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文 消防协管员的英雄梦

钟韵瑶/ 文

在见到张少文前,得知他是一名消防协管员,听说过交通协管员,却鲜少了解消防协管员。与张少文见面是在他的办公室,周浦派出所消防工作室,聊天自然从他的岗位说起。
张少文说,从编制上说自己算是周浦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镇里为了做好派出所的消防工作,把他派到了所里,协助消防专职民警开展工作。在周浦派出所,除了1 名消防专职民警,还有2 名消防协管员,这算得上是周浦镇政府做好“全警消防”与众不同之处。

伸手不打笑脸人

周浦镇把张少文派到消防协管员的岗位上是有特别用意的,因为他以前当过消防兵。像他这样有过几年部队经历的人一般都把责任和纪律看得十分重要。张少文的脑子里一直绷着一根弦:千万要防住隐患!
当兵几年,谈及灭火,张少文俨然是个行家,可到了派出所,要做的是查隐患、防火灾的工作,这对张少文来说是个熟悉又新鲜的课题。张少文知道,为了应对在新岗位上可能出现的问题,他需要学习,需要做大量的工作,这样才能准确、规范地执法。他把以往的案卷翻出来一份份看,这里面既有执法记录,也有法条运用,还有老师傅处理各类事件的经验,这使他受益匪浅。
社区工作需要接触各种各样的事情,形形色色的人,有通情达理的,也有胡搅蛮缠的。我问他,如果遇到“有理说不通的”,该怎么办?张少文想了一想,笑着说,“好像还没有这样的情况,说不通就多说点,总能通的。”
有一次,张少文在一家足浴店检查时发现,店里的电线“乱七八糟”,拖线板接着拖线板,电线大都老旧,不少裸露在外,按照规定,张少文对足浴店开具了处罚单,对其进行了罚款。
这下老板可不乐意了,第二天一早,足浴店老板早早地在派出所门口候着张少文。
坐在张少文的办公桌前,足浴店老板喋喋不休地表示自己的不满。对方的唠叨并没有在张少文那里激起太多涟漪。
等他说得口干舌燥了,张少文和他说起了乱拉电器线路的危险性,“你看,拖线板连着拖线板容易超负荷,再说有不少位置电线裸露着,如果短路漏电很危险。因为这样而引起火灾事故的不再少数,例如……”
听张少文说了不少情况,也知道他并非危言耸听,老板渐渐地平息了怒气。看着时机差不多,张少文开始普及相关的法律规范。两人一来一往说了一个上午,耗干了唾沫,足浴店老板总算转换了想法,明白了处罚背后的道理。张少文说,“当对方情绪上来时,千万不能先说罚款的事情,先要把他的情绪压下来,得言明利弊,更不能一本正经板着脸,有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一招挺管用。”

家长里短社区事

张少文和人见面熟,讲话快人快语,所有的问答都直来直去。消防协管员管的是辖区里所有和消防有关的事,有时更像是一名居委会干部。今年7 月19 日,吴桥村655 号民宅发生火灾,张少文接到电话时已经是晚上近7 点,赶到现场一看,过火的民宅乌漆墨黑。房东唐某站在一边眉头紧皱不停地叹息,房客们有的唉声叹气,有的不停地抹着泪。655 号的房屋所有人唐某将两间彩钢板房和三间附设出租给了5 户人家,租户肇某做饭时不小心切到手指,肇某顾不上灶上正煮着东西,慌忙地赶去了医院,时间一长,灶上的火烧干了锅子,最后烧着了整个房屋,连带着烧毁了邻居家。
在这之后,关于火灾的赔偿问题,房东、房客开始了一个月的“谈判”。房客们觉得委屈,住得好好的房子突然被烧得一干二净,另找住处、购置生活用品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这些损失不找房东找谁?房东也觉得冤枉,原本靠房租增收,突如其来的一把火,赚的还不够赔偿的,自己又该找谁赔偿?为此,一群人在居委会的办公室里争辩开了,痛哭的、骂娘的、拍桌子的,什么都有,看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自也都遭到了损失,可每个人都有免不了的责任,消防支队、周浦派出所、居委会只能一边安抚,一边解释。张少文代表派出所,分别和房东房客谈,说明他们各自理应承担的监督责任。
忙了一个月,各方终于就赔偿达成了一致。
张少文长得胖胖的,一张圆脸笑起来更显憨厚,不少事情都被他和颜悦色地解决了。做消防的,除了查隐患、做宣传都是本职工作。自从周浦成为“小黄浦”后,辖区的事情越来越多。周浦镇辖区内有40 家重点单位、133 家人员密集场所,1527 家三小单位,还有2000 多家无证场所。大大小小的单位张少文都打过照面,2015 年,周浦派出所共处理了消防案件36 件,7 人被处以行政拘留。
正当我听着张少文说起那些故事时,一位老伯前来办理地址变更手续。我纳闷,消防工作室怎么还和这个有关。张少文说,自己还兼着“编门牌号”的事,所有镇上新建小区的路牌号码都得经过他的排序。这活说来简单,却并不好做,调研、排序、编码,一系列流程下来,需要不少时间和精力,如果出现差错,带来的损失可能便是百万、千万,甚至过亿。
面对家长里短的社区工作,张少文乐观豁达:“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要是一直板着脸,那还不把人愁死,事情再多也得一件件做完,事情再难也有解决的办法。”

