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有未来
“中国市场第一村”消防隐患整治纪实

谭 婧/ 文 IC/ 图

12 月底的天气里,开口说话间已能隐隐约约看到哈出的白气。这似乎像是某种时间信号,提醒着人们气温在逐渐下降,一年的光景又快到头。
室外北风呼啸,上海九星市场内却热闹非凡。数百名商户代表和闵行区、七宝镇以及九星市场的负责人相聚在此,为正在酝酿中的“九星国际建材家居城”举行招商推介会。
在旁人看来,这是一场热闹的招商和聚会。但对九星村老书记吴恩福来说,这更像是参加一个重要的成人礼。从创办九星到2016 年市场宣布转型改造,18 年来九星市场就像他一手拉扯大的孩子。老吴想得很明白,孩子大了总要改变、总要闯荡,这场聚会就是孩子背起行囊前的那一声告别吧。
不仅是老吴,告别也是这段日子激荡在九星市场中的一种情绪。九星人将要告别的,不仅仅是市场里的一墙一砖,而是一段历史,一种生活。

舍得清拆,舍不得艰苦创业的岁月

吴恩福和九星结缘是在1994 年深秋。最初,带着满腔热血来担任九星村支部书记的他,一踏进村里便傻了眼。那时的九星村只是市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村民们本本分分延续着祖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可是“前不靠市,后不靠镇”的地理位置,配上“种粮种菜虫害多,办厂欠债一屁股”的现实条件,落后与贫穷就像狗皮膏药一样黏着九星村,怎么也摆脱不掉。
可是既然来了,哪有知难而退的道理?老吴开始尝试改变九星村的这种艰难处境。白天,他的身影穿梭在村里了解情况,到了晚上,他又伏案在桌前学习经济政策……深夜,躺在床上的老吴辗转反侧,村里的情况在他心里渐渐成型,他也渐渐明白,要想富,不动脑筋地“拖下去”不是办法。要么继续要么找开发商发展房地产,做个“一锤子买卖”;要么带领村民用村里的集体土地,寻找长效致富的出路。他和村民们必须在这两者间做一道选择题。
此刻的老吴内心充满纠结,毕竟那时改革开放还未满二十年,市场经济也在摸索着前行,后一个选择可谓充满风险。可即使如此,九星人骨子里敢闯敢干的精神占了上风——他们选择保住集体土地,办农民自己的市场!
从1995 年起,九星村前后办起了停车场、农贸市场、小商品市场等。积攒了几年经营经验的老吴,又透过年轻的房地产市场看到了家装建材行业的空白。1998 年,以九星村命名的九星综合批发市场正式成立,村民们沿着漕宝路竖起三块大招牌:“停车到九星”“吃饭到九星”“发财到九星”。
十多年来,九星市场逐渐发展成上海规模最大的综合型市场,不少上海家庭买房装修,都和九星打过交道。九星村也因市场的开办,从全镇倒数成为上海市综合经济实力百强村第一名,从一个负债上千万元的穷村,变成了年利税数亿元的“中国市场第一村”。
在一派“铺天盖地门面房”的热闹景象中,老吴却看出了繁华背后的危机。“有人形容九星市场‘外头像欧洲,里厢像非洲’。”老吴笑着坦言,第一次听到还有些诧异,不过想想的确在理,“这个比喻还是比较形象的,毕竟九星市场占地二千多亩,人多车多商户也多,还有商住混居的。”

