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两会”关注消防议题
职业消防队伍何时能壮大

董晓白/ 编辑 IC/图

上海人大
消防员每万人配比,中国香港14人,美国纽约19人以上,而上海仅3.6人,且受兵役制限制,受训时间短,一线战斗员多数经验不足。上海作为特大型城市,消防警力严重不足,招聘专职消防员又应者寥寥。上海专职消防队伍之路该如何前行?今年“两会”期间,市消防局对招聘专职消防员补充一线消防警力,专门作了回答。
市人大代表、上海飞马进出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伟提出的关于尽快实行消防职业化的书面意见引起了热议。她说,目前,在一线灭火的大多为两年制的义务兵和一期士官,也就是说,他们的服役期最多不过五年。刚入伍的没经验,有了经验的却面临退伍,而救火中牺牲的大多是入伍不久的年轻人。

现状:消防“不职业”隐患多

据公安部统计,2014年以来,全国发生的10起较大火灾中,有20多名消防员牺牲。2008年至2012年,牺牲在一线的消防人员超过140人,平均年龄只有24岁。相比之下,美国30多岁的消防员死亡率最低,20多岁的其次,40岁以上的消防员死亡率较高。这相当程度上体现了中国消防队伍“不职业”而带来的隐患。
此前,致公党党员、上海大学教授梁日忠不断呼吁上海建立职业化消防队伍。他认为,这不仅能让消防队员更有经验对付危险、有能力操作上千万的消防设备,同时也更有职业自豪感。民盟成员、上海金融学院肖本华长期关注国内消防,在他看来,武警消防战士短暂的服役培训期与城市日益复杂多变的火灾救灾现场形成了鲜明反差。
为什么我们的消防员如此“不职业”?原因不难发现,为了弥补基层消防力量的不足,近年来,一些地方开始通过招收“合同制消防员”的方式扩充消防队伍。2014年4月,在网络上走红的武汉消防“抱火哥”就是合同制消防员。
合同制消防员通常在接受两个月的训练后,通过考试拿到三级战斗员证书。合同制消防队员实行与现役消防人员同样的管理。合同到期后,根据现役消防人员的考核标准和个人表现来决定是否继续聘用。
但由于待遇低、工作管理严格、上升空间小等原因,合同消防员的流动性非常大,往往刚熟悉业务技术就走了。2014年下半年,中部某省消防总队面向社会公开招收了1000多名合同消防员,培训结束后就走了上百名。
消防力量的过快流动意味着消防经验的积累不足。火灾现场情况复杂,需要极强的现场应变能力,经验丰富能有效减少伤亡事故。

深入:“兵役消防制”局限大

除了“不职业”的合同制,我国实行的“兵役消防制”也存在很大的限制,由于消防员是正在服役的军人,而“义务兵”的服役期为两年,所以奋战在火灾一线的消防战士大都是年轻人,他们经验不足,往往无法在紧急时刻做出最恰当的应对,大大增加了自身的安全隐患。
“很多国家的消防实行职业化运作,如果你喜欢这个行业,就可以一直干下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消防队员四五十岁了还照样在一线干。这样一来,消防经验就得到了积累,一旦遇到突发事故,他们的应变、指挥更加科学。”中部某省消防总队干部范伟称。
据某地级市消防支队干部高峰介绍,新兵进入消防队后,会先接受一系列训练和培训,第一年并不参加火灾扑救,或值守在离火点远一点的岗位。“按照正常流程应该是这样的,但事实上却很难做到。特别是每年秋冬季节,老兵退伍,新兵还没到岗或刚入队,而这个时期又是火灾多发期。”
最近哈尔滨火灾事故中牺牲的消防战士赵子龙,2014年9月入伍,从入队到上火场,仅相隔4个月。
“实在没办法,我们也不愿意这样,但人手实在是紧张。”高峰称,他所在的地市有15个县(市、区),500多万人口,但消防官兵才300多人,“往往一个县就是由三四个士官带着十几个新兵娃娃去救火”。
消防官兵需要做的不只是救火。近年来,消防部队职能不断拓展,除传统的防火灭火职能外,消防法赋予了消防部队18项抢险救援职能,人手不足的问题愈加凸显。
由于实行兵役制,如果服役期满后无法晋升为士官,好不容易积累起一些消防经验的战士不得不退伍。“有的消防战士服役期满后,第三年转成了士官,在我看来,到这个时候他才算刚入门。”范伟说。
据在2013年10月北京石景山喜隆多商场火灾中牺牲的消防战士刘洪魁的战友称,与刘洪魁同期的“2000人入伍只有70人提干”。这意味着只有极低比例的消防战士可以继续留在消防队。
消防干部的从业年龄也是有限制的。担任排级职务的,最高年龄是30岁;担任连级职务的,最高年龄是35岁;担任营级职务或者初级专业技术职务的,最高年龄是40岁。有着近20年消防工作经验的范伟年近四十,“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晋升一级,如果不行就得离开这个队伍了”。

