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网友的“笑脸照片”
——消防战士刘伟的摄影故事

董晓白/文

image-698 image-696 image-694 image-700 image-702 image-704

3月26日,一组照片在微信朋友圈被转疯了。照片的主角是前一天奋战在火场中的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嘉定支队的战士们,他们一个个身穿消防服,灰头土脸、疲惫不堪,却都在灭火任务结束后露出了宽慰的笑容。这组“笑脸照片”放出后,瞬间就火了,仅一天,点击量就飙升过万,网友们都被消防员完成任务后的那份释然感染了,火场中面带笑容的消防员真的没见过,这样的照片是怎么拍出来?

一张简易的写字台,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架尼康相机。这就是嘉定消防支队通讯员刘伟的办公桌。见到刘伟的时候,他正忙着擦拭他的相机。“上一次去火场拍摄的时候,沾上烟灰了,不好好擦擦可不行。在消防队拍照,镜头损耗很厉害,你看,这里的镜头胶圈都松了,再好的机子,也耐不住火场中的高温呀。”
从第一台索尼卡片机,到2008年的索尼α700套机,再到今天的尼康D7000,随着装备的提升,刘伟也从一名摄影小白,摇身一变成了支队里能拍“大片”的“技术标兵”。

“快给我来一张帅点的!”

2001年,21岁的扬州小伙子刘伟赶上了当兵的“末班车”,成为了一名新兵。问起为什么会来当兵,刘伟笑了:“那个年代的男孩子,谁不想当兵啊?我17岁那年征兵的时候就报名了,由于是家里的独子,年纪又小,爸妈怕我吃苦不让我去,这才拖了4年。”新兵连结束,刘伟成为了南翔中队的一名消防兵,他做过战斗员,做过文书,还做过仓库保管员。2005年,嘉定区消防支队需要一位通讯员,兼任仓管员,就这样,刘伟进入了机关,拿起了相机。

刘伟在现场拍摄的战士们在事故现场救出被困老奶奶的情景
刘伟在现场拍摄的战士们在事故现场救出被困老奶奶的情景

刚开始,刘伟拍摄的主要是一些战友训练照片以及会议照片,当时追求的就是清晰度,也从未研究过拍摄角度、光线这些深度的问题。渐渐地,刘伟爱上了摄影,他开始思考怎样把照片拍出“味道”来。每一次拍摄完训练的全景后,他会拍摄一些细节照片,比如战友们额头流淌的汗珠,给队友喊加油时候的深情,训练结束以后的疲惫等等。2007年,刘伟参加了总队组织的摄影培训,向吴学华老师学习了不少摄影基础知识以及消防照片拍摄技巧,也常常在内网上浏览优秀消防摄影作品,看看高手们是怎么拍消防战士的。就这样,刘伟的照片越拍越好。现在,刘伟拿着相机在支队里转悠,不少消防战士看到他都喊:“刘伟,快给我来一张帅点的!”
在支队里,每一次灭火救援回来,所有参与的战训部门,比如司令部、各中队,会根据现场拍的视频资料,对救援的作战利弊得失进行战评,也就是说,除了拍照片,还需要拍摄像。2009年,嘉定区外冈镇一家生产地毯的工厂发生火灾,属于大面积大跨度的钢结构建筑火灾,这是刘伟第一次“出外景”,当时他肩膀挂着摄像机,脖子上挂着照相机,这一拍,就是4个小时……
当战斗员时,只要完成分配的任务就可以了,一名战士往往负责的是固定区域,由现场指挥员分派,负责供水、灭火、剖拆等。摄影就不同了,需要顾及现场各个方面,拍摄到整个火场的大范围,以及里面的情况,每一次的照片不仅要拍得全面,更要拍得细致。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看得仔细,帮助大家下一次去现场可以更好、更安全地完成灭火救援;才能从细微之处体现消防员的精神面貌,让更多的人看到消防员为守卫平安所流下的汗水。

“看到这张照片我又闻到了那天的味道。”

