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跨省烟花之战

钟韵瑶/ 文

崇明岛并不全是“崇明”,在岛的北部有江苏省南通市下属的两个镇:启东启隆镇和海门海永镇。崇明区长征农场与江苏启隆紧邻,沿着长征公路往东,走到江申南路往南,便能看到一片辽阔的农田。沿着一车宽的道路蜿蜒往前,没走几米远就进了江苏启隆,没有任何地理分界,唯一可辨的是路边一家家卖烟花爆竹的店铺。
说是店铺,更像一个个迷你仓库,一间间砖混结构的平房,面积不大,方方正正,屋内没有什么装饰,唯有琳琅满目的烟花一箱箱整齐地码放在墙边,各种大幅广告充当着店铺的门帘:浏阳烟花、厂价直销、品种齐全、全场最低……再往下走,几乎每隔几米就能看到民宅底层开设的烟花销售店铺,密密麻麻。启隆镇的西面是海永镇,镇上不少两层多高的楼房旁立着等高的烟花销售广告牌,看上去颇有阵势。
俗话说店多成市,红红火火的烟花爆竹产业成了启隆镇的特色。近水楼台先得月,借着紧邻崇明区的独特地理位置和价格上的优势,崇明区成了启隆和海永最大的烟花销售市场。市场经济讲究一分价钱一分货,得益于严格的质量标准和城市总体的消费水准影响,上海市面上流通的烟花爆竹价格远高于其他省市,通常在江苏卖100 元的鞭炮,到了上海价格就能翻倍,利润可观,“上海”这块“肥肉”是哪个卖家都不愿意割舍的。不过,自2016 年1 月上海全面禁燃烟花爆竹后,上海加大了对烟花爆竹的管控,启隆和海永两镇的烟花销量骤减,于是各烟花销售商绞尽脑汁把烟花弄进上海,再想方设法倒腾到买者手中。

“一岛两省(市)”的尴尬

今年年初,当禁燃令在上海全市颁布实施的时候,位于崇明岛上的崇明县(2016 年7 月22 日,崇明撤县设区),两条工作要求被明确地下达:一是,按照最严标准、最严要求、最严措施,全力堵截违法烟花爆竹入崇渠道;二是,重拳打击烟花爆竹违法运输、储存、经营行为,严厉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
当烟花爆竹撞上“一岛两省(市)”,便有了管理上的尴尬。
在江苏,只要满足一定的要求,就能光明正大地销售烟花爆竹,可是到了上海,这些烟花爆竹因没有防伪标志而被列入了非法销售范围。于是在崇明,烟花管控工作成为一场跨省市的联合作战。
被视作“屏障”和“滤网”的道口,无疑是做好烟花源头管控的重点。崇明区与南通接壤的道口有9 个,屏障如何筑牢,滤网怎样严密,不能没有方案的制定和制度的落实。
崇明和南通两地执法部门几番沟通后,一个“三要”方案出台了:一要宣传告知,强化引导。借助各类媒体和平台进行宣传告知,并在各自辖区开展有针对性的防火宣传和消防安全提示,切实提升社会知晓度。二要信息共享,互通有无。
两地警方之间要做到信息共享,发挥两地公安机关整体优势,严厉打击涉及非法烟花爆竹的各类行为。三要强化协作,密切配合。通过建立执法联络、定期会商制度,强化警务联动,进一步加大对烟花爆竹非法销售、储存、运输等环节的监管力度,严厉打击非法烟花爆竹行为。
紧接着,警力被布置在各个道口。1 月10 日至2 月22 日,崇明公安局在9 个公路道口设置管卡,每天投入57 人次警力和138 人次协勤力量,对过往车辆24 小时进行不间断排查。在此基础上,还增设2 个机动查缉组策应道口加强流动巡查打击,随后又新增崇启检查站双向查缉点对进出车辆开展叠加检查。投入了如此多的警力,防止各类可疑人员、物品、车辆、船舶从公路道口、长途客运、客货码头等口岸进入上海,层层固守,滴水不漏。
道口的盘查概括起来四个字:逢车必查。所有货运卡车、外地来沪车辆逐一检查,所有小车实施后备厢开检。说来简单,做起来没那么容易,崇明和江苏之间并没有明确的分界,所以会出现“车头在上海,车尾在江苏”的现象,因此对不知情的过路车辆要解释特殊情况,再说明检查的规定和要求,以免引起误会。