调查:低收入高强度让人却步

近日,上海市消防局一则招聘专职消防员的启事,近来在社会上引起热议。这是上海推进消防职业化的又一尝试,但偏低的待遇、高强度的工作,以及并不明确的职业规划,让不少青年望而却步。
张成是一名去年退役的士兵,看到此次招聘起初很激动,但仔细看清用工方式和待遇后,他退缩了:对专职消防员进行军事化管理,要求24小时驻勤——现在还能适应,以后有了家庭怎么办?每月5000多元的收入,没法和国外的职业消防员比。作为高危行业,其医疗保障也让人担心。此外,职业规划不明确,让他对前途感到不安。
上海的政府专职消防员目前总编制为2300人,今年计划增加到2900人。市消防局战训处处长刘文洪在政协委员现场咨询活动上表示,上海消防中队已从过去的56个增加到现在的129个,但现役消防员还是7200人,政府专职消防员可以有效补充现役消防员的不足。
上海前几年开始招聘合同制消防员,但人员流动率始终比较高,每年达到1/5左右。刘文洪说,从目前试用情况看,人员招聘进来后,工作3年以上基本就和现役消防员战斗力差不多。如果队伍里都是进来只有3个月或半年的人,整支队伍的战斗力就会始终在低水平徘徊。
“现在将合同制消防员改成政府专职消防员,也是为了增强他们的归属感,更好地留住人。”刘文洪说,专职消防员队伍不稳定,一个重要原因是薪资待遇比较低。以前,一线战斗员每月薪水大概5000元不到,但他们每周工作时间远远超过40小时。为增加岗位吸引力,这次招聘的政府专职消防员薪金提高,每月可拿到5800元左右,“我们觉得这个标准还不够,估计涨到每月7000元左右,队伍才能相对稳定。”

展望:职业化是未来趋势

新华网2012年5月报道称,山东菏泽“走出一条专职消防队伍职业化发展的新路子”。这里所谓的“职业化”就是将过去的合同制消防员改为专职消防员,当年有358名专职消防员加入到消防行列。合同消防员转正涉及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钱从哪里来?我国消防经费中,中央财政只负责行政经费,车辆、装备以及营房等均由地方财政负责支持。上述报道称:“山东菏泽将每人每年1.4万元的经费提高至6万多元;同时,实施将专职消防员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并根据经济增长比例逐年增加等措施。”
武警学院是我国专门培训消防指挥员的院校,该校一名教授称:“在现有的体制下,要想完善消防建设,就得加大财政投入。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社会化,许多国家消防队是市场化运作,他们为企业提供收费的消防服务。我们希望消防队能职业化,让喜欢干这个行业的人能一直干下去。这样,消防力量和经验都能得到保存和积累。”
其实,我国近年来已经在现有消防体制基础上做了多元化尝试。例如寻求社会力量充实消防力量,在电力、煤炭、石化等大型企业中依托企业建设专职消防队伍,同时配备专业消防器材。这些消防队不仅负责本企业的消防,在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会接受当地消防大队的调度,出现在火灾现场。
有学者在呼吁消防职业化时称:“国际上许多国家消防队是由保险公司负责,他们向企业收保费,检查火灾隐患,帮企业消除隐患,市场运作,财政也没负担,还实现了消防职业化。”
武警学院消防指挥系的李本利说,在我国很多地区,消防器材及装备水平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招收现役军人、保持战斗力的年轻化可以弥补装备质量水平不足的问题”。
更多学者认为,消防队伍更多采用政府专职消防员,是未来发展的方向。目前专职消防员主要布置在市郊结合部和郊区,市区仍全是现役消防员。未来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纯政府专职消防员队伍。职业化有利于保留专业骨干,积累经验,提高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