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疏散救援的大考
上海消防救助地铁2号线500余乘客安全撤离纪实

陈俊宇/ 文

image-9413月10号中午11点半。
浦东新区金科路上,一阵警铃骤然响起。站在十字路口等待下一个绿灯通行的路人刚刚还在神游,纷纷立马抬起头张望,四辆消防车从眼前风一样的呼啸而过,挺干净的路面也竟然被卷起了灰尘。
“八成是哪家又着火了!而且火还不小呢,要是平时消防队帮忙开个锁什么的用不着这么多车,有一辆就够了。”声音来自人群中的一个年长的男士。因为他的家就住在消防队附近,对于这些年轻小伙子的日常工作,他似乎表现得比谁都清楚。
“嗯。”与男士随行的另外一位年龄相仿的男士表示了赞同他的观点,他们俩手上都还拎着一个小板凳。后面这位男士看到车开得那么快,下意识地拉了一下老玩伴的胳膊,往后拽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不过也有可能是演习,或是训练什么的吧。反正他们的工作是蛮辛苦的。”旁边一个学生模样穿着的小姑娘也抬起了头,做这个动作的同时甚至打开了手机相机,似乎想要在电光火石之间捕捉些什么。现在已经很少有东西能把年轻人的目光从屏幕上抢夺过来了。消防车出动,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故,见到的行人或多或少地在心里捏了一把汗。
真正出汗的人不在行人里,而是在那些呼啸而过的消防车当中。天气还没有完全转热,徐东穿的也不多。但是他感觉到有汗珠顺着后背脊梁骨往下滑,双手还握着方向盘,虽然有点不舒服, 但是没法去挠,身体往后背椅上靠了一下就算止了痒了。
他是张江中队的一名班长。家在安徽,进入消防队伍以后回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吃午饭的时候刚接到家里奶奶的电话,还是叮嘱他在外面一个人千万注意照顾自己。电话打到一半就接到了今天的这个救援任务,其实任务的具体内容,徐东没比路上的行人多知道多少,地铁2号线一趟由西向东开的列车编组出了问题,这就是全部的信息了。
张江中队的战士此时已经全副武装地出发,因为只知道列车现在是停在了张江高科和龙阳路之间,具体是在什么位置,离哪一个地铁站更近,车上有多少人他们全都不清楚。队长把几辆车兵分两路,一路开往张江高科地铁站,也就是徐东所在的1号车,另外2、3、5号车驶往龙阳路地铁站。每个消防战士心里都在打鼓,地铁发生事故本来就非常少见,别看他们平时爬高下低,但是地铁实战救援对于所有的人来说都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没人不紧张的。徐东是班长,他一路上一直在和队员们探讨可能遇到的情况,一边排兵布阵,研究对策。车里已经带足了各种强消器材,以及烟雾的探测仪器。对讲系统里面也在不停地响,有关于这次事故的实时信息一点一点地汇集起来,当他们了解到暂时没有人员伤亡的消息时,心里平静了不少。
就在1号车快要赶到地铁站的时候,其他三辆车也在转头向张江高科的方向折返。因为消息已经确切,列车停在了距离张江高科地铁站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张江高科站的几个出入口围观着一些想要进站的市民,有人依然对刚刚发生的事情还不是太清楚,有些等不起时间的看到门口拉起的警戒线就调头走了。
徐东和队员们火速下了车,笨重的设备似乎有点拖后腿。刚进地铁站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烟味扑鼻而来,不知道是不是事故之后什么东西又发生了燃烧,还是之前散发的烟没有散去。有队员站在站台上探出身子向隧道里面望了一下,因为距离较远,只是能看到两颗大的照明灯发出刺眼的强光,隐约能听到一点机车的隆隆声,看不到乘客。队员们正在为难要不要下去隧道里面,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贸然的举动都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失。万一消防队员下了隧道,那台出了故障的列车又在这时恢复了运行,狭窄逼仄的隧道里面根本来不及闪躲,连救援人员的生命安全都很是问题,不要说是救援被困乘客了。“列车上储存有备用电源!能够提供一时的照明需要。”对讲机里传出了这样的声音。虽然信号不好,断断续续,但是那边大概情况战士们已经挺清楚了。
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具体是因什么引起的不知道。有电源能够照明,乘客并没有出现慌乱和惊恐。听对讲机里说,这个方向的列车上有很多都是去往浦东机场赶飞机的乘客,再晚了恐怕就要错过航班,所以都很着急,一部分人不停地和乘务员抱怨,想要知道现在外面的救援情况。
消防战士们几乎已经做好了冲锋上阵的准备工作。列车员和消防队员的沟通通过对讲机不断地进行。“那么现在能不能把车重新启动,然后开过来一点?”队长朱龙超拿起对讲机喊道,他声音洪亮,整个隧道里都能听得到,对讲机的作用都显不出作用了。“不能,车启动不了。”对方的回复呲拉呲拉,听不清,但是就像小锯子锯得所有的人心难受。徐东也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巴不得立马冲进去救人,每一秒都被拉成格外长的线绳,挡在前面。
