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漏雨的世界打上爱的补丁
记贵州省安顺市布依族“警察妈妈”韦兰

贵州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是当年红军长征时途经之地,6天5夜的行程,足迹遍及中、南部7个乡(镇)68 个村149 个自然寨,红军与各族群众结下了深厚情谊。80 年间,红军长征精神成为当地人民意志与品格的生动注脚。
2016 年9 月,贵州省公安厅启动“传承红军长征精神、寻找贵州最美警察”宣传报道活动,在媒体的采访中,涌现了一批扎根基层一线无私奉献的先进人物。
安顺市镇宁自治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韦兰是一名30 多岁的女警,从警八年多,她从刑侦民警一路干到社区民警。在当地,她因为长期帮助和关爱辖区困难家庭的孩子而被称为“警察妈妈”。

陈 晨/ 文

第一次看到这一家人时,你看到她们的世界是摇摇欲坠的,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她们家的房子是摇摇欲坠的,有气无力地趴在白马水库旁边的一个小山坡上,像一个病弱的老人,随时都有倒下的危险。
房子还是先人100 多年前建的,好在是用石头垒的,因此外墙还没有被风化。墙上长满了青苔,无声地记录着岁月的痕迹。室内昏暗而狭小,除了简单的灶具,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屋里的主梁已被蚁虫驻空,几只虫子旁若无人地在梁上钻进钻出。几串不知道哪一年的老玉米挂在梁上,落满了灰尘。最骇人的是后墙,勉强维持着一堵墙的形状,但墙面已经歪斜,墙体已开裂,几块原本紧密排列在一起的石头,似乎急于逃离这堵无望的墙,朝着各自的方向松散开来。屋后的山坡很陡,呈80 度角紧贴着后墙。山上如果有大水冲下来,这堵墙就很可能会自暴自弃地倒塌。虽然布依族人世世代代倚山靠水,建的房子大多朴素,但都没有这栋房子这样让你如此惊心。

