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历练精兵

周欣然/ 文 新华社/ 图

“夏练三伏”是消防部队每年必经的功课。越是在夏季高温时,越是要苦练技能,锤炼消防官兵们的意志品质,增强官兵的军事素质。
今年6 月8 日,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印发了《2016 年执勤岗位练兵活动方案》,要求各单位依照方案,结合实际,认真组织实施。与此同时,上海消防官兵们还参加了在上海举办的旨在提高城市灾害事故救灾能力的东盟地区论坛城市应急救援演练,为保障城市安全发光发热。本刊特派记者探营上海消防部队,与基层消防官兵近距离接触,一同感受热火朝天的夏季大练兵“温度”。

烈日下的挥汗如雨

7 月12 日的杨浦,最高气温达到34 摄氏度。16 时左右,结束了政治课的战士们开始了技能训练——攀登九米拉梯操和十五米金属拉梯应用训练。九米拉梯操训练中,只见三名战士一个在前,两名战士并排在后,在距离消防训练塔大约10 米的位置瞬间起跑并扛起梯子,在跑到训练塔跟前后又迅速将梯子直立,左后方的那名战士则开始拉动梯子上的绳子,九米长的梯子得以完全展开并顺势靠在训练塔的三层窗口,之前拉绳子的那名战士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攀上竹梯跃入训练塔第三层窗口——整个过程不过13 秒。
长达十五米的金属拉梯则要更加沉重,需要四个人操作。
所不同的是,梯子在开始前是平放在训练塔跟前的,随着一声令下,四名战士大喊一声一齐发力将沉重的金属拉梯猛地拉起并直立,之前面对训练塔的一名战士又迅速跳到训练塔和梯子之间使劲拉动梯绳,梯子展开靠在训练塔旁,一名面对训练塔的战士便快速登上金属梯并跃入四层窗口——18 秒。
杨维雯是杨浦消防中队的指导员,他介绍说,因为夏季练兵结束后会有总队练兵竞赛,所以训练在保证技术动作安全标准的前提下,更讲究操练的速度,而且夏季除了练兵之外还有会操,军人视荣誉为生命,力争在会操中取得好成绩。
虽然力求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整套动作,但不意味着技术动作失去规范。杨维雯说,这些操作早已被划定为一个个规程,诸如梯子的摆放位置、距离终点线和起点线的距离、怎么样抬梯子、怎么样走路等等都被严格细化,不断的训练就是要追求每一个动作的规范化和最快。
拉梯操练在17 时左右结束,接下来是3 公里跑。体能和技能是消防员在灭火救援过程中两个必不可少的部分。通过控制跑步强度可以很好地提升官兵体能水平。跑步路线是杨树浦路—齐齐哈尔路—丹阳路—兰州路的一个长达1 公里的大圈,队员们要顶着烈日和高温跑上三圈。记者经过允许有幸加入跑步的队伍,但跑完一圈就已经汗如雨下、筋疲力尽,无法继续坚持,只能目送官兵们远去的背影。而在跑完3 公里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情况下,队员们就开始了小组调节训练,丝毫看不出刚才的3 公里跑对他们有什么影响。
由于夏季气温高,训练强度大,一天下来战士们的衣服上上下下都会湿透,并且可能会湿了干、干了湿来回好几遍。
还有许多战士因为操练扛梯子,肩膀上的皮肉都被磨破。但练兵是军人骨子里的东西,杨维雯说,尽管很苦很累,大练兵对于战士们士气的鼓舞和提高是非常有效的,也最能令官兵们体会到当兵的快乐。的确如此,记者在晚上看到,即使没有施训者,在篮球场上,在健身房里,在单双杠旁,到处都可以看到自发训练的官兵。训练对他们来说是已经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

