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雨航与三个新兵的故事

许剑飞/ 文 吴学华/ 图

(一)

蒋雨航与战友们。
蒋雨航与战友们。

“你是一个兵,就不要忘记向前奔跑。”杨龙,一个95后小男孩,入伍两年,现在是彭浦中队防化班的一名战斗员,这个新兵给人的感觉是沉稳,也许是因为在部队的原因,多少显得比同龄成熟了许多。杨龙在高中没有毕业前就自信满满地参了军,他家就住在上海,杨龙觉得在这里当兵很亲切,跟战友们在一起,就有一种家的感觉。
那是一次16公斤负重跑练习,杨龙和战友们正为即将到来的考核做准备。天下着蒙蒙细雨,空旷的跑道,昏黄的路灯,雨滴急缓破碎地落在跑道上。杨龙跑了几圈之后,彻底累垮,离考核标准还差3圈,尽管不远处不停地有人在喊“跑起来,跑起来”,杨龙还是没力气站起来。想到这只是次练习,他选择了放弃。
正在他和战友们返回寝室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杨龙看见跑道上有一个人,独自在那负重跑。他把窗户打开,仔细看了一下,是他的班长——蒋雨航。蒋雨航看到杨龙他们半途而废,不忍心自己班的兵像逃兵一样,便脱掉上衣,换上战斗服,背起装备。只见班长低着头,两只脚踩在雨水中,不时发出嗒哒嗒哒的声响。
杨龙看见了这一幕很是惭愧,他想起了参军时爸妈教诲的一句话,“年轻的时候吃点苦不算什么,再苦都要坚持下去。”杨龙没有犹豫,他是一个兵,得站起来,不能做一个逃兵,就这样他又站到了雨中,继续奔跑起来。在之后的负重跑考核中,杨龙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考核结束之后,杨龙找到他的班长:“班长,我当时在楼上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你。”蒋班长笑了笑:“我们都是一个兵,是兵就得往前跑,你往后缩了就是一个逃兵。我是班长,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带领你们训练。你们落下了还可以赶上来,倒了还可以爬起来,心要是丧失斗志了就再也起不来了。”
杨龙很是激动,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跌倒”后没爬起来。他再也不是那个下课后和同学一起打闹的中学生,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年少轻狂,在他心里,只剩下了一个身份,那就是一个兵。是兵,就是战友,是战友就是兄弟,是兄弟就得在水与火中一路奔跑。就像那首歌写的那样:“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即使再小的帆也能远航;随风飞翔有梦作翅膀,敢爱敢做勇敢闯一闯,哪怕遇见再大的风险再大的浪,也会有默契的目光。”

(二)

