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邻里安全的“小巷总理”

居委会是社会管理的最末端,就像毛 细血管一样,把养分输送到城市的每 一个角落,把党和政府的关爱输送到 每家每户。庞展红(右二)做的看似 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却事关居 民们的生命安全。
居委会是社会管理的最末端,就像毛细血管一样,把养分输送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把党和政府的关爱输送到每家每户。庞展红(右二)做的看似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却事关居民们的生命安全。
东方慕蓉/ 文

“火,不像别样的什么事,烧起来可真的是六亲不认,所以得把它防好,宁可谋划在前头,吃苦在前头,也不要伤心在后头,后悔在后头。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同很多居委书记一样,做了本来应该做的事情,这么高的荣誉让我老难为情的。”
庞展红快人快语,精干利落,典型的“小巷总理”风格。见我说普通话,尽管我一再说沪语我完全听得懂,但她还是改口坚持说普通话,为他人着想的习惯和意识可见一斑。
尽管采访不断被打断,咨询的,联系的,协调的,还有排在后面等着她接待的,但丝毫没有让人感到不顺畅不连贯,相反,给人一个印象,这才是一个居委会应该有的节奏和风格,一地鸡毛,地气十足,也人情味十足。
庞展红,53 岁,中共党员,黄浦区瑞金二路街道茂名居委党支部书记兼主任,首批上海“优秀社区消防宣传大使”。

小小定时器能派大用场

由繁华的淮海中路向南转进茂名南路,走过遮天蔽日的梧桐树,走过风情万种的手工旗袍店,等看到上海的著名文化地标上海文化广场时,茂名居委就到了。
“我们居委有2356户人家,户籍人口大约6880人,实有人口大约5430人。”庞展红介绍说。
什么,上海居然有户籍人口比实有人口多的地方?我心想。可能看出我不解的样子,庞展红接着解释说,“很多人家都在别处买了房子,户口还挂在这里,老房子借给外国人或者外地人住,所以造成了这种情况,还有一种情况,是孩子都搬去住新房子了,这里的老房子留给老人住,我们居委独居老人特别多,最新统计下来,有超过130 位。对这些老人,我们居委干部、社工和志愿者都得格外操心。”
人老了,最容易忘事,煤气灶上,壶里烧着水、锅子上炖着鸡啊鸭啊的,人去了另外一间看电视,或者到楼下散步、买菜,结果水快烧干了,锅底也要烧穿了。有位年逾八旬的老伯就是这样,半年里已经发生三次了,一次是炖鸽子,一次是炖老鸭汤,还有一次是蒸蛋,邻居已经闻到味道不对了,千敲门万敲门就是没人开,打了119,只好破门进去,鸽子啊老鸭啊全都成了一团黑炭,锅底已经红了,再晚上几分钟,厨房的吊顶都是易燃物,烧起来,那可不是一户两户的事情。
老伯挺倔,还不觉得有啥可怕的。庞展红急了,她在网上找了几个类似的火灾,打印出来准备上门拿给老伯看,让他一定要了解到问题的严重性,但转眼一想,这好像还不够,她又在心里拟了几句话,一句是“出门三件事,灶头上火开着吗?电暖气、电热毯、空调关了吗?钥匙带了吗?”一句是“人离开家千万不要忘掉关煤气”,电脑里敲出来打印出来裁切好,门的时候还不忘带上透明胶,前面一句贴在老伯家的大门后面,后面一句贴在脱排油烟机上。
看着居委书记指着人家的火灾给自己讲,看着她带着社工在家里忙来忙去,老伯像看到自家的孩子一样慈祥和充满依赖感,他不住地点头称是。从此以后,老伯家再也没发生过这种事情。
尽管如此,想到社区里的130 多位独居老人,庞展红的眉头还是舒展不开。
她知道自己得想点办法。灶头上火开着,叮嘱老人一直等在厨房,那不现实。
让老人告诉自己要记牢,人老了,明显做不到。一次逛宜家时,看到宜家卖的计时器,庞展红有了主意。她和居委几位同志一商量,网上找,打电话,终于联系到一个厂家,订了一些计时器,挨家挨户上门发给独居老人。
计时器买来了,外形多样,有番茄,有苹果,还有小狗小猪什么,花花绿绿一大堆,都超级可爱。按说直接发下去就可以了,但庞展红不,她先和居委的同志一道研究怎么使用,比如铃声大小怎么调?蒸馒头应该放什么位置?炖汤应该放什么位置?电池装在哪里?没电了以后怎么替换?等等。
到了老人家里,她和社工手把手给老人教怎么用,什么情况应该拧到什么地方,走的时候,她还一再叮嘱老人定时器一定要用起来。
就这么一个价格不到10 块钱的定时器,解决了独居老人爱忘事的大问题。
老人安全了,庞展红也就放心了。

