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燕:消灾防患安居民

董 煜/ 文

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悠和家园的宁静忽然被打破了,有个大嗓门在喊:“参加消防演习的居民赶紧出来咯,演习马上就要开始啦,楼组长挨家挨户都喊一下啊!”陆陆续续有人从各栋楼里出来,很快就聚拢了百来个人,在消防中队专业的指导下,灭火、逃生……消防演习进行得有条不紊。过程中,那个大嗓门也一刻不停,“用湿毛巾捂住口鼻,不要乘电梯,沿着消防楼梯往下走。”“大家不要挤,一个挨一个,把左边的通道让出来,给消防队员留条路……”到后来,嗓门都有点嘶哑了。有人心疼地说,“主任啊,都演习过那么多次了,我们早知道了,你就歇歇吧。”那个大嗓门爽朗地笑着说,“多提醒提醒总是好的,消防安全,性命交关的事体,容不得半点马虎。”
人们嘴里的这个主任叫顾晓燕,静安区共和新路街道洛善居委会主任。居委会工作千头万绪、多样琐碎,要对应20 个上级部门,需要配合的工作林林总总多达59 项,但顾晓燕却对消防工作情有独钟,遇到跟消防安全有关的活动,大嗓门一拉,全小区都是她的声音。她说,“大的天灾我们防不了,但火灾的隐患还是可防可控的,要让居民安居乐业,必须重视这些小事,防患于未然。”
顾晓燕是上海的消防代言人,请她谈谈自己的工作经验,她却说自己没啥经验,只知道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做点事。

一次人性化的清楼道行动

洛善居委会占地37000 平方米,拥有悠和家园和洛东苑2 个居民小区,769 户居民。这是一个新建不久的商品房小区,完全没有那些老旧小区的“软肋”,这里消防设施完备,灭火准备充分,小区内的居民个人素质和受教育程度都相对高一些,应该说,消防工作没什么“用武之地”,但顾晓燕却能在日常工作中发现那些不起眼的消防隐患,一抓到底。
在楼道堆放东西,阻塞了消防通道,是很多居委会遇到的难题。清理通道貌似简单,先张贴公告,再上门检查,倘若遇到不愿自行处理的居民,强行把堆放的物品挪走,便完成任务。可是没过多久就会死灰复燃,那些暂时消失的物品又会陆陆续续地出现在原有的位置,所以,清理楼道一直是社区消防工作面临的一个“老大难”。
顾晓燕原先对消防通道的清理工作非常乐观,悠和家园环境很好,这里大多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没什么老人,应该不会在楼道里堆放废旧杂物,可是真的一检查,却发现了问题。白天看,楼道里确实空空如也,很干净,但是到了下班时间,楼道里却变得拥挤,电瓶车、助动车横七竖八,还有人从家里拉出电线来给电瓶车充电,走路不小心便会绊一跤,险象环生。跟业主谈谈,都有一大堆苦经,或者说,家有小孩,车辆放在家里不安全,或者说,工作单位远,电瓶车是自己上下班必需的交通工具,无法舍弃,说到最后都是一句话,只要小区有地方给自己停车,一定不再停在楼道里。
可是,小区内寸土寸金,哪来的地方呢?
开了几次碰头会,大家七嘴八舌地出了不少主意,但真要给几百辆电瓶车腾地方,还真是件让人挠头的事。那些天,顾晓燕一直在小区里转悠,转到地下车库时,她眼前一亮。车库的车位都已经满了,但在那些拐角和柱子后面,都有一些大小不等的空间,轿车停不下,但停几辆电瓶车还是绰绰有余,于是顾晓燕找来物业商量,想把那些零碎的空间利用起来。物业很愿意配合,但说到清理车库时,面有难色。
这算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有对夫妻,丈夫在小区做保安,妻子在小区做保洁,夫妻俩有两个孩子。看他们工作勤勉,人又本分,为了让他们省下租房子的钱,上届业委会同意让他们在地下车库居住,现在贸然让他们搬走,物业觉得不太好开口。地下车库住人,要用家电,电线私拉乱接,本就是个很大的安全隐患,何况现在正在清理整顿地下车库,所以新一届业委会一碰头,决定让他们立即搬离。夫妻俩为小区居民服务了十多年,没签过合同,小区也没帮他们缴过金,一夜之间没了生活保障,又面临居无定所,让他们转不过这个弯来,所以一气之下提出了劳动仲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顾晓燕先后组织召开了多次会议,先是法律咨询,又请街道司法部门出面调解,为了两个孩子转学方便,还建议把夫妻俩搬迁的时间推迟到学期结束,最后,又为他们争取了一笔经济补偿金。夫妻俩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临搬走的那天,还带着孩子上门去跟顾晓燕告别。
很快,地下车库所有可利用的空间都装上了铁栅栏,安上了锁,并请人在车库内安装了消防局验收通过的充电桩。这里3 辆,那里5 辆,全小区200 来辆电瓶车都有了安身之处。不仅消除了安全隐患,也方便了居民,车辆不用再天天搬上搬下了,真是皆大欢喜。
难题终于解决,顾晓燕刚松了口气,没想到又有人找上门来。
那人姓彭,原是某医院的主刀医生,今年83岁了,但身体健硕,这么大年纪了,依然天天骑着电瓶车到处跑。他对电瓶车集中停放在地下车库没意见,但是他说,通往地下车库的那个坡太陡,自己的车推不上来,想请居委会通融一下,允许80 岁以上老人的车停放在地面上。顾晓燕那段时间天天去地下车库,那个坡确实有点陡,徒手上下还行,推车就有点吃力了,何况是83 岁的老人。
于是,她让楼组长作一个调查,了解一下骑电瓶车的80 岁以上老人究竟有多少。2 天后调查结果汇总上来了,类似顾老伯这种情况的,全小区只有他一个。
开不开这个口子,顾晓燕把这个问题交给了业委会,让大家共商共议。有人认为,对这样的个别情况不能搞特殊,倘若同意了,万一70 岁以上的老人也来提要求了呢?可顾晓燕不这样想,顾老伯的困难虽然只是个例,但只要有一个人的诉求得不到解决,这件事就不能算圆满,终于,业委会统一了意见,在物业的帮助下,顺利解决了顾老伯电瓶车的停放和充电问题。

