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我的救命恩人

2015 年11 月23 日,各大媒体、网络都报道了一则“27 年后回国致谢消防员叔叔”的消息,引发了公众的广泛好评。一位名叫孙冰晶的女孩,27 年后辗转找到当年从大火中把她救下来的消防员,亲口向这位救命恩人致谢。文中写到的消防员叫陆玉明,当时年仅25 岁,是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黄浦支队北京中队代理中队长。27 年后的今天,陆玉明已转业成了虹口公安分局凉城新村派出所的一名专管消防的民警。为了真实还原当年火场救援的感人场景,深入了解陆玉明,本刊近日专访陆玉明,请他讲述27 年前火场救援的情形——

米 茄/ 文

1988 年的这次火灾救援是陆玉明担任消防指挥员后的首次重要救援,陆玉明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1988 年11 月13 日晚上7 点30 分左右,陆玉明正在寝室休息,突然接到报警,称黄浦区河南中路位于亨得利钟表店后的一幢居民楼突发火灾。陆玉明当时是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黄浦支队北京中队代理中队长。接警后,陆玉明带领消防战士驾驶两辆消防车火速开往火灾地点。
无标题不到5 分钟,陆玉明率领消防员到达了火灾现场,迅速查明起火原因是三楼一户人家做丧事烧纸钱引发大火。那是一幢老式四层楼砖木结构楼房,楼梯是木头做的。那时正是秋燥风急的深秋季节,西北风刮得紧,火势借着风势,以疯狂的速度迅速蔓延,火光冲天。消防员到达现场时,木梯已着火,楼梯口浓烟滚滚,封住了逃生通道。楼上的20 多个居民被困在三楼的一个平台上,焦急地等待着救援,哭喊声、呼救声叫声震天,其中就有3 个月大的孙冰晶和她的妈妈。
在陆玉明的指挥下,救援工作迅速开展起来。几支消防水龙向着烈火同时喷射,肆虐的火魔暂时得到了遏制。由于是老式里弄,消防云梯车根本开不进去,只能利用六米拉梯和挂钩梯上楼救人。一部金属挂钩梯挂上了三楼平台,消防员开始组织救人。梯子很窄,悬在空中摇摇晃晃。在消防员的组织引导下,居民们开始抖抖豁豁沿着梯子往下爬。一个居民得救了,两个居民得救了,得救的居民越来越多,一些死里逃生的居民惊魂未定蹲在地上痛哭。
孙冰晶的妈妈当时生下小冰晶才三个月,身体尚未完全康复,根本没有能力抱着婴儿沿着梯子爮下来,急得她在平台上直哭。
无标题陆玉明见状,迅速爬上平台,一边招呼孙冰晶的妈妈跟着他往下爬,一边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抓着挂钩梯往下爬。三个月大的小婴儿全然不知道自己身处险境,瞪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消防员叔叔。
刚刚爬了十几级,还在三层楼高的位置,意外发生了,一截电线被大火烧断,让风一刮,搭上了陆玉明正在爬着的金属挂钩梯上。云梯瞬间导电,强大的电磁场分分秒秒可以夺人性命。电击之下,陆玉明本能地松开了抓在云梯上的右手,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坠。在自由落体的瞬间,陆玉明下意识地用左手抱紧了在自己怀里的小婴儿,右手直接撑地翻身背部着地,用胸膛和左手臂弯为女婴撑起一个“安全空间”。“砰”,坠落时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重重地反击在陆玉明右侧的身体上,他
听到了身体内部骨头碎裂的声音,疼痛袭来,陆玉明就此人事不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玉明感到浑身冰冷,冻醒了,再一看,原来自己躺在了手术台上。尽管意识朦胧,但陆玉明心里还记挂着那个小婴儿。守护在一旁的战友看到陆玉明嗫嚅着双唇,想要说话,赶紧凑到他耳旁。陆玉明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孩子,孩子怎么样了?”战友贴着他耳朵说:“孩子没事,受了点轻伤,也在这个医院里救治,现在已经没事了。”陆玉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再次陷入了昏迷。
无标题据陆玉明的战友回忆,由于当时在场救援的战士各自在忙着救人,陆玉明从导电的金属挂钩梯上摔下来时并没有人看到,直到大火全部扑灭,所有被困群众全部脱险,战士们收拾现场时,诧异指挥员代理中队长陆玉明怎么不见了踪影?仔细一搜寻,才发现陆玉明昏迷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左手兀自紧紧地抱着小婴儿孙冰晶。
陆玉明再次苏醒时,睁眼看到了未婚妻红肿的眼睛。经过仁济医院的全力救治和未婚妻的悉力照料,陆玉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捡回了一条命,但是造成了右手骨折,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
