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项办”叫停规模性群租

谭 婧/ 文

“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许多年过去了,这样的旋律仍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在如今的大城市里,房租,一直是外来人员的“沉重的负担”,想有个温馨舒适的出租房,依然是很多人的梦想。
在上海,一些原本并不吃香的老厂房、地下室甚至违章建筑,随着房租高涨,也逐渐变得炙手可热起来,这里放的不是物品不是车辆,而是住的人,大量的人。他们住在像蜂窝一样的“格子间”,共用一个厕所,做饭晾衣服都离不开这里,消防隐患不言而喻,这些租住着大量租户的群租场所被称为“规模性租赁房”,为此,虹口区组建规模性租赁房专项办,全力推进大规模群租房整治工作。

一个地下室住100多人

来到虹口区国际会议中心附近,西安路119号有一处位于地下一层的出租房,走进来却发现别有一番天地,简简单单的3个房间竟然挤了上百个人。除了卫生间,这里密密麻麻摆满了床,看起来就像一个大通铺。今年22岁的刘嫣在附近一家餐饮店上班,她就租住在这样的地下室里,白天带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去店里报道。同一屋檐下的,有和她在一家店上班的服务员,还有建筑工地的工人,他们口中的房间其实就是这些大通铺中的一个床位。
为了生存,这些外来务工的中低收入人群,不得不四处寻找租金便宜的出租房“蜗居”,一些房东瞄准这部分群体,把大面积的建筑分割成多个小间出租,以赚取更多的利益。刘嫣说,这地方房租可便宜了,他们老板为了节约成本,就把这个地下室租下来用做员工宿舍了。
在这里,他们必须适应地下的“生存规则”,比如忍受潮湿吵闹,小心提防偷盗,时刻保护隐私或者索性无所谓。因为地下室里不见光,要是不开灯就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有的时候要靠手机照明。加上没有窗户不能透气,酒味、汗味、劣质香水味、脚臭味轮番释放,在不同地段用不同浓度“轰炸”着每一位租客。
虹口区存在着许多这样的“地下城”、“城中村”,它们有的是胶囊房,有的是上下通铺。这里的空气污浊、潮湿,通道里的灭火器、消防栓早已锈迹斑斑甚至不见踪影。而租客都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扮演着真实版七十二家房客,一些租客将鞋子摆在门口,还有一些正在门口煮着面条。
因为巨大的利益关系,这些群租房的产权和租赁关系也是错综复杂、扑朔迷离,想找到所有权人就像公安侦破案件一样困难。位于密云路17号甲及25号又是一处典型的规模性租赁房,这处建筑最早就是个临时用房,如今推门而入,里面也是暗藏玄机:除了集中居住了120人外,还出租给10多家商铺。每月收着租客们房租的其实只是四房东,他的上面还有三层转租关系。可是,三房东和二房东都不在上海,有的甚至不在国内,想联系上简直是难乎其难。
为了获利,这些小房东早已榨干了每一寸面积,而这处临时用房真正的所有权人,即大房东,却压根不清楚这处房屋早已被疯狂地层层转租。

