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烟花爆竹成隐性炸弹
上海层层设防管控危险品

谭 婧/ 文 赵春青/ 插图

过年过节要放爆竹,这个习俗在我国已有2000 多年的历史了,“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就曾作诗记录爆竹带来的喜庆气氛。演变到如今,烟花爆竹成了中华民族在喜庆时刻不可缺少的角色,甚至成为一种象征。在很多人的传统观念中,不放烟花爆 竹就不算过新年。
如今元旦刚过,春节将至,遍布上海各处的上千家烟花爆竹经营许可点也迎来了越来越多的顾客。不过,随着大家对环境质量和消防安全的日益关注,今年烟花爆竹该何去何从备受市民朋友的关注。

“忙着”消灭炸弹

2014 年末,上海消防投入大量警力,对上海一些大型群众性活动举办场所、歌舞厅、酒吧等以及夜间生产经营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进行了“零点”夜查行动,净化烟花爆竹市场。
12 月下旬的一天,一通举报电话引起了消防部门的注意:“一间农村民宅里储藏了大量烟花爆竹!”经核查,这是位于浦东新区航头镇长达村惠达323 号的一处农村民宅。本来,作为农村自建用房,它的存在看起来并不显眼,可如今,它成了消防部门眼中的定时炸弹!
南汇消防支队迅速赶到现场,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捏了一把冷汗:房顶由彩钢板搭建,房间里的电器线路随处乱拉乱接,没有任何的穿管保护,看起来就像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安全隐患可想而知。最可怕的莫过于房间内整齐地摆放着一箱箱鞭炮、高升等非法烟花爆竹,盘点一下数量竟有450 箱!而这间房屋的旁边就是居民住房,一旦发生意外,难以想象它的严重后果。
然而,当消防部门联系上房东时,房东才知道自己的房屋早已变得岌岌可危。“这是我家自己建的房屋,平时就租给外来人员居住。”房东介绍说,“这次也是刚租出去不久,真是没想到竟然被他们用来放非法的烟花爆竹。要不是这次消防来查,我还蒙在鼓里呢!”对于这批非法烟花的来源和实际所有者,公安消防部门会一查到底。
无独有偶,嘉定消防收缴并集中销毁了2014 年单次最大规模数量的非法烟花爆竹,摘除了这些“隐性炸弹”。在掌握群众举报的消息后,嘉定消防联合公安查处了华亭镇北新村一处当地农村住宅内的大量非法烟花爆竹。仅仅三户农宅,竟然贮存了2000 余箱非法烟花爆竹!其中2 户户主称房间出租给别人,对存放物品不知情。另一户农宅房门紧锁,院内无人看守。不过,透过铁窗就能清楚地看到屋内存有大量烟花爆竹。而这些烟花爆竹的包装上,既没有生产日期,也没有防伪标签等识别标志,属于假冒伪劣产品。甚至有些外包装还印有“上海专卖”和“上海金麒麟鞭炮烟花有限公司”等字样,企图掩人耳目。更有大型卡车载着近千箱违法烟花爆竹,贴着假冒的电子防伪标签,在“闯关”嘉定区大治路浏翔公路时被一举查获。
转眼间,烟花爆竹销售旺季即将来临,消防部门加紧排查消防安全隐患的力度,这样督改火灾隐患的工作也不止一例。在松江,消防联合公安,派出10 个检查组,对开元地中海商业广场、万达商业广场、酒吧、KTV 等人员密集场所及公共娱乐场所进行了突击检查,检查单位多达142 家,发现火灾隐患234 余处,下发《责令改正通知书》128 份;在普陀,消防支队联合派出所对辖区烟花爆竹零售点开展消防安全检查,重点检查各销售点有无销售非法烟花爆竹、消防安全管理制度落实、灭火器具配备等情况,并对销售人员进行安全教育;在长宁,消防部门对烟花爆竹在售网点进行全面检查,发动社区网格化管理人员,全面摸排了可能存放非法烟花爆竹的废旧厂房、仓库及地下空间等区域。
高新技术的研发也对排查火患工作带来了帮助。在上海洋山海关,工作人员运用中美“大港计划”辐射探测技术,查获一只集装箱伪报夹藏烟花9.5 吨,阻止了危险品的非法运输。这已经是中美“大港计划”洋山试点项目启动三年以来,查获的第11 起出口伪报夹藏走私烟花爆竹案例,查获危险品累计达203.5 吨。

