见度不及半米,水下情况异常复杂,潜水员连续下潜体力消耗极大,摸排速度仍然缓慢。
“有人!有人!”一阵惊呼声过后,一具遇难者遗体浮上水面,医务人员以最快速度将遗体包裹运送。当遗体经过救援人员面前,在这些身经百战的救援人员脸上,记者看到了悲痛、无奈和自责。
由各地医疗专家组成的医疗急救队在救援船甲板展开了各类救援设备,生怕错过一声呼救。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救援气氛愈发凝重。百米外的岸边,暴雨早已将滩涂化为泽国。为了让后续切割、转运更加顺利,某舟桥旅100 余名官兵冒雨在江堤上搭设步梯,而就在这段步梯的背后,是200 余名武警官兵昼夜奋战27 小时,才成功打通的一条3公里“生命通道”。
“实在累了就转身看看江上的兄弟们,那份焦虑和心急很难言喻,我们不会潜水只能把劲儿使在这里。”一名武警战士说。
深夜的长江两岸,雨后气温骤降。在搜救核心区外,覆盖200 公里的徒步大搜救也已开始。 为了搜索可能的漂游幸存者,湘鄂两地武警部队数千名官兵在交通艇、冲锋舟的配合下展开了水陆搜寻。“白天飞机和船艇的搜索效率更高,而黑夜只能靠官兵拉网搜索。”武警湖北总队副参谋长毛维祖说,由于部分落水者已漂游至下游近百公里,因此官兵们的搜索范围已扩大到220 公里范围。
凌晨3 时,饱受洪灾风疾的荆楚大地早已疲惫入睡,然而,为了一丝希望,救援仍在继续。

黑暗中,照进生命之光

客船倾覆那一瞬,21 岁的船员陈书涵正在船舱底部灌柴油。剧烈晃动后,仅几十秒,船体翻覆,底面朝天,舱内水面急剧上升。
江水淹没到了陈书涵脖子,仅有一点呼吸空间。 无尽的黑暗中,他一度绝望等死,却最终等来了救援的潜水员。过度紧张的陈书涵无法使用潜水装备。眼看氧气越来越少,潜水员官东脱下自己的重装具给他穿上。在另外两名潜水员护送下,小陈成功获救。 失去了重装具的官东,被暗流裹挟至深水区,他徒手从深水潜游出来,出水后两眼通红,
鼻腔出血。
几小时内,潜水员们已先后下水20多批次,体力消耗极大,但没有一人卸下装具,随时准备再次下潜……
与此同时,在救援地以下两百多公里长江沿线,来自解放军、武警、海事、长航、消防等部门的海巡艇、航标艇、冲锋舟及渔船全力开展搜寻营救。
中航工业、中国石化、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央企,则全力提供通信、燃油、饮水、直升机等保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线慰问救援人员。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线慰问救援人员。

堤岸上、医院里,医护人员严阵以待,全力营救。 一江之隔的湖南倾力救助,江苏两千里驰援。2 日上午,包括12 名
潜水员在内的3 批17 人的潜水工作队,经江苏海事局调派,来不及统一集中,分别就地准备,立即出发奔赴长江沉船救援前线。 大雨倾盆,泼在“东方之星”船底上。沉船地点江水浑浊,水流湍急,水下能见度低,客轮情况复杂,这些都
没能阻挡救人的步伐。指挥船“航勘201”上,部长、将军、救援专家反复推演着新的打捞救援方案。
截至3 日17 时,现场共投入各类船艇131 艘、潜水员202 名、救援力量2097 人。“救绞1 号”“湘岳工001”和“桥船1 号”等3 艘打捞船在现场开展扶正打捞准备工作。

