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时代旋律 讴歌公安精神
在全国公安文艺座谈会上的发言

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政治部文工团 郝永刚

今天能来参加这样一个高规格的会议,很荣幸。自己没有做出什么突出的贡献,也没有取得多大的成就,领导和同志们给了这么高的荣誉,这让我诚惶诚恐、受之有愧。感谢领导和同志们的厚爱!
会议要求我做个发言,那我想就自己的工作体会向各位领导、同志们做一个汇报,就自己创作上的所思所想谈一点粗浅认识,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教诲。

一、生活是创作的不竭源泉,用情是创作的灵魂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强调,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消防部队是一支常备常战的队伍,生死考验会伴随着一线官兵的整个军旅生涯。2015 年全国消防部队就有120 多名消防员牺牲在灭火救援的战斗中。十八九岁的他们,如果不穿上军装,也许肩膀是柔弱的、话语是稚嫩的,一如我们的孩子,总看着不成熟。但穿上军装、穿上战斗服,他们一下子就成了男子汉,成了灾难来临时的救星,成了我们心中的钢铁侠。
我家楼下就是消防队,常年与他们相伴似乎很熟悉,其实我叫不出大部分人的名字。2013 年按要求我下连队当兵锻炼,到离家较远的一个中队和年轻的消防战士同吃同住同训练,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又重新审视了身边的队伍,已经熟悉到木然的一切,又生动了起来。小黑、老何……是我对他们的称呼,他们就像我的兄弟,每次火警出动平安归来,我才能把提着的心放下。正是我自己内心情感的变化,唤起了创作激情,激发了创作冲动。
我们消防部队灭火的时候,一般两人一组互为依靠,擎一支水枪进行灭火战斗,火场进攻时,老兵顶在前面,新兵跟在后面,老兵就是一道屏障。火场上历经生死考验结下的战友情,是人世间最珍贵、最真挚的。战士们手臂上一道疤,可能就是一个生死传奇。歌曲《一个都不能少》:“水火间,你曾为我开过道。冷暖时,我曾为你揉过腰。兄弟的情谊是用岁月来打造,一辈子,想忘也忘不了。咱们结成生死之交,兄弟就是肝胆相照,选择了赴汤蹈火,我们就是最好的依靠。
忘不了这一帮好兄弟,到什么时候一个都不能少。”这首歌可以说,我不是写出来的,而是从心里涌出来的。我写的时候,一直在流泪,笔记谱的速度,赶不上旋律往外冒、往外涌的速度。十五分钟,这首歌就写好了。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创作体验。这应该是消防战斗生活给我的回馈。我到消防队教唱这首歌,战士们都特别喜欢,说唱出了他们的心里话,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每次下部队慰问演出,这首歌都深受官兵喜爱。
这首歌在去年公安创作汇演中也获得了金奖。
不仅仅只是歌曲作品,我团其他艺术门类多年的创作实践也证明:成功的作品,都是紧贴生活,和官兵情感同频共振的。接地气是现实主义创作的根本。

二、创新是创作的根本,文艺作品的服务方向是人民

习总书记讲到,在文艺创作方面,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
现在是审美价值多元的时代。审美选择遥控器不在文化主管者和文化生产者手里。要使我们的文艺作品产生社会效果,首先得让人们喜欢这个作品。因此创作人员从创作伊始就要坚持受众第一的理念,眼睛不能只盯着上面,要多研究受众的审美特点,在创新上多下功夫。
现在一说主旋律作品,人们往往与“喊口号”“说教”等联系起来。极端的例子是2013 年电影《青春雷锋》在多个城市遭遇零票房。造成这种尴尬现象的原因很多,其中僵化的、模式化的创作思路,不在乎受众的审美需求等是重要原因。
近十几年主旋律的歌曲基本都是管弦乐队加合唱队的大气势,同一个模式的作品,很难进入到人的内心世界,让人产生共鸣。意识到这些问题,我在努力做新的尝试。去年中国音乐家协会等单位组织的“情系雷锋”原创歌曲征集,我创作的歌曲《射手座的雷锋,射手座的我》得到了评委、听众的一致欢迎,获得了金奖第一名的好成绩。这次作品征集,孟庆云、戚建波等知名的作曲家也都送了作品参赛。后来听评委会的人说,我的这首歌从初选开始就显得与众不同,优势很大。为什么呢?我的创作理念是:要让年轻人喜欢雷锋,就要用他们喜欢的方式说给他们听。因此我采用了电子音乐的作曲、编曲和混音。当然歌词也写得很别致:“以前从没有听人这样说,你和我一样也是射手座,感觉你一下子变得好亲切,就像身边酷酷的小帅哥。”新颖的舞曲节奏,时尚流行的唱法。让一个有血有肉的雷锋形象仿佛突然穿越到了今天。大家都说,雷锋的歌这样唱真新鲜!创新的写法赢得了年轻人。获奖不是目的,能把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借助媒介有效地传播,从而影响、熏陶、培养年轻一代,才是我们创作人员的使命和责任。

三、主动融入社会文化生活,拓宽视野,锤炼自己

郝永刚(前排右一)被评为“全国公安文艺工作成绩突出个人”。
郝永刚(前排右一)被评为“全国公安文艺工作成绩突出个人”。

我们不仅是公安文化的从业者,同时也是这个时代的记录者。因此,不能画地为牢、固步自封,要主动融入时代的浪潮中,在社会文化活动的深海里,拓宽视野,苦练本领,提高创作水平。同时也能让我们从新的角度,回过头来客观的看待公安文化。
2007 年,世界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会歌征集,我创作的歌曲《世界有你有我》,从十几个国家、近千份应征作品中脱颖而出,被评为会歌。2010 年上海世博会会歌征集我有多首作品获奖,通过参与这样的国际大型文化活动,与国内外同行的交流,在更大平台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经过不断的学习提高了自己的创作能力,增强了自信心,对公安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开拓了艺术视野。
回顾创作之路,虽然取得过一些小成绩,可相对于每天都在演绎精彩的公安生活,就显得那么不足挂齿。每当看到一张张火场上被熏黑的、年轻稚气的脸;想到倒下再没站起来的年轻身影,他们昨天也许还见到我、喊过我老师好……这些让我真实地感到,我的使命在这里,我的天地在这里。我做得太少了,我一定要为他们多写作品!
最后我想用一句话和各位领导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公安文化同仁共勉:撒下去,我们是满天星光,折射从警的荣耀;聚起来,我们成冲天火焰,照耀大写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