“忙着”多管齐下

为了增强庆祝氛围,烟花爆竹的样式也越来越丰富,伴随而来的危险性也越来越高。更有商家为了谋利,生产售卖非法伪劣的烟花爆竹,严重危害社会的消防安全。上海市消防局重点保卫处参谋丁鼎表示,“非法烟花爆竹内含的化学成分十分敏感,并且尺寸大、药量大、引线制作不规范、点火安全没保证,燃放过程中很有可能发生低炸、桶炸、偏炸、快炸或者迟炸。一旦这些产品流入市场,将给市民带来安全隐患。”再加上非法贮存和售卖烟花爆竹的场所缺乏相应的消防设施,更容易产生火灾、爆炸等事故,所以上海对烟花爆竹的管理从来没有松懈过。从1995 年实施《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开始,沪上更是加大对烟花爆竹的严控监管力度。
针对2015 年春节期间烟花爆竹的管控措施,建立并实化运作安全监管联席会议平台成为安全管控的新亮点,它明晰了安监、公安、质量技监、工商等部门职责分工,强化议事协调、联动执法,形成烟花爆竹安全监管各司其职、齐抓共管的合力。
市民朋友最关心的,今年春节期间的烟花爆竹禁放区域和时间已经划定。南京东路、人民广场等路段和区域禁放烟花爆竹;浦东机场周边等控制区域禁放升空高度超60 米的烟花爆竹。禁放区域以外的临时燃放时段也有相关规定。
此外,烟花爆竹的销售网点不得与居民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可在安全合理的地点搭建户外临时销售点,方便市民购买。
今年仍然禁止采购销售个人燃放的小礼花类、摩擦类、烟雾类和内筒型组合烟花等危险性大的产品,组合盆花药筒管径不得超过30 毫米,药量不得超过1200 克。准予入沪销售的烟花爆竹产品必须符合《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GB10631-2013)的各项标准,另外,烟花爆竹专店经营也是今年大力推行的模式,严控经营许可证的发放。
各居(村)委会、居民小区的物业管理单位要积极引导居民在相对空旷的区域集中燃放,并在集中燃放期间派员值守。对在禁放区域、禁放时间内和建筑物内燃放烟花爆竹的,要及时予以劝阻。
消防部门也提醒市民,为了自己与他人的安全,不要购买、燃放非法烟花爆竹,一旦发现非法烟花爆竹的运输、储存、销售活动,要及时拨打96119 举报。
另外,随着市民对“从严管控”的呼声越来越高,修订《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已列入市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调研项目,未来对于烟花爆竹燃放的品种、燃放区域和时间等都会有进一步的细化。

“忙着”移风易俗

翻开2014 年春节之夜的数据,上海市清扫烟花爆竹垃圾约600 吨,与2013 年相比有所下降,农历正月初一1 时的PM2.5 小时浓度也比2013 年同期低了45%。去年除夕夜上海的火灾数量有了大幅下降,这样的改变与市民少放烟花爆竹的行为和消防意识的提高密不可分。
但是,对于逢年过节燃放烟花爆竹的传统民俗来说,仅仅禁放、少放是不够的,它需要一种新民俗来填补,用更多样的民俗文化来营造过年氛围。能不能有一种新的方式替代传统的烟花爆竹,就如网民一直提倡的清明时节网上祭祀一样?一个叫做“电子鞭炮”的新产品给了我们答案,让不点“火”也能点鞭炮、放烟花成为可能。家住徐汇苑小区的杨阿姨表示,现在的烟花爆竹价格都不低,几分钟就放完了,觉得有些奢侈。而电子鞭炮既喜庆又安全,还不会污染环境,所以很受欢迎。寻找电子鞭炮这样的替代品来庆祝春节,让低碳环保的理念深入人心。作为未来传统民俗的努力方向,这样既契合欢乐喜庆的气氛,又保证了节日期间的消防安全。
除了燃放烟花爆竹,我们还有丰富多彩的过年选择,有网友就把当下新的迎新方式总结成了一段打油诗:“电视看春晚,微信抢红包,短信有拜年,微博略吐槽,嘴巴吃零食,网络流行语,热闹不热闹,小伙伴可造?”这些庆祝方式更符合现代城市生活,也更容易得到人们的接受认同。
过年的方式一直在变,传统的春节习俗和现代城市生活的矛盾最终会得到解决,即使“烟花易冷”,中国人追求团圆、祥和的春节情怀不会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