让政府的实事工程变成暖心工程

居委会是社会管理的最末端,就像毛细血管一样,把养分输送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把党和政府的关爱输送到每家每户。
茂名地区,乍一看,都是上只角的地方,梧桐洋房,名人故居。“我们其实是‘三个一’,像茂名坊、陕南村这种小区占三分之一,外国人和白领住得多,消防条件也好,像瑞金二路40 弄、48 弄,是新式里弄,有煤气有卫生,但都是合用的,这也占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是旧式里弄,比如说瑞金二路70 弄,复兴中路616 弄,条件最差。后面两个三分之一,是我们消防宣传的重点。”庞展红说起话来,提纲挈领,三言两语要点就出来了,条子清爽得勿得了。
是重点,就得重点做。庞展红记得前几年,政府有个实事工程,给新里旧里的公共部位装烟雾报警器和简易喷淋装置,配备灭火器、灭火毯、逃生绳和缓降器。尤其是旧式里弄,去过这种房子的人都有感受,这种房子大都建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结构简陋,耐火等级低,楼内的楼板、楼梯等部位大多采用木质可燃材料,楼内的木材经过八九十年近百年的自然干燥,成为危险的助燃剂,也经受不住高温的考验,极易引发火灾。还有,这类住宅在设计的时候,电气线路荷载很小,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居民家里的电器越来越多,所以用电超负荷现象十分严重。有些居民图方便,为了不跳闸,用铜丝代替保险丝,经常引起电线过载发热,容易酿成火灾。还有一个就是疏散楼梯不足,通道狭窄堵塞,这些住宅里大多只有一部木质楼梯,火灾发生时,可能会因为唯一的木楼梯被大火烧断,无路可逃,导致严重的人员伤亡。更甚的是,还有人为地堵塞通道。
由于居住间狭小,空间的逼仄,居民都寸土必争。不少老式居民楼内的居民在过道、楼梯口堆放了大量旧木橱、废纸箱等可燃物品,走个人都困难,万一有火灾,都是易燃物,跑都跑不出,所以装烟雾报警器和喷淋装置的必要性非常强。

茂名居委会成立了专门的消 防宣传工作领导小组,不定 时地将消防宣传知识、火灾 案例以宣传资料、黑板报的 形式告知给居民。
茂名居委会成立了专门的消防宣传工作领导小组,不定时地将消防宣传知识、火灾案例以宣传资料、黑板报的形式告知给居民。

装可以,装哪里?这个地方排线?不行,我家刚刚装修好,线都排的是暗线,这根线,排这里,把装修都破坏掉了。这个地方要挪一下?不行,我家柜子祖祖辈辈都放这里,没有挪的道理。这些垃圾要清理掉?谁说这些是垃圾?这些盒子都有用的,瓶子也是,旧轮胎也是,塑料袋也是……你能想到的、你想不到的各种阻力纷至沓来。
怎么办?庞展红不是一个轻易低头的人,施工前先做好告知工作,告诉住户哪天要施工,凡是自己认为要用的东西,都搬进家里,凡是留在楼梯过道走廊的,都被认为是不要的,到时候都会被清理掉。碰到家里面积实在是太小的,具体问题具体解决,实在要放在外面的,首先得是不易燃的,比如金属质地的碗橱和鞋柜,其次是体积要小,要窄,要扁,不能影响通行,不能把公共部位占得只能侧身走路。接下来,就是做思想
工作。美观和安全,哪个更重要?火一烧,什么都没了,美观有何用?
道理讲通之后,庞展红不忘和施工部门交涉,线排得尽可能美观,施工的时候尽可能挑选白天居民上班的时间,灰尘和垃圾要及时清理,等等。她说,自己这个做居委书记、主任的,就是要寻求一种平衡,一种安全和居民满意之间的那个平衡点。
平衡点找到了,就会双赢。找不到,只能说明自己没腔调,这个“小巷总理”还没做好。
终于,实事工程落地了,庞展红满心欢喜地看着楼道里崭新的喷淋装置,比自己家装了还高兴,她忙不迭地向居民介绍这种装置的好处:“大家住的老房子都是木结构,万一不幸烧起来,有喷淋保护,至少楼梯不会被烧断,大家能跑得出去。
还有,水一喷,烟雾就会少一点,像各位老伯伯老妈妈腿脚不灵便,逃生起来也方便一点。”
楼道和走廊堆物这事,极容易反弹,今天检查拿进去了,明天不检查了又拿出来了。庞展红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她加大检查的频次,一年来个七八次,平均一个半月一次,让你觉得搬来搬去太吃力。
还有,她联系了几个就近收垃圾的人,请他们定期去喜欢收集纸箱塑料瓶的人家,把他们积攒的东西收掉,这样就尽量地减少了易燃物的堆放。很多居民体会到庞展红的苦心,不再堆放,细若羊肠般的通道也变得不再阻塞。
窥一斑知全豹,正因为有很多像庞展红这样一线的居委干部和社会工作者组成的毛细血管网,政府的实事工程才能真的落实下去,变成暖心工程,我们这座城市也才得以健康运行。