韦兰的出现给小蕊三姐妹的生活带去了生机。

摇摇欲坠的还有她们家风烛残年的曾祖母,85岁高龄,高不过1.4 米,重不到30公斤,头上戴着大大的布依族帽子,衬得头颅越发的小。脸极小,黑而瘦,刻满了深深的皱纹,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另一只眼睛也暗淡无光。
脸上的神色十分哀苦,似乎还有一丝倔强,想要勉力护卫她的孩子们,但终究因为年迈体弱而显得力不从心。
三个女孩依次站着,大的叫小真,13 岁,老二叫小美,12 岁,最小的叫小蕊,4 岁,都比实际年龄要矮小瘦弱得多,面黄肌瘦,眼睛里透着惶恐和不安,怯怯地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似乎是封闭的领地被突然惊扰了,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两个大点的孩子全然没有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活泛,脸上挂着中年落魄者才有的愁苦表情。4 岁的小蕊似乎还没有来得及被笼罩着全家的愁苦给浸透,灵动的眼波和一闪而过的微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生机。
村里的妇女主任指着最小的孩子给你介绍:“小蕊刚刚出生时,她父母看到又是一个女孩,差点把她扔进白马水库。”你看着这个死里逃生的孩子,心疼极了。你蹲下身,想要抱抱她。小女孩瑟缩着,本能地往曾祖母身后躲。可是又能躲哪里去呢?曾祖母自己也像一堵随时会倒塌的危墙,又能给这孩子多少庇护呢?
你轻轻地喊着女孩的名字:“小蕊,来,到我跟前来。”小女孩不说话,在曾祖母身后露出了大大的眼睛,眼睛里写着的是惊恐和防备。
你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儿,3 岁多,家里有那么多人宠她爱她,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多少人围着她一个人转,从小就在爱的蜜罐里成长,理所当然而又理直气壮地享受着亲人满满当当的爱。生而有爱,这是上天赋予每一个生命个体的权利,每一个人都应该在爱的相伴中成长。
相比之下,小蕊三姐妹是多么可怜,她们像三只失怙的小鸟,在寒冷的世界里瑟瑟发抖。
这一刻,你对孩子们的父母充满了忿恨,是他们的自私和不负责任,你心里难过极了,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你知道,从此小蕊一家的命运已经与你的生命息息相关了,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家人继续在困境中挣扎,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倒下。这与其说是因为你是一名警察,你的社会职责要求你有所作为,不如说是因为你从来就是一个内心善良、充满悲悯的人,扶危救困、助人为乐是你从内心自主生发的道义力量和精神取向。
从此,白马水库旁的那个风雨飘摇的家,成了你每天的牵挂。每个星期,只要一有空,你就去看看老人,看看那几个孩子,每次去,都带上些吃的、穿的,像母亲一样为她们操着心,天冷了担心她们会不会冻着,过节了担心她们有没有肉吃。
你看见孩子们脸上的戒备一次比一次少,友好一次比一次多,春天来临的时候,你终于欣喜地看到那几个孩子的脸上都露出了童真的笑脸,特别是眉清目秀的小蕊,笑起来的样子可爱极了。这个对母亲没有一丝记忆的孩子,从心底里把你当成自己的母亲,每次只要你一走近白马村,小蕊就会远远地飞奔过去,扑进你怀里叫“孃孃”。她喜欢你身上的气息,喜欢摸摸你的头,摸摸你的脸,在你身上蹭来蹭去,有时候还会趁你不注意,在你脸上猛地亲上一口。你紧紧地抱着她,希望能把你身上的热量传一点给她,多一点,再多一点。
在凄风苦雨里长大的小真和小美,最能够体会到你的关爱对于她们的意义。她们记得,在她们缺衣少食的日子里,是你,一次次踏进她们家的寒门;是你,像母亲一样,教会她们整理房间,把居所打扫干净;是你,有空就陪着她们说笑,让她们在交流中渐渐敞开心扉;是你,多方联系,为她们家落实了低保政策;是你,在她们相继患上了腮腺炎之后,一次次带着她们找到老中医,帮她们治好了病;是你,在她们小学毕业后,寻求多方支持,让她们进了镇宁一中就读,住宿、学杂费全免;是你,开学第一天,特意过来接上她们到学校报名;是你,亲手为她们整理床铺、铺上床单。当同寝室的同学羡慕她们有一个警察妈妈的时候,她们向来自卑的心充满了自豪和骄傲。这两姐妹在学校填表格时,家长一栏里,都填上了你的名字“韦兰”。
在她们的心目中,你就是她们的母亲,你比那个无情地抛弃了她们的生母更像她们的母亲。
在你爱的感召下,小真和小美,一改原先的与世隔绝、冷漠寡言,渐渐地懂得了表达关心和爱。有一次你生病了,那两个孩子特意叫村里的大人给你发来信息:“孃孃,你吃饭了吗?身体好点了吗?”看着以前不懂得表达关心的两姐妹,现在竟然会主动发来这样的短信,你的眼睛湿润了,心里暖暖的。只有爱才能让爱生长,只有关心才能让关心绵延,你相信,只要你坚持下去,这几个孩子将来一定会拥有健全的人格,拥有阳光的性格,拥有健康的人生。
在帮助小蕊一家的过程中,你发现了还有不少孩子也像小蕊她们一样,长期得不到父母关爱,生活在爱的荒漠里,他们有些是留守儿童,有些是贫困家庭的儿童,还有一些是被收戒吸毒人员家庭的特殊儿童。你所在的安顺市镇宁县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处于毒品犯罪的南北运输线上,尽管公安机关长期保持着对毒品犯罪的高压态势,但毒品犯罪的形势始终十分严峻,吸贩罪人员的人数也有相当高的比例。这些吸贩毒人员一旦被抓捕和收容强戒,他们的孩子也就处于流离失所的状态。
你想起前几年发生在邻市毕节的留守儿童惨案,就觉得一刻都坐不住,必须把这些孩子救出困境。你觉得这是你作为一名警察的职责所在,也是道义所在。你把这些孩子一个一个纳入了自己的关爱视界,护在自己的羽翼底下,给他们温暖,陪伴他们成长,你成了16 个留守、困境儿童的“警察妈妈”。
你看到因为父母吸毒被收容强戒而流离失所、满身脓疮的小乐三姐弟时,心疼极了。你亲手给他们洗澡,带他们去理发,给他们买了衣服和奶粉。由于父母吸毒,这三个孩子也染上了一身的皮肤病,福利院担心这三个孩子得了艾滋病,不敢收留他们。你把他们带到疾控中心检查,排除了艾滋病嫌疑,又带着他们到医院治好了皮肤病,最终说服福利院收下了这姐弟三人。
小蕊在“警察妈妈”怀中和本文作者一起自拍。

