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严禁放令” 到城市安全常态长效管理

我们已经连续两期对上海的烟花爆竹管理工作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从宣传到实践,在过去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号称史上“最严禁放令”真正从纸上的条文,落实到了全体市民的行动中,元旦,除夕,初一,初四初五以至元宵,外环内实现“零燃放”的预期目标完成了!措施、成效,我们也都一一记录和报道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接下去又该如何?我们知道,《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规定的“在外环线以内一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时间并不限于过年的这几个节假日。我们或许可以在短时间内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和其他行政资源管好这期间的烟花爆竹燃放安全,但是否能持之以恒并形成可复制的经验,将之运用到城市安全常态长效管理的各个方面去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城市安全是民众的最基本需求,同时也是“法治中国”的必然要求。
烟花爆竹管控首先体现的是绝大多数市民的意愿,并通过人大形成法规。《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修订,早在数年前就开始启动,其间广泛组织了民意调查和市民讨论,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因而拥有厚实的民意基础。大家都知道,烟花爆竹的燃放会增加大气污染,还会因燃放不慎而导致火灾,威胁到人身和财产安全,是城市安全的一大隐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民众对于城市安全的要求也在不断攀升。通过立法的形式,加强城市安全管控,无疑是使民众安全需求得到保障的最佳途径。城市安全关乎每个人,每一项公共安全政策的出台,都应该保障民众的知情权,并且经过充分讨论和酝酿,进而提升到法规层面。不然,就会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和不满,比如把街区制小区的建设片面理解为“拆围墙”,甚至把中央意见与《物权法》对立起来。与其事后解释补救,不如事前就做足功课。上海的烟花管控就是预判在前,充分酝酿,宣传到位,人人知情,这是城市安全管控的基础。由此让人联想到,前不久上海一直在进行的城市消防安全高风险点专项调研工作,是否也能将其中发现的高风险点,通过立法环节在法治框架内予以消除呢?
其次,政府的依法行政和民众的志愿行动相结合,使得烟花管控事半功倍。一方面,上海的党团员、公务人员、社区工作者和退休人员,以及社会组织、私营业主、宗教人士纷纷加入禁燃志愿者行列,志愿者的人数远超行政执法人数。另一方面,广大市民通过各种热线平台,及时举报违反“禁令”的行为,为政府部门依法行政提供了最大支撑,成为执法部门的力量源泉。城市安全事关城市中居住的每一个人,若是人人都莫管他人瓦上霜,就会产生邻避效应,最近发生的西安某小区女业主因困于停电电梯一个多月以致饿死的悲剧,则正是这种效应的极端事例。所以,只有大家拿出主人翁精神来行动和落实,才能将安全系数不断提升,才能创造出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到,“我们所有工作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人民群众,改革的成效应该体现在人民群众不断增强的获得感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的烟花管控最终成果是由全体市民共同分享的。当市民能安安静静在除夕夜睡个囫囵觉,能从耳朵里清清楚楚听到春晚主持人的每一句祝福,能一大早起来呼吸到PM2.5 数值更低更为清新的空气时,我们也在憧憬一个可以夜不闭户的城市,当然前提一定不是“家无长物”,而是通过法治建成的“路不拾遗”的安全城市!
唐鋆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