一个月后,有关这场火灾救援的表彰大会隆重召开,消防局领导高度肯定了消防中队的此次救援行动,赞扬他们救援及时,措施得当,成功阻止了火势的进一步蔓延。要知道,这场大火离南京路亨得利钟表店仅几百米之遥,此处商店林立,居民楼密集,万一救援不及时,后果不堪设想。中队受到了集体嘉奖,其他几位参与救火的战士受到荣立三等功和嘉奖的奖励,陆玉明因为其英勇果敢、指挥得当荣立个人二等功。
陆玉明成了英雄,当时多家报纸报道陆玉明的英雄事迹。
这是陆玉明一生的荣光,是他身为消防战士的巅峰体验,但是这次救援造成的受伤也让陆玉明从此告别了救火第一线,这也成了陆玉明一辈子的遗憾。当时他25 岁,正处于消防员体力充沛、经验丰富的黄金年龄,如果不是因为受伤,他还会是一个优秀的一线指挥员,还会是一名优秀的战斗员,还能扑灭很多很多火灾,还能救下很多很多生命,还能抢救很多很多财产。
很多年后,陆玉明还会自豪地想起,自己当年曾经是一号战斗员。没有当过消防兵的人大概不会明白,一号战斗员对一个消防员意味着什么样的荣誉感。那是无数次艰苦的训练换来的,那是无数次领悟换来的。能够成为一号战斗员,说明这名战士有坚强的体魄,有顽强的意志力,还有灵活的头脑能够在复杂的救援环境中挑起大梁,做第一个举起水龙的消防战士。
能够成为一号战斗员,一定集中了勇敢、刻苦、坚毅、聪明等诸多优点,一定是最优秀的战士。
最优秀的战士,不得不离开了他的战场,那种遗憾,很多年后一直挥之不去。
荣光,渐渐淡去;遗憾,也渐渐淡去。27 年的时光,足以湮没生命中任何的光辉瞬间,也足以湮没任何的心有不甘,如果不是因为此次孙冰晶从国外回来找寻自己的救命恩人,大概没有多少人还会记得陆玉明当年的英雄事迹。
但是,孙冰晶一家一直还记得,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当年,孙冰晶的妈妈跟随着陆玉明沿着金属梯往下爬的时候,也受到了电击摔了下来,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才苏醒过来。
当时,家人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怎样把孙冰晶的妈妈抢救过来,每天都在为随时可能失去的亲人担惊受怕,无暇顾及向救命恩人道一声“感谢”。好在,孙冰晶的妈妈大难不死,经过几个昼夜的抢救,终于脱离危险,活了过来。
劫后余生,让这家人深感庆幸,也充满了感恩。每当亲戚朋友聚会,看着一天一天长大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的小冰晶,亲戚们总是会说:“喔哟,小姑娘嘎大了,越长越漂亮了,想当初,三个月大的辰光,碰到火灾,差点没命,还好那位消防员救了她……”“是的呀,晶晶真是命大,碰到好人了……”
孙冰晶27 年的成长过程中,这样的对话一直伴随着她。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生命中有一个救命恩人,是他从大火中把她救了出来,是他的臂弯托住了她稚嫩的生命。尽管这位叔叔从未谋面,但是冰晶在内心深处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一位很亲很亲的亲人。她想,终有一天,我要亲口对这位叔叔说一声“谢谢”。
这家人其实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恩人,当年刊登这场火灾救援工作的报纸他们一直收藏着。他们不知道当年救火的是哪个消防中队,先是去派出所找,又去住地附近的消防队找,都没有消息。后来随着陆玉明转岗、退伍,当时也没有手机、网络等通信设备,这家人的数次寻找都没有结果。后来他们搬离了原来居住的地方,孙冰晶也长大出国留学,这一寻找慢慢变成了遗憾。
2015 年8 月12 日,天津港发生了特大火灾爆炸事故。
在熊熊火光中,一个个消防战士不顾自身安危,悲壮逆行。孙冰晶看着战士们的背影,泪流满面。她仿佛又一次看到了27年前火光中幼小的自己,看到了消防员叔叔用臂弯紧紧地抱着自己。她流着眼泪对妈妈说:“妈妈,我想找到当年救我的消防员叔叔,当面对他说一声谢谢。”
此次的寻找非常顺利。9 月中旬,陆玉明接到一名战友打来的电话,说:“你还记得1988 年那次河南路火灾中你救下的那个女孩吗? 小姑娘今年已经27 岁了,她想来看看你。”
11 月23 日,专程从国外回来的孙冰晶,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陆玉明叔叔。尽管记事以来从未谋面,但似乎27年前臂弯里的余温仍在,第一眼见到陆玉明,孙冰晶就感觉自己是见到了一位久别重逢的亲人,丝毫也不感到陌生。在媒体记者面前,孙冰晶一家讲述了当年如何得救以及20 多年来一直在寻找救命恩人的经过。等到记者散去,孙冰晶拿出一封信交给陆玉明,说:“陆叔叔,这是我写给您的感谢信,我想对您说的话都在里面。”
陆玉明点点头,收下了这封感谢信,珍藏起来,就如同珍藏一段宝贵的青春岁月。
陆玉明说,当兵期间,曾给参加了很多次灭火救援,也救过很多人,身为一名消防战士,灭火救人本来就是消防战士的职责和使命,不是为了让人感恩,也不是为了让人铭记。如果可以,他仍然愿意赴汤蹈火,扶危救困,做永不退役的一号战斗员。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