一场打击群租的马拉松“战争”

顾晓燕属羊,平时看到居民也是见人就笑,一副喜羊羊模样,但是对有些人有些事,“这只羊,有时候凶起来比老虎还凶!”这句话看起来是贬,但实际上却饱含着居民们对她的褒扬。
为了消防安全,顾晓燕先后打过两场“战争”。
首先是禁烟。社区活动室一向是最热闹的地方,居民们在这里下棋、打牌、唱卡拉OK,当然,在谈天说地的同时,一些“老烟枪”也免不了吞云吐雾一番。工作之余,顾晓燕最喜欢去的地方也是活动室,活动室人多嘴杂,是个信息集散地,居民想些啥,邻里有啥纠纷,从大家的闲聊里都能知晓,有时候还能就此找到居委会工作的不足和努力方向,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对那些“老烟枪”们不放心。她在活动室里安置了好几个烟灰缸,只要看到有人烟头没掐灭就离开,她会立即把对方叫回来,教育一番,然后看着对方把烟头掐灭方才罢休。2017 年3 月,修改后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实施,对一些特殊的公共场所和室内全面控烟。这下顾晓燕忙乎开了,先是广而告之,张贴禁烟标志,然后撤去了室内设置的烟具。但是,有些人积习难改,打着牌,刚摸出烟来,忽然想到现在室内不让抽烟了,于是跨出门口飞快地呼上几口,烟头一扔,回去继续桌面厮杀。顾晓燕一看,活动室内确实无人抽烟,但门外地上却铺了一层烟头,又脏又不安全。
这可不行!顾晓燕火速购买了几个铁桶,在符合消防安全要求的地方设置了专门的吸烟点,随后规定,活动室门外有顶棚,只要有顶的地方都不准抽烟,想抽,必须去专门的吸烟点。这下有人不高兴了,倘若牌局正酣,一个人走开,几个人都得等着,心里很是不爽,便嘀咕,管我们管得那么严,不知道对自己老公会不会网开一面。没想到顾晓燕一视同仁,她拟定了一个“禁烟令”,发给小区里所有的微信群,还专门发给了自己的“烟民”丈夫,意思是,别看你是我丈夫,在小区里,你就是一个居民,就得遵守规定。消息一传开,大家都服了,以后,也没人再说三道四。
如果说禁烟还算顺利的话,那么打击群租的历程,就要艰难得多了。
顾晓燕对群租的危害,始于一场火灾。那年她还不是居委会主任,一天晚上,顾晓燕在小区遛狗,忽然闻到了一股烟火味,抬头一看,23 楼的一个窗户已经窜出了火苗,她赶紧打119 报了火警,幸亏发现及时,没有酿成大祸,事后得知,那套住宅就是因为群租,家用电器使用不当而引起的火灾。这场火灾给顾晓燕的印象很深,所以当上居委会主任后,她对群租现象一直“严防死守”,只要发现,立即采取措施,绝不心慈手软。
有一天门卫反映,晚上经常发现有人翻墙进来,似乎都是838 弄的一家住户。顾晓燕上门调查,才发现那套120 平米的房屋,居然住进了20个人,因为都是服务行业,常年晚归,怕惊扰门卫,所以才翻墙而进。找业主,业主说房子已经租赁给了中介,问中介,难道不知道没有血缘关系的,在一个房间同住不能超过2 个人?中介自然是知道的,也不声辩,答应很快整改。顾晓燕不放心,几天后去,却敲不开门。好吧,白天没人,就掐着他们下班的点,半夜请社区民警一起上门。果然,“涛声依旧”,双层床仍然是双层床,中介答应拆除的隔断依然还在。民警贴了整改单,要求他们一周内整改完毕,可是一周后去,他们仍然推三阻四,说了一大堆好话,请顾晓燕高抬贵手。
顾晓燕不为所动,“先礼”不行,那就“后兵”,请来拆违办的员工,抡着大锤子,把那些砌好的隔断给统统敲掉了。这下应该消停了吧,可是,这些人居然第二天就把隔断重新砌了起来!于是,再限期整改,再请拆违办上门……经过数次拉锯战,对方终于败下阵来,撤走了。
在悠和家园,像这样的群租户大约有十几家,因为牵涉到经济利益,没有一家是愿意自己整改的,都是反反复复好几个来回,有时候为了取证,顾晓燕常常需要寻机溜进去拍照,弄得有点像“间谍活动”,其中的辛酸劳苦实在难以言说,但最后,这场马拉松式的“战争”还是顾晓燕赢了。
顾晓燕以前是部队工厂质检科的,或许是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当上居委会主任之后,她依然事事用质检科的工作标准来衡量,容不得半点“折扣”,所以她的“凶”,其实是对原则的坚持。