为多赚钱私自违章搭建

不少老厂房也成了二房东眼中的“摇钱树”,为了多赚钱,私自改建扩建就在租赁房市场中盛行起来。
一处建筑层高大约五六米的老旧厂房,本身就是砖木结构,耐火等级偏低。近看,虽然厂房面积很大,却早已被无数小隔断分割,变成一间间的群租房,经过一些虚掩的房门,还可以听到人的笑声。走进去,随处可见走廊上摆放上租客使用的电磁炉和餐具,旁边还堆满了各类杂物和垃圾。打开其中的一扇,一股怪味扑面而来,小小的房间里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毫无穿管保护的电线像蜘蛛网一样挂在房顶,再和房间里插座相接。
仔细看不难发现,这些房间的隔断根本不是墙,而是直接用“工字钢”进行隔层,再用木板等材料装修,从而形成一个个小单间。租客透露,这些隔断都是房东私自违规搭建的,“还不是为了让房间更多,收更多租金嘛!”
可是由于这样的“工字钢”缺少防火喷涂,很容易在火灾中发生整体垮塌,这也是现如今规模性租赁房所暴露的安全问题。有房东坦言,就现在这种条件,他们也害怕出事儿,要是哪天真着火了,肯定要完蛋。
要说规模性租赁房最大的隐患就是火灾威胁,在排查过程中,规模性租赁房里的居住空间狭小,每间房都仅有几平米。本就狭窄的过道被杂物、厨具堆得拥挤不堪,走廊里晾挂的衣物遮挡了通道里的视线。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租客们还随意在房间里吸烟,使用的大功率电器、私拉乱接电线,埋下消防安全隐患。“这些地方严重缺失消防设施,阻塞疏散逃生通道,就连进出口也停满自行车、三轮车,仅容一人侧身通过。一旦发生火灾,租客必将乱作一团,规模性租赁房逃生困难,所以特别容易造成群死群伤。”虹口消防支队防火干部介绍道,“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二房东往往压根不顾建筑本身的结构安全,使用可燃易燃、有毒有害、廉价简陋的材料打隔断,发生火灾后,后果不堪设想。”
另外,这些规模性租赁房还存在未按要求设置报警、灭火系统,应急疏散标志等,消防、电力等均不合乎规范。有的房东还动起歪脑筋抢地盘,用木板把房间延伸出来,再装上“工字钢”围起来,向外扩建做成新的一间。

要“堵”也要“疏”

无标题规模性租赁房的特点是它们都拥有大量租客,相比普通群租房,整治难度也相对加大。
从去年开始,虹口区紧盯“不放心”场所和区域,经过细致排摸,共确定出存在消防隐患等问题的179家规模性租赁房。为了全力统筹推进群租房整治工作,今年初,虹口区组建规模性租赁房专项办,从虹口消防支队抽调一名防火骨干常驻专项办,并组织8名防火参谋,主要负责约谈责任人、督改火灾隐患、落实消防设施,并配合多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技术指导等工作。
针对西安路119号地下室租住人员均为餐饮等行业职工,公安、消防和属地街道反复约谈单位法人代表,终于说服单位为员工另寻合法住处;
密云路上那处临时用房,专项办一步步查明转租关系,逐一传唤转租人和经营人,引导明确法律责任,督促其清退住户和商铺,并将对这处临时用房做进一步处置;
对于车站南路257号等23家规模性租赁房,专项办逐户宣传、贴告示、发传单,再配合上门走访、刚性执法等手段,成功将其关停,清退600多户住户,责令7家在建的规模性租赁房停止施工;
公安、消防、房管等部门还对这179家开展消防检查,针对违规分割、违规用火用电、设施缺失等隐患,摸清产权和租赁关系,逐一开具法律文书,建档立案,并以“非常严重、严重、一般”三个等级予以评估,根据危险程度制定有梯次、分步骤的整治方案……
考虑到这179家规模性租赁房整治工作涉及多个方面,专项办强化各部门的通力合作,用组合拳打击群租:各街道依托网格化管理平台强化属地监管,公安消防部门严把规模性租赁房设计审核、竣工验收关口,区房管局负责摸清底数和违章建筑的认定工作,区市场监管局则负责依法查处规模性租赁房涉及的无照经营等问题。
专项办还把新媒体的力量用在了整治工作上,建立治安积极分子、物业公司、业委会、居委会和社区民警“五位一体”的信息搜集平台,向社会公开群租举报微信、电话等,承诺“您有言来我必应”。
其实,要不是规模性租赁房租金低廉,任谁也不想住进这样的地方,即便租户对群租房的居住环境和安全隐患心知肚明,但除了群租房,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谁不想住的舒服安全一些呢?只是他们囊中羞涩。因此,在“堵”的同时,专项办还把“疏”放在工作中,逐一上门动员,单独教育部分存在抵触情绪的住户,积极帮助有困难的住户寻找合适房源,尤其是孕妇、老人等弱势群体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住所,专项办会帮助他们协调安排临时的住所。
专项办还把眼光停留在那些曾经被违规用作规模性租赁房的老厂房上,这些厂房虽已无法再发挥生产的作用,但是否可以改造成创意园区,进行业态调整、产业升级,防止规模性租赁房再次回潮,总不能让城市发展和群众安全就这样搁浅在一张租来的床位上。
(本文图片由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虹口支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