你初识的小乐是个多么桀骜不驯的孩子啊,她固执地认为是警察把她父母带走的,对警察充满了仇恨。你问她话,她拒绝回答,问她名字,她一脸仇视地拿起一张纸,写好就丢过来。在学校里,她骂同学、骂老师,俨然是一霸,在福利院,骂阿姨、骂其他孩子,谁也不敢惹她。
看着满身是刺的小乐,你的心里很难过,是什么样的成长经历让一个孩子的性格变得如此扭曲?是什么样的伤害才让这个孩子如此暴戾易怒?你多想把她揽在怀里,帮她把浑身的刺拔了,帮她卸下所有的盔甲。
你一次又一次地走近她,为她带去爱的暖流。在你春风化雨般的关爱下,你看到她一天天地变化着,你欣喜地发现,拔去了刺的小乐是一个多好的孩子呀。如今的她,俨然成了福利院阿姨的小帮手。看到你去,她会亲热地喊着“孃孃”,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像个小保镖一样,你走到哪,她跟到哪。有时知道你忙得饭都来不及吃,她会手脚麻利地去食堂给你做一碗面条。跟你亲近了,她也悄悄转变了对警察的态度。圣诞节那天,城关派出所所长孙庆恒去福利院办事,她拿着一个包好的圣诞苹果过来,笑着说:“叔叔,给你一个平安果。”对于同在福利院的两个弟弟,她更是担负起了照顾他们的责任。最小的弟弟小西才3 岁,她每天都带着他睡觉、喂他吃饭,像个小妈妈一样尽心,3 岁的小西依稀记得母亲的疼爱,常常会把姐姐喊成“妈妈”。有一次你在福利院,看到小乐进来,小西亲热地扑进小乐的怀里喊“妈妈”。
看着他们姐弟亲昵的样子,你的眼睛湿润了。你知道,不管这三个孩子的父母何时回来,至少小乐可以为弟弟们撑起一半的天空。只要有爱,就没有什么困难不可战胜。
纳入你关爱视界的孩子,每一个都有一段凄惨的人生经历,每一个都让你倍感心疼。你看到父亲被人杀害、跟70 多岁的祖母相依为命的小艳时,为她心疼,常常会去她家送钱送物、嘘寒问暖。你看到患有眼疾的小林时,为他心疼,他们家4个孩子,全靠母亲种植和贩卖蔬菜养家糊口,你千方百计咨询相关政策,通过民政局为小林找了一份按摩工作。
你看到父亲病故、母亲智障、辍学在家的小顺,也替他心疼,为他落实了学费,帮助他重返校园;你看到一出生就被狠心的父母抛弃在一家单位门口的小女婴时,心疼极了,有空就想去福利院抱抱她……
冬去春来,那一日,经过白马水库,看到白马水库的水位涨高了。这个水库看似貌不惊人,却与著名的黄果树瀑布有着极其紧密的关联,它是瀑布水量调控的中枢。等到夏天来临的时候,再有几场雨,这个水库的蓄水量还会猛涨,那时下游的黄果树瀑布也就蔚然壮观了。站在水库边,你似乎明白了白马水库给予你的无声启迪。是的,靠你自己一个人,能力毕竟有限,你也应该建一个爱的蓄水库,把全社会关爱的涓涓细流都汇入到这个爱的蓄水库里,让那些缺爱的心灵得到持久而绵长的滋润。
回到城关派出所,你向所领导汇报,你说你想发起成立一个“爱心基金”,动员更多的人,一起参与到留守、困境儿童的爱心救助中来,可以让这个爱心救助持久地进行下去。所领导肯定了你的想法,并且帮助你一起实施你的计划。你发出成立“爱心基金”的倡议后,得到了各界的热烈响应,你所在的派出所所有民警都踊跃捐款,安顺市公安局的领导也主动为你的“爱心基金”捐款注资,一些素不相识的好心人,纷纷慷慨解囊,捐款捐物。一家名为“聚爱”的公益组织,听说了你的故事后,主动承诺每月定期资助500 元,供小真和小美读书。
在你的带动和牵头下,一股股爱的暖流正在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以他们力所能及的方式,自发地投入到这些留守、困境儿童的受扶帮扶行动中来,捐款、捐物、看望、陪伴、照顾,以各种形式向他们传递温暖。你是爱的使者,你是爱的榜样,你为人心向善指引了方向,你为扶危救困树立了标杆。
你一次一次把这些同样关心着那些留守、困境儿童的人们带到白马村,带到果寨村,带到六马镇,带到福利院,把关爱的涓涓细流引向那些缺爱的心田,浇灌他们的心灵。你说,有越来越多的人关心这些孩子是好事,让孩子们感受世界给予他们的善意,让他们在爱的滋润中成长,这对他们的性格养成太有帮助了。你会很明显地感觉得到,他们的世界正在一天比一天开放,他们的性格正在一天比一天活泼,他们的待人接物一天比一天大方,他们在和外界的交往中,感受爱,学习爱,也交换爱。
安顺镇宁,这个因孕育黄果树瀑布而美誉天下的“瀑乡”,如今又因为你的爱心故事成了新闻主角,你成了“贵州榜样. 最美人物”,你入围“中国好人榜”,各路媒体纷至沓来,收集你的帮扶事迹,倾听你的爱心故事。更多的人受到你的感染,默默地为你的爱心蓄水池助力。
在众多的关注下,你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朴素而踏实。你是一名优秀的女警察,在警校时,你拿过全校的散打冠军;在公安局,你干过刑事侦查,守过尸体;在派出所,你做过社区民警……但是你自己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你竟会以母爱的名义被世人关注。
从你的内心来讲,你其实并不愿意有更多的孩子叫你“警察妈妈”,因为那就意味着母亲在这个孩子生活中的缺位。母爱是温热心灵的太阳;母爱是滋润心灵的雨露;母爱是灌溉心灵的沃土;母爱是美化心灵的彩虹。世上没有比母亲的抚爱更美好更深沉更无私更真切的感情,对一个孩子来讲,再也没有比缺少母爱更为不幸的事了。你知道,即便你再爱那些孩子,再尽心尽力地为那些孩子遮风挡雨,但那种通过血液通过遗传通过生命的通道产生的骨肉亲情,是你再努力也无法给予的。
你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给那些陷在困境里的孩子多一点关爱,让阳光照进他们阴暗的屋子,让他们摇摇欲坠的世界得到有力的支撑。如果母爱在他们的生活中缺位,你愿意做他们的“警察妈妈”,你愿意以母爱的名义,为他们漏雨的世界打上爱的补丁。

(本文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