一支可信赖的志愿者队伍

顾晓燕常说,社区的消防工作做得好,除了街道的支持,最主要的是有一支叫得应、打得响的志愿者队伍。
洛善居民区的消防工作组织机构完善,有以书记为组长,居委会主任为副组长的消防安全领导小组,有应急救援分队,还有社区居民消防志愿者。这支消防志愿者队伍足有七八十人之多,而这七八十个人,是男是女,姓甚名谁,住在哪栋楼哪一层哪一户,原来是什么职业,有什么能力,现在在志愿者队伍中又是哪一个岗位,所有的信息,全装在顾晓燕的心中。所以,上级有任务交代下来,只要顾晓燕安排下去,一定会妥妥地办好。
曾有人对新旧邻里关系作过对比,感慨现在住在大楼里的居民,基本都是老死不相往来型,对他人缺少关爱,对公共事务不关心、不热情。
可是在洛善居民区,居民和志愿者们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积极性都很高。是这里居民的素质特别好吗?其实不然,有事能叫得应,主要还是因为顾晓燕平时的所作所为感动了大家。
有个居民,丈夫已经去世,又没有孩子,孤身独居,心情自然不佳。有一天,她找到顾晓燕,诉说自己本来就有点神经衰弱,最近更是被楼上的住户吵得睡不成觉,苦不堪言。顾晓燕安慰了一番,答应跟楼上的住户接洽,可是找了几次,都没见到人。一天半夜,顾晓燕已经入睡,却被电话铃声吵醒,那户居民在电话里激动地说,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打110 !时值12 月份,顾晓燕顾不上夜深天寒,披了件衣服便去了那居民家。
静下心来听听,楼上的声响并不大,但对一个精神衰弱的人来说,足以影响入眠了。为了有个见证,顾晓燕叫上值班的保安一起敲响了楼上住户的门。
原来,那是个新入住的租客,这几天一直在收拾东西,确实会搬动橱柜或者拖动箱子,在顾晓燕的劝说下,她答应今后一定注意。居委会主任深夜仍能随叫随到,让那个居民非常感动,以后,只要遇到居委会的事,她都非常配合。
还有个姓杨的居民,性格温顺、内向,人称“小绵羊”。顾晓燕看中她脾气好,想动员她担任楼组长,但她说要照顾父亲,推辞了。半年后,“小绵羊”的父亲去世,顾晓燕再次上门动员。见主任如此心诚,“小绵羊”的丈夫也帮着劝说,终于让“小绵羊”走出了家门。在顾晓燕的引导下,“小绵羊”从自己参加活动,到带领居民活动,成了社区志愿者队伍中最忠实的“铁杆”,但凡小区有活动,她没有不参与不出力的。
这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队伍。消防宣传,他们拉横幅、写宣传栏、挨家挨户发放消防安全宣传图册;对消防器材,他们会定期监管维护,检查是否完好有效,是否有侵占、损坏、埋压、丢失现象;为了防患于未然,他们每天要在辖区内值班巡视,发现消防安全隐患及时汇报。
至于专项整改,他们更是一支不可缺少的生力军。
所以顾晓燕可以很牛地说,“共和新路街道共有25 个居委会,街道要推出什么新的示范区,几乎都是我们悠和家园。”
“街道对我们可支持了,最近刚刚批了2 万块钱给我们添置灭火器材。”说起消防工作,顾晓燕满脸都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