他们有一双火眼金睛

长征31 连道口是江苏入崇的一个咽喉,道口上,1 名消防民警、1 位民警、3 名社保队员组成了联合执法小组。正因为此,一些老练的烟花销售商知道哪些路口和时间段应该尽量避开,那些新手们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
1 月28 日下午,一辆来自江苏的入沪厢式货车引起了检查人员的注意,货车内装了好几箱衣服等物品,看上去并无异常,但再仔细看看,纸箱都有点破烂,且外表脏兮兮的。
按理运往上海销售的服装至少表面上是光鲜亮丽的,怎么会看着这么邋遢呢,这样能有市场吗?检查人员决定仔细盘问司机:“你这车上一共装了几箱服装,准备运往哪里……”几句话下来,司机乱了阵脚,疙疙瘩瘩地说是用于批发交易。
检查人员上车对车载的服装进行了详细检查,果然发现了3箱藏于其中的烟花爆竹。34 岁的司机何某是安徽籍人,听老乡说在上海卖烟花特别能赚钱,因此心痒痒,特意乘着去上海卖服装的机会,想顺带卖几箱烟花爆竹,赚点外快,没想到钱还没赚,用来赚钱的烟花就被执法人员收缴了。
在崇明岛上,外省市的非法烟花爆竹对崇明形成了“海、陆、桥”立体包围态势,公路道口是一道关,水上又是一道关。
1 月25 日,临近春节,临永汽渡入口更加繁忙,出入沪境的大小船舶、各种货物和各色车辆难以数计,按照烟花爆竹管控方案,凡由水上进入崇明的船只和车辆,无一例外都要实施检查。当天,一辆厢式货车引起了关卡上值勤民警的警觉。
排在队伍中的货车显得有点“灵活”,车头不时地往左右飘,且跟车跟得很近,总想往前插,司机还不时地探头张望着,发现民警看着他,司机立即转头看别处。眼看就要轮到厢式货车临检了,民警往前走了几步,这时,只听“轰轰”的发动机声,厢式货车突然加速往前,民警见状立即将道卡拦在路前,并站在道卡前示意男子停下,看着一队排好的民警,男子只能急踩刹车停了下来。果然,民警在厢式货车上查获17 箱烟花爆竹,该司机也因非法运输烟花爆竹被行政拘留。
有多少条跨省道路,就有多长的非法烟花爆竹管控道路,崇明区的执法人员不得不时时睁大警惕的眼睛,刻刻绷紧自己的神经。数据可以证明他们付出的辛劳:在2016 年春节期间,各道口共检查各类过往货运车4500 余辆,办理非法运输烟花爆竹案件16 起,查获非法运输烟花爆竹50 余箱。

强查强罚漏网之鱼

在崇明区管控非法烟花爆竹,比上海市区有着更多的忧虑,崇明区与外省市的衔接既有康庄大道,也有羊肠小道,前者好控,后者却很难监管,漏网之鱼往往利用田间小道分批将烟花运至崇明区内。道口的监管固然重要,境内的监管也必不可少。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三圈布防”战术——划定外圈、内圈、核心圈,有侧重地落实“防渗透、重打击、精排查”措施。外圈是指道口、水域和码头,由消防、交警等力量负责全力遏制水陆渗透,内圈是岛上的烟花爆竹销售网点、仓库和集贸市场,由派出所突击检查等执法行动,核心圈是隧桥出入口,交警等开展过滤式排查。
内圈的管控成了捕捉漏网之鱼的关键。1 月11 日,崇明公安局治安大队在前期排查时发现,陈家镇裕安村525 号民宅内存储有大量非法烟花爆竹,治安大队立即将信息告知崇明公安消防支队。当天,消防支队会同县特警大队、陈家镇

派出所等警种开展联合检查,在525 号民宅内当场查获非法烟花爆竹220 余箱。据悉,男子向当地居民租了这间屋子用来存放烟花爆竹,想候机会慢慢地销售,没想到却被警察一窝端,该男子也因此被处以行政拘留。
1 月下旬,当崇明警方在“家门口”查非法烟花爆竹时,江苏警方传来消息,在启东海隆乡有非法烟花爆竹,可能销往上海。1 月27 日,崇明县局联合江苏启东公安分局开展联合突击检查,在启东与崇明交界处的一民宅内查获70 箱无证烟花爆竹,据老板交待,他正和朋友们合计着如何把这些烟花爆竹运到崇明去销售,没想到却被警方快了一步。
从年头到年尾,这个“三圈布防”像是三道金箍,牢牢箍住了整个崇明区。就在刚刚过去的12 月8 日,崇明警方在城桥地区一举查获3 起非法储存、销售烟花爆竹案件。8 日13 时许,城桥派出所在位于城桥镇中津桥路某食品商店柜台内当场缴获无合格证的大红鹰划炮、特装大地红等各类烟花,经进一步核查,该店无烟花爆竹许可证,该商店因非法储存烟花爆竹被处罚款5000 元。随后,警方又先后在元六村某食品商店和湾南村某食品商店内缴获无合格证的烟花爆竹。
在崇明消防支队整理的一份《崇明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工作情况汇总》中,记下了那些管控经历——1 月19 日,前进农场云凤纸箱有限公司内被查获非法烟花爆竹28 箱;
1 月22 日,治安大队联合向化派出所在堡镇彷徨村查获12 箱非法烟花爆竹;
2 月4 日,绿化镇芳芳杂货商店内被查获非法烟花爆竹45 箱,1 人被带所训诫;
……
这只是其中的个别案例,在这份《汇总》中,年初的情况略显“热闹”,几乎每天都有好几起非法运输、销售或是储存烟花爆竹的案例发生。到了后半年,崇明区的非法烟花爆竹情况明显有了好转。前后一年,一个联防联控的安全管理和防范机制在岛上建立了起来,一个安全和谐的生态环境正在慢慢形成……这何尝不是“喜大普奔”的呢?

(本文图片由上海市崇明区公安消防支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