入伍后, 蒋雨航开始了拯救他人生命的征程,参加 了多项紧急救援行动。
入伍后, 蒋雨航开始了拯救他人生命的征程,参加
了多项紧急救援行动。

“我怕,我怕……”睡梦中的周圣突然叫了起来,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噩梦惊醒了。93年出生的周圣比杨龙年长了一些,现任一班战斗员,2010年入伍。周圣稚嫩脸上老带着笑容,他说他曾经也哭过,但想想自己是个兵,哭多没出息啊,还怎么上战场救人。
他刚来军队那会儿,显得格外活泼,全然不像那些刚来的新兵那么哭哭啼啼地不适应。用他的话讲就是觉得军队挺新鲜的,拎起消防栓,爬上云梯,夹好逃生锁,以前在电视上在看到的画面现在自己就能经历,好不威风。可是,新鲜感一过,周圣也想家了。他时常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想起母亲做的饭菜和父亲那道不尽的叮咛……
那是周圣刚入伍的不久,他跟往常一样出操训练休息。可就在吃午饭的那会,警铃骤然响起,作为抢险中坚力量的1号车,参与灭火救援任务首当其冲。第一次实战,周圣多多少少有些忐忑,脑子里一遍遍地重现着训练时的规范要领,生怕出乱子。这时坐在周圣旁边的是他的排长蒋雨航,看着周圣满脸都是汗,排长安慰道:“沉着气,不要紧张,就像我们平时训练一样。”
记得那天天气不是很好,闷热中带着一股湿气,穿上战斗服,整个身上都黏糊糊的。没多久消防车就到了现场,听说上面困了一位老奶奶和她的孙女,原因是煤气引发的事故。周圣跟着几个经验足的战友一起冲进事故现场,因为老人家的门被反锁,只能用云梯破窗救人。就在周圣到达现场的那一刻,他惊呆了,老奶奶在厨房间,已经被烧得体无完肤,小女孩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不省人事。在周圣前面的几个战斗员第一时间拿起水枪灭火,火势不是太猛,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周圣第一反应就是抢救小女孩:“救救她,救救她!”他把小女孩抱到救护车上,可是已经太晚了,她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周圣呆呆地蹲在那,第一次见证了死亡,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收队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小女孩,揉了揉眼睛,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可还是咽住了。
回到中队后,周圣整天沉浸在那天的血与火的阴影中,一想到那烧焦的老奶奶他就一声干呕。他跟他战友说过,其实他心里最心疼的还是那个小女孩,他总在心里责怪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去把她救下来。战友们看着周圣这么萎靡不振的,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战友们不知道怎么来开导他。蒋雨航排长早就在心里着急了,他作为一个过人来,很明白周圣心里的感受。那天见周圣吃完饭坐在石凳上,他走过去走过去拍了拍周圣的肩:“你是当兵的,当兵就得有个兵样,第一次见到尸体肯定会有抵触,但你别忘了我们是做什么的。作为你们的排长,我关注的不只是你们的训练,更是你们的生活。我相信你可以的。”
此后,在排长和战友的鼓励下,周圣走出了阴影,不过那个小女孩他一辈子也不会忘,一有空他都会买一束花到小女孩坟前,因为他妹妹也这般年纪。

(三)

“我觉得我可以,这点伤不算什么,我忍得住。”小吴,2号车战斗员,是一名独生子女,性格比较内向,有什么事总喜欢闷在心里面。可能是因为家比较远的原因,小吴在生活和训练中显得格外独立而且很能吃苦,一直都是战友们心中杠杠的好榜样。

2008 年“5·12 汶 川大地震”中,埋压 在废墟下125 小时 的蒋雨航被上海消防 官兵救出生还。同 年12 月,蒋雨航加 入上海消防部队,从 被救者成为一名拯救 者。图为蒋雨航被救 时情景。
2008 年“5·12 汶
川大地震”中,埋压
在废墟下125 小时
的蒋雨航被上海消防
官兵救出生还。同
年12 月,蒋雨航加
入上海消防部队,从
被救者成为一名拯救
者。图为蒋雨航被救
时情景。

7月的上海显得燥热不已,阳光下的水泥路面“热浪滚滚”。小吴那天在练习五公里越野跑,身上背着十几公斤的装备,穿了一件背心。可能是没经过专业训练,不知道装备包贴着肉皮会多难受,十公里跑下来,小吴的后背被装备包摩擦的血淋淋的,活生生地擦出了一个小洞口,足以放下一跟手指头。但他没有跟任何人讲,自己默默地忍受着。虽然很疼,但他觉得这一点小事不想麻烦其他人,自己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有一次,小吴准备去浴室洗澡,由于身后绑了一个大大的药布,脱起衣服来很不方便。也难怪,军装的线头太多,稍不注意,就会触到伤口。好不容易脱好衣服,洗澡又是个大的难题,小吴自己带了个洗澡盆,因为怕被战友们看到,自己缩在了一个没人的小角落里,放满水,从包里抽出一条毛巾,往盆里拭了拭水,小心地擦了擦皮肤。正在这时,准备洗衣服的蒋雨航恰好经过,小吴不是蒋雨航带的兵,但作为一个基层干部,蒋雨航对每一个士兵都很照顾。“小吴,你怎么了,蹲在这干什么。”蒋雨航探了探头,好奇地问了问。“没什么没什么,领导我没事。”小吴顿时紧张了起来。蒋雨航走到小吴身边,看到小吴背面贴了那么大一个纱布,心都纠了起来:“我来帮你吧。”小吴没有拒绝,因为他太紧张了。
蒋雨航扶着小吴说:“我很佩服你的精神,虽然你不是我的兵,但我们都是战友,你有伤得跟战友们或者领导讲,万一伤口感染,后果不堪设想,你这还整天带伤训练,多危险啊。”
小吴听着很是感动,这才向领导请了病假,静心养伤。
为兵之道,将帅之路。蒋雨航从班长到排长,从一个兵到一个引路人,从小家到大家,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句话:“穿上军装,我们都是一个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