特勤副班长的练兵故事

王小松是杨浦中队特勤班副班长,中队业务骨干,2013年开始年年参加总队的练兵比武,拿过小组项目总队第二名的好成绩。今年已经是入伍第四年的他只有21 岁,21 岁的同龄人在社会上还是很年轻的,他却已经是一名老兵了。
他介绍说,新兵刚进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素质比较突出,再加上自己训练的时候不怕苦,不怕累,成绩比较突出。进部队的第一年,他参加了总队的练兵技能竞赛。经过两个月的刻苦训练之后,王小松参加了总队的九米梯吊升水枪操项目,并拿到了总队第二名的成绩。这样的成绩让王小松觉得很骄傲,也为他的军旅生涯开了一个好头。这一年,他被评为总队优秀士兵。
大练兵带给他的,不仅是体能和技能的提升,参加总队的练兵比武,也令他开了眼界,让他可以从别人那里“取经”。
在训练新兵的过程中,他处处发挥榜样的作用。有些新兵因为初到部队,无法适应艰苦的训练,产生了厌训练、怕训练的心理。作为副班长和大哥哥的他,会耐心地开导他们,跟他们谈心,并且细致地教他们每个技术动作的要领。他说,在训练新兵的过程中他会把不怕苦不怕痛、争强好胜有血性的观念灌输给他们。即便在训练过程中自己受伤流血,他也还会参加训练给新兵看,哪怕动作做不成,但要让他们看到自己不服输的劲头。
不仅仅是王小松,杨浦中队提出的“商讨制”,让老兵们在练兵过程发挥了重要作用。杨维雯给记者举了一个水枪吊升的例子,当时为了能够最快最好地完成动作,大家坐在一起反复讨论,现在训练时,队员们会在水枪下吊大约是水枪三到四倍的重物,这样在实际的灭火救援过程中水枪吊升就会快很多。
还有转移物资控火操项目,第一个动作背空气呼吸器就有很多种操法,大家在一起讨论,最后找到了一种最快的方法——像背书包一样侧身甩上来,这要比拿着空气呼吸器从背后穿起来快很多。本来可能要1.5 秒到1.7 秒才能背起空呼,采用了新方法后可以将时间缩短至1.1 秒到1.2 秒。
当然,高温练兵也不能蛮干。王小松说,如果当日气温超过35 摄氏度,那么训练时间就会适当缩短,而且每天下午中队食堂会为大家准备点心。另一方面,每个班,每个战斗车辆,都会配备防暑降温器材,以防止战士在训练过程中发生突发情况。
那么,大练兵对于实际的火场灭火工作能起到什么作用呢?王小松说,一方面,大练兵的很多项目都是贴近实战的,对技能和器材的熟练和熟悉能够让灭火工作更加顺畅地开展。
另一方面,大练兵所锻炼的体能也是火场扑救中必不可少的。

东盟演练让消防更智慧

7 月12 日,东盟城市论坛 应急救援演练在上海金山 区举行化工装置灭火演练。 图为防化人员在“火灾” 现场检测气体。
7 月12 日,东盟城市论坛 应急救援演练在上海金山 区举行化工装置灭火演练。 图为防化人员在“火灾” 现场检测气体。

杨浦消防中队的夏季大练兵只是全上海夏季消防大练兵的一个缩影。几乎与此同时, 东盟地区论坛首次城市应急救援主题研讨班于7 月11 日在沪开幕,翌日举行了东盟城市论坛应急救援演练。本次研讨班围绕高层建筑火灾扑救、地下建筑及地铁火灾扑救、危化品火灾事故处置、建筑物人员搜救、水域救援等关乎城市安全的应急救援科目,开展专题学术交流、技术培训、实地考察和联合演练。
7 月12 日,研讨班化工装置灭火救援联合演练在金山举行。演练模拟装置法兰损坏导致易燃有毒物料泄漏扩散,醇化缓冲罐超压,装置反应平衡系统破坏,引发多次爆炸,造成装置立体燃烧的突发状况。公安、消防、医疗、安监、水务、环保、气象等多部门应急力量联合展开救援行动。45 辆救援车,3 台消防机器人,2 架灭火救援直升机,2 架无人侦察机,共300 余人参与了演练。
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司令部副参谋长朱志祥说:“我们的高喷车,我们的车载炮,我们的消防机器人,我们的移动炮,这些力量加起来我们今天演练的现场流量达到了每秒1200升。所以我们集中优势兵力,集中于先进的器材装备,来加强化工火灾的扑救。”
在现场观摩的东盟各成员国代表对本次化工装置灭火救援联合演练表示了肯定。参观演练的马来西亚国家灾害管理局副局长穆罕默德·尤索夫说:“我们觉得演练包括研讨班内容我们都受益良多。这次演习真的是非常的出色,可以说在同等级别当中算非常高、非常优秀的水平。”
14 日,研讨班最后一场高层综合演练在上海消防总队培训基地举行。演练模拟一栋16 层的建筑物中位于6 楼的影剧院发生火灾,多人被困。公安、消防等多个部门联动,成功解救被困人员并扑灭了火灾。演练投入车辆39 台,出动直升机1 架,官兵210 余人。由马方人员组成的战斗小组,先后执行了破拆、搜救等任务,并出水枪灭火,和中方人员合作完成了本次演练。
不论是官兵们正在进行的夏季消防执勤岗位大练兵,还是刚过去不久的东盟城市应急救援演练,都可以看到上海消防官兵们为维护城市安全与人民利益所做出的不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