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地铁走进了拘留所

无标题

谭 婧/ 文 IC/ 图

经历了一年的忙忙碌碌,春节已近在眼前。除夕是家人团圆的日子,所有亲情的交融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都包含在这一顿热乎乎的年夜饭里。可是,有些人的除夕夜却不得不在拘留所里孤单度过了。

因为两串鞭炮,他除夕前夜才回家

“本来回去的路就9 站地铁,没想到现在却花了两天……”李巍如是说。
他是2015 年2 月14 日被带进拘留所的。当天上午9点多,他来彭浦新村附近办事,在马路上看到一家烟花爆竹店。“还有两天就过年了,可是家里忙得连鞭炮都没买,正好趁现在带点回去。”李巍心想,于是他走进店里,挑了两串1000 响的鞭炮,“招财进宝”四个金灿灿的大字印在鞭炮上,好不喜庆!
10 点20 分左右,李巍提着装有鞭炮的蓝色塑料袋走进1 号线彭浦新村站,准备从北厅进站。进站时,鼓鼓的塑料袋引起了地铁安检员的注意,一检查发现竟是两串鞭炮。“抱歉,这个不能带进站。”安检员用手指着塑料袋里露出的红色鞭炮说道。“就两小串鞭炮,又不多!怎么就不能带了啦!”李巍满脸写着不悦,大声地嚷嚷道,说话间又往左前方的闸机方向挪了两步。
安检员也向左边跨了一步,站在李巍面前,表现出极大的耐心,“鞭炮属于易燃易爆品,按规定不能带进地铁,谢谢配合。”工作久了,安检员遇到过不少这样强词夺理的乘客,保持耐心是他们练就出的本领。李巍见状,偷偷凑近安检员讨价还价起来,只听他低声喃喃道:“我就几站路,很快就下车的。我把袋子抱在怀里可以吗?”说话间顺势准备侧身从安检员身边溜掉。
谁料,一只手又挡在李巍面前,“不好意思,这个数量再少也不能上车。”安检员丝毫没有理会李巍的“商量”,“公交地铁都不能带烟花爆竹这种易燃易爆品,建议你要么出站打车走吧。”见安检员如此坚持,李巍气不打一处来:又不是高峰时段,自己拿着两串鞭炮能有多大危险?简直是小题大做。但是,看样子再纠缠下去也是徒劳,倒不如冲过去把安检员挤开,也许能有点作用。
李巍不依不饶,见缝插针地企图强闯进站,安检员一再劝阻拦截。时间过去了5 分钟,李巍和安检员还僵持在那里,连站内民警也赶来了。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李巍悻悻地离开了地铁站。
不过,他并未就此罢休。原以为他早已选择了其他交通工具,可谁知,在外面绕了10 多分钟后,李巍又悄悄折回了地铁站南厅。这一次,他手里的蓝色塑料袋不见了,换成了一件鼓鼓囊囊的外套。
走到安检口,李巍故意加快步伐,灰溜溜地从南厅闸机溜进了站,一门心思想要赶紧逃离安检员的视线。正是这样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安检员和巡逻民警的注意,面对工作人员的追截,李巍再次加快步伐企图甩掉他们。就在李巍匆忙赶到站台欲乘车离去之时,民警和保安追了上去。“为什么盯着我不放?你们抓我干嘛!”看着缓缓驶离站台的地铁,离“成功”仅一步之遥的李巍情绪异常激动,但最终还是被民警带至警务室接受调查。果不其然,一打开那件鼓鼓的外套,里面正是之前“消失”的两串1000 响鞭炮。
进站前,他故意把两串鞭炮藏进外套里,因为他认为要是刚才不露出鞭炮的红色碎屑,兴许现在已经坐上地铁了。
“这些鞭炮本来准备回家放的。”被处2 天行政拘留的李巍很懊悔,“第一次被查的时候,我以为带着这东西上地铁没什么了不起,就想到脱下外套包着进去。”因抱着侥幸心理,又铤而走险非法携带易燃易爆品二次闯关,最终李巍的两串鞭炮换来了两天的“牢狱之灾”,他再“出来”时已是腊月二十八。