总归还是要做消防

张少文生于1987 年,那个年代的男孩多少都有点英雄情结。张少文是看着“金庸”长大的,看多了叱咤江湖的英雄人物,他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有一番作为。于是,张少文选择当兵来实现自己的英雄梦。
他当的是消防兵,扛的是水带,虽然事实与预想略有差距,但五湖四海的朋友相聚一起,在火场上与火魔一决高下的感觉,在危难中拯救生命的经历,让张少文充满了侠士闯江湖的豪气。

查隐患、做宣传,但凡辖区里和消防有关的事,都属于张少文的职责范围。
查隐患、做宣传,但凡辖区里和消防有关的事,都属于张少文的职责范围。

在部队,2010 年上海世博会期间的那场救援让他记忆犹新。2010 年5 月9 日11 点左右,浦东北路上海炼油厂发生火灾,高桥石化炼油事业部一个5000 立方米的轻质油罐起火。50 辆消防车,400 多名消防员相继赶赴现场扑救,张少文所在的宝山支队吴淞中队是第一应援中队。当时燃烧的大桶里有3 米多深的油,消防人员用泡沫不断浇灌大桶,但由于火势过于猛烈,泡沫根本盖不住,因此只能让其燃烧至1 米多深时,再用泡沫进行灭火。大火持续了3 个小时后,下午3点左右,得到了控制,但两小时后,起火部位又发生复燃,消防员们一直到晚上10 点才终于结束战斗。13 个小时的强攻,战士们站在齐脖的污水里,面对的是浓烟烈焰,他们有的皮肤严重发白溃烂,有的体力透支,站不起身,走不动路,有的被浓烟和毒气呛得泪流满面,可他们何曾退却了一步!这一仗打得十分艰辛,但胜利后的自豪和喜悦是难以言表的。多年后,张少文始终记得那种胜利之后的酣畅淋漓。
张少文太喜欢自己的职业了,可是2010 年,由于家庭原因,张少文不得不离开部队。但凡当过消防兵的,对消防总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情结。退伍后,正值周浦镇政府对社会招聘工作人员,张少文便成了其中一员。当时,另有一家大型企业看中了他的履历,而且开出的薪水是镇里的3 倍之多。张少文被朋友说傻,经济社会,利益为重,再者,政府工作条条框框多,少了些自由,张少文回答一句,“总归还是要做消防。”好在,家里人倒也支持他的决定。就这样,张少文开始了他的派出所消防协管员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着自己的消防职业。有投入才有热情,这份工作张少文做得十分出色,在刚刚过去的“119”消防日活动,他被评为了“2016年度优秀社区消防宣传大使”。
转眼间,张少文做消防协管员已经有5 年了,周浦镇从以往的城乡接合部,渐渐成为了繁华的都市街区。环境的改变带来了消防环境的改善,焚烧秸秆的现象没有了,老式住宅楼的消防设施也得到了完善,更重要的是居民的消防意识有了提升。当小区居民在经过张少文的培训后,学会如何使用灭火器、防火毯等消防设施,他们的一声“小张老师,谢谢”,让张少文觉得很有成就感、光荣感。“他们都是些爷爷奶奶辈的啊,得到他们认同,也就值了。”这让我想起了张少文说的那句话,人活着,不只为经济,还要为价值。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