消防演练就是送给居民区的“安全大礼包”

消防演练,看上去是个套路,大家都在做,但是要做到见实效,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先说一件事,一户人家的阁楼上电器、电线、塑料之类的易燃物一样也没有,但就是莫名其妙烧起来了,火倒也不大,没有物损,更没有伤亡,但是出水了,这也是茂名居委辖区四五年以来唯一的一次出水火警。
消防专业技术人员检查之后说,地板是木头的,墙壁也贴着木板,一定的温度和湿度下,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可能会产生易燃性气体,这种气体积得多了,过了临界点,就会自燃。消防龙头出水灭火,殃及了六户人家,六户人家床单被子都湿漉漉的,电器也都进水了,当下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庞展红马上出面,首先是帮他们找临时住的地方,再是买被子送给他们,出事的时候刚好马上要过国庆节了,她又帮每户人家申请了帮困金,钱虽不多,居民都挺感激的,觉得你这个庞书记心里有大家。这样的事情一多,庞书记和居委便走进了大家心里,她的话和居委的倡议便有了号召力。
大家前面已经知道,茂名居委的房屋类型有三个“三分之一”,既然房屋结构、小区情况不同,防火灭火的方法也肯定是不同的,消防演练,肯定得因地制宜。
为了做好这项工作,茂名居委还专门成立了消防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小组由居委书记、社区民警、治保调解主任、综治社工、业委会、居民小组长和物业公司组成。小组成员不是白白把名字写上去就好了的,谁做什么,每个部门每个人的任务都要落实下去,而且要做到每个季度进行一次消防演练,三类地区轮流来,每个小区确保至少两年轮到一次,还要做到“一演习一方案”。每次演练前,庞展红先召集消防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开个“预备会”,把要做的事情推演一遍,确保零失误,确保见实效。
陕南村和茂名坊相对简单,演练的时候,告诉大家,发生火灾时,千万不要往楼上或顶层跑,火焰是往上冲的,且顶层楼道可能被锁死无法上去。不能乘电梯,要走消防通道,也就是楼梯,要尽量压低身体,要用湿毛巾捂住口鼻部。
如果遇到向下的楼梯被火封死,则往上几层寻找安全地方,并关闭防火门,找到一间靠外窗房间,用浸湿的被子或者毛毯挡住门塞住该房间的门缝,防止烟气进屋,同时打开窗户向外挥手呼救,等待救援。演练的过程中,居委会请来社区民警向小区居民们讲解干粉灭火器的用法,很快,大家都学会了,一看火、二拔塞、三提管、四压阀,还有灭火毯什么情况下用、怎么使用。区里给有高层的小区,两三个门洞配一个专用消防箱,里面有和楼层高度相对应长度的消防水带。茂名居委跨前一步,在地下室的自来水主管道上配了增压泵,还对居委干部和志愿者进行使用方法培训,确保一旦发生火灾,即使专业的消防队员尚未到场,器材拉出来就能使用,也有人会用。
相比较而言,新里和旧里的情况就显得复杂多了。先做准备工作,能找的资料找到后,该印成宣传资料的印,该出成黑板报的出,特别是发生在本居委的几起烧焦事件,不点名地公布给居民,让身边的案例教育身边的人。然后提前发通知,让在家的居民尽可能都参加。到了正式演练时,有专人给大家讲解,有的内容和在茂名坊和陕南村类似,有的内容则一定要加进去。有一次他们请来的消防专业人员,还现场演示了简易喷淋装置的工作原理,让参加的居民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
庞展红是个有心人,不管是消防演练时,还是平时下居民区,她都会带些我们前面所说的那种有各种可爱造型的定时器,遇到需要的人家,送上一个,并讲解用法。同时她还特意看看灭火器的有效期,叮嘱居民到什么什么时间,一定要拿了旧的灭火器来居委换新的,还有灭火毯,有的居民说找不到的,她就在公共部位钉个钉子,再挂上一个两个。她说,防火工作,做就要做到万无一失,否则将一失万无。
离开的时候,庞展红还特地带着我们去看了设在居民区的几处消防设施。一人多高的消防设备箱,她一双纤细的手腕一下子就拉开了,要用的时候怎么用,她一步一步比划我们看,熟悉得不要不要的,全然不顾头顶的烈日骄阳。
庞展红觉得,当选首批上海“优秀社区消防宣传大使”是荣誉,更是鞭策和激励,鞭策她事事处处都不得有误,激励她更尽责地做好消防宣传工作,让安全陪伴每一户人家、每一位居民。
祝福茂名居委,也祝福我们这座城市。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