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语境下的 “清零”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