“噔噔噔…..”一连串脚步声打破了一时的宁静。“是战友他们”,徐东猜测,每天从早到晚一起训练,这种脚步声他太熟悉了。果不其然,其他三辆车的战士们20多个人跑了进来。人这么多就是使不上力气,真让人着急。
一筹莫展的关头,对讲机里面传出了声音,说是列车上的备用电源已经耗尽,绝对可以避免了意外启动的发生。队长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了!一声令下,早已被分配好任务的33名消防队员全部冲进黑黢黢的隧道,随身的照明设备也都打开,前呼后应以最快的速度向列车的位置行进。走到近处,队员们发现,整个列车的每一节车厢车门都是处于关闭状态的,只有一些乘客手持的电子设备发着光,消防队员们赶忙举起手电向里面照去,核实一下到底有没有受伤的乘客。隔着一道门,车内车外两片星星点点的小夜空。
没有比这一刻更让人动容的了,徐东虽然入伍年限不长,但就参加过的救援而言,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了。有的临危受命,有的赴汤蹈火,有的也是简单的执勤。但是站在被服务对象的旁边,他感觉自己就是个英雄,背后有无数个发自内心的称赞!隧道里吹来的风凉凉的。他一直好奇密闭的地铁隧道里面为什么会有风,到现在也没明白,此时只是觉得自己的衣襟一定在飞舞!大荧幕上的英雄就是这样的。
有的乘客看到消防队员走了过来,老早就用手敲打玻璃。虽然广播里通知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每个人在这种环境之下都会有一种出于本能的恐慌。队长朱龙超看到只有驾驶室的门是开着的,三步并作两步上去和司机沟通,“驾驶室和列车其他车厢之间是有一个通道的。”司机说。朱龙超给出的建议是让司机把这道门打开,乘客通过这道门可以向驾驶室移动,然后就可以走出来了。这个时候有的乘客已经着急到不行了,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消防队员们意识到,大家越是着急,抢险的人越是要稳住众人的心绪,人人都想尽快出来,出口就那么一个,一旦发生拥挤和踩踏,可就不是耽误航班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他随即命令几名战士先行进入后面的车厢, “出了地铁打车去机场,用不了多少时间。” 战士们一边维持秩序进行疏导,一边提醒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拥挤。等到乘客们情绪平稳下来之后,司机才将应急门打开,此时消防战士们依旧小心翼翼,此时不和是正常的上下车一样。出了车厢门还要走下一个好几级的台阶,队长生怕有乘客不习惯或者是不注意一脚踩空摔下去,所以在台阶一侧安排战士当作人肉扶梯,遇到携带行李的乘客搭手帮他们把行李扛出去。
隧道内虽然黑,沿着轨道一边的路被十几个消防战士手中的照明设备照了个通透,他们一字排开,一直延伸到地铁站。走出列车门的乘客们步子迈得急,却也没有忘记抬头向消防队员点头表达谢意。徐东在心里估摸着被成功撤离的人数。一百个,两百个…….成功施救全部乘客的曙光已经在眼前了。
此时已经距离发生事故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隧道里不能和大马路比,大概一百米的距离,一个人走过去需要将近5分钟,加上行李物品,队员们手抬肩扛还要护送乘客同行,在快要把车厢走空的时候每个战士都已经很疲惫了。560名乘客成功撤离隧道,没有人员受伤。
事后徐东回忆当天救援过程当中的最深切的感受。他说大部分时候没有感受的,也没有空余的时间想太多。就是想着怎么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尽力撤离群众,保护他们的安全。他记得最后搀扶一位七旬老阿姨迈上了站台的时候,老阿姨用两只手握他的一只手特别紧,说她的儿子也是当兵的,谢谢了。那一刻他觉得这个城市好多人都像是亲人。

链接:事故起因公布——列车受电弓故障导致触网受损,“类似故障难以避免”

申通集团于事故发生傍晚发布2号线故障情况的说明。说明中指出:经判断,故障系列车受电弓故障导致触网受损,引起上海科技馆至广兰路区段单向供电中断。由于该触网受损较大、维修难度较高,因此,故障排查抢修时间相对较长。运营方对此次故障给乘客出行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上海地铁方面称,受电弓故障导致此次事故,但弓网间问题较常见,无法完全避免。故障列车上的受电弓已被拆下,隧道内更换了约200米的触网。
受电弓与触网之间正常情况下会保持一定的压力,并保持平顺。专家介绍,弓网间接触压力常常以接触压力的平均值来评定,压力过大会使弓网间磨耗加剧;太小会发生离线,灼热的电弧将烧伤触网和受电弓滑板,也就是所称的拉弧,会导致列车供电中段,严重的会烧坏触网,导致上方的一些部件脱落,维修会比较困难。“弓网间的接触压力与接触线的高度变化、悬挂特性、线路状态、运行速度等多种因素有关,原因比较复杂,但弓网间的问题是地铁供电方面一种常见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办法完全避免,即便是标准更高的高铁,也会有类似的问题影响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