最大的市场也难敌最小的隐患

意识到自己“孩子”的成长有了偏差,做“家长”的有义务及时纠正。老吴与市场管理方也曾狠下力气,市场里不仅拥有两支消防队,还出台过一系列的消防安全规定,严禁“经营、烧饭、住宿的三合一”,要求“店铺看样品,仓库再出货”,治理“占道经营”……可庞大数量的商户中,总有人企图“钻空子”。说到这儿,老吴缓缓地低下头,语气也变得慢了起来:“九星市场曾发生过几次火灾,我到现场时看到店铺里的货烧得一干二净,但即便这样的教训摆在眼前,还是有人抱着侥幸。”
老吴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我是老党员了,九星是我看着建起来的,一想到这些问题啊,我就翻来覆去睡不着,大半夜还在跟领导发短信。”他拉了拉衣襟。
这种无序发展带来的安全隐患,九星市场里的元老级商户,经营地板销售的李连荣也有感触。在九星市场,只要是生意人,不管大小都叫“老板”,而63 岁的李连荣却是唯一被亲切地称为“李老师”的经营户。1987 年,教了14 年书的老李毅然辞去了教研室组长的职务,在家乡浙江湖州担任起供销科科长,也在那时积累下了丰富的业务经验。1999 年,极具商业头脑的李连荣眼见家装建材需求旺盛,又听闻到上海闵行的七宝地区开了个九星市场,便只身来到上海打拼。
从最初不到40 平方米的小店,到如今翻了四倍面积的店铺,九星见证了他创业、养家、拓展、培育接班人等诸多人生中重要的时刻。回想自己的创业经历,那些没日没夜进货理货时的疲惫,打碎了牙往肚里咽的委屈,低迷时接到大订单的兴奋……一切奋斗的回忆都在九星土地上。“我对九星的感情不是三两句话讲得清楚的,我只能说上海是我第二故乡,九星就是我家。看到市场里着火后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我至今都忘不掉。”老李一边招呼店员整理打包,一边安静地说道, 虽然已经离开教育岗位多年,但老李还是保持着教师看问题的通透能力,“我跟几个店员一直讲,别认为着火了是偶然,其实是各种隐患造成的必然。”在九星市场里,有太多像他一样从四面八方来上海闯荡的人,在没有能力独当一面之前只能从“住”上下功夫。群租、“三合一”、违章搭建等恰好满足了他们想节省生活开支的念头。
有的隐患虽不那么明显,但带来的危害却丝毫没有减弱。比如星东路5 队18 号的木材区域,店铺后面就是大批居民区,可前面依然有电焊工在焊接作业,“你知道那是什么场景吗?”老李自问自答道,“火星四溅!”建材市场本来就易发火灾,尤其是木材店、油漆店、家具店等等,烧着一处店就毁了。老李随手拿起店里一块样品板,“这么多年的起早贪黑,要是一把火就夺走了,也太不值得。”

告别隐患,但不告别发展

带着饱经风霜近二十载,被消防、治安、交通、环境等隐患摧残的病体,连同传统经营方式导致土地产出效益的低下,九星市场迫切地渴望改变。2015 年10 月,九星市场等来了闵行“五违”整治的东风及九星规划落地的文件,为这艘上海“建材航母”的自身产业调整、转型发展带来了最好的契机。
敢于自拔“摇钱树”,九星在乎的是更长远的发展与潜力。
可九星市场发展成今天不是一马平川,它的转型升级之路也并非一蹴而就,如今这棵“树”要拔了重新栽,得费一番脑筋。好在,九星的土地一直牢牢把握在集体经济组织手上,并早就用巨资赎回了一些企业。吴恩福介绍到,在前期准备中最为关键的一点,便是市场方对所有合同采取“一年一签”,“每一个‘早有准备’都为九星未来的转型创造了可能。”老吴感叹道。
一系列的“热身”结束后,九星市场的转型改造之路走到了舞台中央。去年11 月,一张张告示出现在市场的各个角落:九星市场终止营业时间为2017 年2 月17 日。自2016 年11月18 日起停止签订《房屋(场地)使用合同》,并全面启动九星市场内经营者清退搬离工作。
尽管有万般不舍,李连荣还是带头签了约,这几日他也在筹备着搬离。老李说,刚来九星的时候儿子才刚读书,一眨眼第三代都有了,“今后无论到什么地方去,都要重新开始,是否会像现在九星这么好,不好说。”但不管做什么事,经商先做人。“我还想在‘九宫格’租个店面,争取成为‘新九星’的首批商户。”老李带着憧憬说道。截至去年12 月27 日,九星市场的商户中清退总签约已达8959 户,签约率达89%,春节前的这段时间,是清退和动迁签约的最后冲刺。
老李口中的“新九星”是九星市场经过三五年转型改造后,这片土地上重新崛起的“九星国际建材家居城”。“新九星”总占地将达241 亩,围绕家居流通产业主题,搭建线上线下融合、国内国外联通的贸易平台,打造上海唯一以建材家居为核心业态的贸易中心,“九宫格”是建成后的首个项目。
想着春节后大家将各奔东西,这几天老李和几家商户商量着,约好时间一起去九星大楼前合影留念。和老李一样,他们也十分看好“新九星”的未来,“老九星”还未拆除,已有近两千户商户报名申请了“新九星”的入场资格证。
愿有岁月可回头,且与九星再携手。当未来的“新九星”再次破土而出,九星也将完成这场凤凰涅槃式的转型。
九星在未来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