2013年12月5日,上海江桥垃圾焚烧厂发生爆炸,造成厂区内一座轻钢污水处理装置和附属厂房坍塌。江桥垃圾焚烧厂是中国最大的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达到1500吨。事故发生时,该厂房正在进行管网维修,维修过程中突然发生爆炸并引发厂房坍塌。经查,爆炸的罪魁祸首是易燃易爆的沼气,爆炸形成的散落物半径大约在50米,主要是一些类似石棉板之类的轻质材料、垃圾和砖块。
事发后,嘉定消防支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把在爆炸中受伤的5名员工送到医院,经清点,有两名员工失踪,消防战士们立即对被掩埋在废墟中的人员进行搜救。当晚18时,三辆挖掘机和大型汽吊车被陆续运抵抢修现场,由于爆炸现场有设备和建筑物坍塌,爆炸地带又正好有一座大型的污水池,所以搜救难度很大。焚烧厂的几个工人猜测,失踪的员工很可能在爆炸中被冲到了污水池里,这个污水池很深,里面都是有毒有害的液体,池面盖满了垃圾,能见度几乎为零,光靠人力完全无法搜索。刘伟说:“我到现场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那个污水池,它就好比是长满了青苔的湖水,乍一看还以为是堆满了垃圾的一块地。那时候还没有拉警戒线,我差一点就一脚踩进去变成施救对象了。”
正聊着,一位同事走了进来,看到江桥垃圾焚烧厂的现场照片,他皱着眉摇了摇头:“一看到这张照片,我又闻到了那天的味道。那种臭味真是说不出的难闻,好像是什么化学产品发酵了很多天的味道,冲鼻的臭气,还带着一股酸味,实在是令人作呕。”然而,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消防战士必须找到失踪人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在救援现场待了七八个小时,吃饭的时候也不得不忍着恶臭把饭咽下去,因为救援工作需要体力,不补充一点能量是不行的。刘伟拿着相机,拍下了战友们从污水池中捞出失踪员工的照片,拍下了战友们把伤员一个个抬出现场的照片,还拍下了大家坐在池边吃饭的照片。“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奢望照片可以传递现场的气味,让老百姓们都来切身感受一下消防员的艰辛。仅仅看这些照片,无法想象当时的环境有多恶劣。很多人会问我,救援现场是不是真的有我的照片那么震撼。其实,看现场比看我拍的照片,震撼更大。以前参加灭火战斗时,我们把老百姓救出来时,他们感激的神情,让人很是感动,定格成照片后,传达出的情感,却不及现场的十分之一。我只是更多地把细节呈现出来,让大家可以看到警戒线内看不到的真实情况。”

“哈,你的脸怎么也黑了?”

image-714
刘伟镜头中的火场破拆瞬间。

2015年3月25日,上海一处废品回收站发生火灾,15时23分,嘉定消防支队到达现场。早几年,支队就发现这处废品回收站不符合消防安全要求,进行过整治。这里面环境很复杂,可燃物很多。火场中时不时会发生爆燃,一团火忽然就冒出来了,温度很高,很危险。
刘伟不禁想起一次南翔炼油厂的爆燃,当时有大约200斤的废油桶被点燃,还有数个吨位大小的油罐在周围,也是这样的危机四伏。那场事故,消防员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援,现场不断有油桶爆炸,你根本不知道火焰会从哪里窜出来,如果油桶是直立的,会向上爆炸;如果是横躺的,就会从身边窜过来。爆炸后的油溅得到处都是,救援工作从下午1点多,一直持续到半夜……
而这次的废品回收站火灾,更是染黑了半边天。当天现场很多塑料品被点燃,空气中就跟下了雪似的,这雪,是黑色的。所见之处,消防官兵们一个个全都在忙着奔波、破拆、灭火……刘伟连忙开启连拍模式,一一抓拍火场中战友们奋战的瞬间:塑料堆垛燃烧后坚硬如铁,里面在燃烧,外面水却浇不进去,消防官兵用各种方法进行破拆,熊熊的烈火和消防员身后的黑色夜空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一片废墟中,两名消防官兵合力将着火的煤气罐往外抬,为了能在爆炸前把煤气罐投入水中,消防员卯足了劲儿地跑,手脚都是模糊的,煤气罐上的火舌燃烧得正猛,似乎不服输,妄想在下水之前吞没消防战士;在一条灭火的必经之路上,柏油路是黑黑的,天空中也是黑黑的一片浓烟,一名身穿橙色消防制服的战士走过,就像是希望划破了地狱般的深渊……
刘伟镜头中的火场破拆瞬间。
刘伟镜头中的火场破拆瞬间。

终于,火灭了。一名消防员从泡沫堆中钻了出来,实在太累,便又一屁股坐在了泡沫里,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刘伟连忙抓拍了一张“笑脸”照片。这时候,城南中队班长李正珊走过,头盔上、脸上都落满了烟尘,黑乎乎的。他看到刘伟,不禁乐了:“我说兄弟,你的脸怎么也黑了。”刘伟忙不迭拍下了这个表情。继而,副中队长也走进了刘伟的镜头,他最后一个从火场中撤退,浑身疲惫,却难掩战斗胜利后露出的笑颜。
正是这组“笑脸”照片,红了刘伟,也红了嘉定消防支队的战士们。在刘伟的微博上,网友们纷纷给这些消防官兵点赞。“这组照片太棒了!简直就是‘大片’啊!”“消防战士们好样儿的!为你们骄傲!”“一身是胆擒炎帝,众志成城斗祝融!” “没想到救火之后消防员的笑容这么美!”
对刘伟来说,这组“笑脸”照片纯属无心之作。“镜头里的都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在基层中队的时候,我们就呆在一起。那天在火场救援,需要不时更换装备,我们彼此碰到,就会给对方会心一笑。大家都是脏兮兮的,跟黑泥人似的,头盔、制服、水带等全是黑灰,就剩一双眼睛来识别谁是谁。”刘伟说,消防员的工作不亲身经历,是无法从文字中体会的,希望自己拍摄的照片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消防员。其实,脱去这身制服,大家都是普通人,可一旦穿上了,消防员就是英雄,无论有多辛苦,依然可以展现笑容。这笑容里,透露出的是必胜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