科学救援,与时间赛跑

记者在搜救现场了解到,客船翻沉水域深约15 米,风大浪高,且暴雨不断,江水污浊,救援工作面临诸多挑战。
中船708 所高级工程师吴正廉等专家指出,当船突然翻沉后,船舱内空气在水中排出速度很慢,而且会在船舱内向上运动,可能形成很多空气垫或空气囊,短期内可以维持人的生命。而由于船内气压升高促使船浮至水面,一旦贸然切割救援将直接导致“东方之星”客船沉没江底。
因此,现场指挥部确定了这样的救援方案:潜水员先通过敲击寻找水下被困者,进而通过钻孔等方式向船舱内注入压缩空气或氧气。
交通运输部救捞局副局长张建新说,复杂的环境、天气状况,更需要科学施救、精准施救、及时施救。
尚有一丝希望,就需百倍努力。海军三大舰队和海军工程大学、广州军区派出200 余名潜水员紧急赶赴现场。由于船体整体出水打捞等情况需要多方面考量,因此先期搜救主要以潜水员水下探摸为主。
然而由于船体经过装修改造,内部结构复杂,且水下能见度不足半米,因此100余个房间逐个探摸进展十分缓慢。
记者通过海军潜水员的监控器材可以看到,摄像头可视范围几乎为零,浑浊的江水中潜水员仅能通过双手摸索寻找方向。据现场潜水员介绍,鉴于目前的水文条件,部分遇难者遗体是在“盲搜”中摸到后运送至水面的,而由于船舱内部结构复杂形成诸多暗流,搜救人员自身安全也存在风险。
随着3 艘大型打捞船相继就位,配合船体自由浮力,根据现场的最新决定,救援人员已开始对船体进行切割作业,然而切割面积不会太大。
水上搜救,精准的气象水文预报信息至关重要。
为了给现场救援提供精准水文信息,湖北省启动水上搜救气象应急保障服务Ⅰ级响应,监利水文站实时进行现场应急监测。沉船断面流量、平均流速、最大流速、水深、水温等信息,每隔半小时就会更新传递给一线救援指挥部。
为减轻救援难度,2 日上午,长江委防办对三峡水库进行三次调度,减少出库流量,从17200 立方米每秒减少到7000 立方米每秒,为长江沉船救援创造条件。
记者3日下午在救援现场看到,岸边的水位线已不同程度下退半米左右,且仍在继续下降。
“做好现场的消毒防疫,保障救援人员的健康,也很关键。”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院长周赤龙担任该院医疗急救队的队长。3 日下午,他告诉记者,医疗急救队伍除了对打捞出的人员进行生命体征判断等急救工作之外,该院几个专业消毒防疫队伍正在进行洗消作业。

凡人善举,托起生命的奇迹

灾难面前,最专业的救援力量往往需要千里驰援,民众第一时间自发救援恰恰才是挽救遇险者生命的第一道“生命之堤”。
当客船翻沉后,湖北、湖南两省大批渔民自发参与到救援中,成群结队、自带装备、顶风冒雨在波涛汹涌的江面上搜救幸存者。
6 月2 日0 时30 分左右,湖南省岳阳市广兴洲镇洪市村村民冯凯敏正在冒雨修理装卸砂石的传送带,突然听到长江中隐约传来“救命”的呼声。
冯凯敏立即叫上朋友驾船营救。狂风不住地拍打小船,冯凯敏除了要减轻小船左右摇摆,还要随时躲避巨浪。一步步地
向前移,他终于划到了落水者身边。
“他看到我们,非常激动,但已经筋疲力尽,说不出话,我让他双手抓着船舷,我和同伴一起将他拉上船来,并迅速往岸边赶,由于风浪太大,到岸又花了2 个多小时,上岸后我们三人体力都透支了。”冯凯敏说。
广兴洲镇党委书记吴国良说,目前镇里12 个村每天有上百位村民自发沿着江边搜查,希望能发现更多的人。
除了当地村民,户外救援队、环保组织等多重民间力量也在行动。
民间救援组织蓝天救援队队员王晓晖接到长江沉船事件通知时,距其婚礼还有3 天。他毅然报名从北京奔赴现场参与救援,婚礼只得取消。
“搜救过程不会间断,救援队员都是轮番上岗。”蓝天救援队湖南队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民间救援力量已经分了几个小组,为了避免重复工作,按分工重型装备在上游搜救,下游以搜江面为主。仅在岳阳市水域就有25 艘各类船舶自发参与救援。全国各地已有100余名蓝天救援队员赶到现场,队员包括专业潜水员、声呐测扫等领域专家。

国家行动,亿万民众的关注

被救起的江庚看到同伴张辉的新闻时,泪流满面,不断地念着: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电闪雷鸣之中,“东方之星”倾斜时,同在轮船二层船舱一个房间的江庚和张辉几乎是瞬间被大浪打散。
“别放弃!”来不及说更多鼓励的话语,他们便各自冲散。张辉从天黑一直游到黎明,从湖北监利漂到了岳阳,随后被送到了医院。
3 日16 时,在历经生死劫难后,张辉在湖南岳阳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ICU病房内,看到了从安徽老家马不停蹄赶来的妻子。医务人员悄悄合上了房门,让他们能安静地说说话。
不断有各方力量根据统一部署向事发地赶来。截至3 日下午,已有3 艘打捞船赶到现场,还有2 艘正在赶来的途中;现场救援指挥部已统一调度了200余名潜水员前来进行水下救援;大量搜救人员正在事发江段下游220 公里范围内开展拉网式搜寻……
在湖北监利,有300 多台出租车和私家车,自发系上了为失踪者祈祷的黄丝带,免费接送客船人员家属。当地部分宾馆还提供无偿住宿和餐食。他们希望以这种方式给这些焦急的人群一些温暖和抚慰。
亿万民众也通过各种方式关注着这次救援行动,为失踪者祈祷。
这是一场生命至上的国家行动!

(本文原发自新华社,有删改。文中图片来自资料库, 请原作者与本刊联系以便领取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