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心的距离更近一点
上海国际摄影艺术展金奖获得者曾德猛的创作追求

张晓虹/ 文

“你拍的照片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这是战地摄影师卡帕的名言也是曾德猛的警言。
曾德猛是在2008 年参军入伍时才开始接触摄影的,在分配到宣教中心前,他只在中队接触过小DV 机和普通卡片机,完全都不懂摄影是一个什么概念。
记得那是来宣教中心的第四天,他就接到了一个在建厂房坍塌的警情,事故造成人员伤亡惨重。他们第一时间随警出动,当时到了现场,有着丰富摄影摄像经验的沈楚湘和张帮明两位老班长就往他手上塞了一台单反相机,就让他直接在现场拍摄。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大、伤亡如此惨重的救援现场,从没用过单反相机的他,连相机的快门按键都不知道在哪里,更别谈其他功能的使用了。一个人站在现场,不知所措,碰了一鼻子灰。
救援结束后,两个老班长看他呆呆地愣着,把他拉到一旁,语重心长地跟他说:“小曾啊,这是你到宣教中心的第一次出警,以后你工作的每一天都会面临着这样各种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和灾害现场。如果你想要在这个岗位干下去,你就应该从零开始,从现在开始扎实自己的摄影理论基础和技术,才不至于到了现场不知所措。”
两个老班长的话语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自费购买摄影教材,一边自学摄影技巧,一边向老班长、媒体记者虚心请教学习,并利用周末时间参加了摄影培训班,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往后的每一次消防出警,他都会第一时间随警出动,快速真实地记录现场情况,并明确思路,做好拍摄采访的顺序、角度、重点、深入的方向。

关于经历

曾德猛从事摄影工作六年多以来,记录了很多灾害事故现场,在他脑海里最难忘的一次经历就是那场2015 年4 月6 日漳州古雷的PX 爆炸事故救援。这次爆炸事故应该说是福建消防史上遇到的处置难度最大、危险性最高的一次化工爆炸事故。火灾现场的爆炸罐区及周边罐体密布、油品种类多、火场面积大、火势汹涌、风力很大,尤其是罐内物质一直在高温环境下继续裂变、重组,产生新的易燃物质,随时都有再次爆炸的危险。
当时,曾德猛随厦门消防增援部队进入爆炸现场,映入眼帘的直接是3 个烧得似火球的巨大罐体,大火将黑夜映照得通红,爆炸后的现场到处是废墟,一片狼藉,犹如电影里的灾难大片。这是他第一次在现场感受到了生命的渺小、大火的无情。在现场,火场热浪高、危险系数大、时间跨度长、阴雨天气多,给他在拍摄中带来了很大的难题。

《告别战车》

在拍摄过程中,他和消防战士一起在现场战斗了3天3夜,直到最后一刻火被扑灭。他多次深入到爆炸事故现场核心区拍摄采访,他尝试着运用广角、长焦、定焦等镜头变换,多角度地去记录消防战士辛苦作战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瞬间。这组照片也让他获得了十余个奖项,其中作品《鏖战火魔》获得第17 届全国摄影艺术大赛金奖,作品《战古雷》获第25 届福建省摄影展金奖,作品《漳州古雷火场纪实》获福建省政法综治新闻优秀作品摄影类一等奖等等。

关于作品

《挺进》

此次在第13 届上海国际摄影艺术展上大放光彩的获奖作品《命悬一线》是曾德猛在2014 年8 月20 日摄于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一在建商场坍塌的救援现场。火灾导致3 层楼层坍塌,当时有3 个工人被困,情况十分危险。他到场时已被消防官兵已经救出2 人。照片中的主人公就是最后一名被救出的工人。当时,这个工人全身遍体鳞伤,多处骨折。因为坍塌现场情况比较复杂,坍塌3 层,几乎没有通道可以把伤者从大坑中转移到地面上,为了避免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消防人员经过商量,最终选择用起吊机把伤者吊上来。
《6·7厦门公交车火灾》

当时,他所站的位置是坍塌建筑的顶层,他一边拍摄、一边寻找拍摄的有利位置。他不停地按动快门,最后这张照片被瞬间定格。照片显示的是在两栋楼之间,被困工人被放进一个工作斗,用起吊机将其从坍塌现场吊离。照片主体从两栋楼之间完美地凸现出来,将当时情况之险象环生体现得淋漓尽致,可谓命悬一线。
拍完这张照片,他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这个城市的很多基层工人,在为城市发展建设中随时都可能失去自己的生命,他觉得此时他不应该单纯的只是记录坍塌现场,而更应该给予这些事件中受到伤害的人更多的人文关怀,关注他们的情感,抚慰他们的精神。通过这张照片,他更想呼吁社会人员来关注这些城市建设者。
《警徽在黑暗中闪光》

这次第13 届上海国际摄影艺术展是他从事摄影工作以来第一次参加的如此高规格的国际摄影比赛,他是抱着学习、参与的态度报送了6 幅作品。完全没想到的是,《命悬一线》这张照片能够拿金奖,还有另外3 幅作品分别获得了优秀奖和入选作品,这样的成绩让他倍感意外,也倍受鼓舞。

关于信念

《降温》

这次的参赛也让曾德猛认识了不少摄影老师和前辈,也给了他极大的启发,让他看到了自身的一些差距和不足。这也令他更加坚定了自己摄影的信念,深入第一现场,拍摄出更为精彩的照片。
《别了,战友》

从曾德猛接触摄影至今已有六年有余,在外出摄影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警言,不断地朝灾难现场前进深入,用各种角度诠释火灾的无情、人民的苦难。他认为照片要拍好除了拍摄的距离要近,心的距离更为重要,用感性去挖掘灾难背后的故事才能拍出有灵魂、有感情的照片。心存道义,尊重他人生命,尊重他人感情,他觉得这是每个新闻摄影者应有的职业道德,也是他在摄影中追求的加强人文关怀的精神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