因为吸烟打人,他除夕夜没能回家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李巍一样“幸运”,能卡在除夕前两天结束拘留。有位“老烟民”就在过年前把自己送进了拘留所,他的除夕夜只能在拘留所吃“号饭”了。曹杨路站是轨交3、4、11 号线三线换乘的车站,客流量一直很大。74 岁的项老伯就住在地铁站4 号口附近,由于经常进进出出,地铁口的一切他都再熟悉不过。2014 年1 月22 日13 时10 分许,正值午间时分,这也是一天里难得客流较少的时段。项老伯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走进3号线曹杨路站,准备坐地铁去女儿家看看外孙。
站在电梯上,项老伯老远就闻到一股呛人的味道,定睛一看这味道来自前面一名60 岁左右的男子,他正在优哉游哉地“吞云吐雾”。项老伯赶忙走上前去好言相劝:“唉,地铁站里是不能吸烟的,快把烟头灭了吧。”此刻的“老烟民”正在享受尼古丁带来的悠然自得,突然被这么一句话打断,不免心生反感。“老烟民”转过头白了老伯一眼,对老伯的劝告不屑一顾:“切,要你管?”继续若无其事地吸烟。
电梯即将到达候车站台,“你不能在地铁里抽烟的。”
项老伯再次试图劝阻这位顽固的乘客,谁知“老烟民”非但不听劝,反而恼羞成怒,猛地转过身就对项老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着一边嘴巴里还出言不逊:“怕你啊!我就是要抽!”“我抽我的烟,你管得着吗?”“这么大地方,抽支烟怎么样了!”……
项老伯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迎面就是一记重拳,打得他直踉跄,往后退了好几步。“你干什么呢你!”项老伯喊道,可是还没等他站稳,冲突便再次升级。“是你说不能抽?我今天就打你了怎么样!”随着“老烟民”的几下推搡,失去重心的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见此情景,正在电梯上行和下行的乘客纷纷冲上前来劝阻。但此时的“老烟民”已经打红了眼,用脚踢、拳打的方式不断攻击项老伯,还将他重重地抱摔在地。
一位七旬老翁哪里受得了这般暴力毒打,项老伯渐渐体力不支,被压在地上。眼看着事态越来越严重,周围乘客连忙报警,直到站内民警赶到现场,才将近乎失去理智的“老烟民”控制住,但其仍然余怒未消,骂骂咧咧。
将近3 分钟的殴打过程,导致项老伯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审讯中,“老烟民”的情绪才逐渐平复下来,他自称姓钱,对自己此前的行为追悔莫及。老钱回忆,“进地铁的时候突然烟瘾犯了,正好我包里还剩一支。”看看周围没什么工作人员,他想着一支烟的时间也不长,赶快抽完应该没人发现。“我以为没进地铁车厢都可以吸烟,再加上那天确实情绪不好,就觉得他是故意针对我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支烟的工夫,烟瘾是过了,人却进了拘留所。但后悔也为时已晚,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行政拘留10 天并处500 元罚金的代价,得在里面待到大年初二才能“出来”,这也意味着他只能在拘留所里迎接新年了。
想着不能与家人相伴过年,老钱的心里很不好过。“第一次有种家就在身边却不能回的无奈感。都怪自己不好。”
说到这里,老钱有些哽咽。这么多年来都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饭过除夕,可惜这一年,老钱不得不一个人在拘留所里过年了,“10 天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很短,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特别漫长。”(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记者手记

虽然李巍和老钱的拘留时间不同,但是结局类似,既让人觉得心酸,又为他们感到不值。本该与家人欢度春节的他们一头栽进了拘留所,失去了在传统佳节阖家团圆的机会。
临近春节,到处都充满着浓浓的年味和喜庆的氛围。每逢佳节倍思亲,走亲访友、返乡过年都免不了要乘坐城市公共交通工具,乘地铁的人多了,坐公交车的人也多了,一些明令禁止的行为,诸如吸烟、携带烟花爆竹等易燃易爆品也会悄然露头。一旦违反《消防法》及《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公安将会严格依法处理。很多被处以行政拘留而不能回家过年的人,也许起因就是吸了口烟或带了串鞭炮。
近年来,上海地铁、公交探索多项措施确保春运的安全顺畅,但更重要的还是我们对规定的遵守和对自身的约束。愿那些凄凉的、在拘留所里过年的故事,能唤醒市民群众的自律,严格遵守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各项规定,别让侥幸心理钻了空子,别让你爱的家人在过年时独守空屋,别让自己在拘留所里过个辞旧迎新的孤独年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