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前的“星火”

img1647编者按

《水浒传》的前七十回表现了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梁山农民起义的酝酿、形成和发展过程,暴露出封建统治阶级的残暴和腐朽,揭示了当时的社会矛盾,反映了市民阶层的人生向往。
这场聚义不仅情节跌宕起伏、语言生动有力,作者还突出了人物塑造,把人物置身于真实环境中,将“火”元素紧扣人物的身份、经历、遭遇,通过“火烧”等场景的描写,使众多鲜明的英雄形象有血有肉、跃然纸上,也点燃了新的故事发展,人民大众的反抗之火,逐渐发展为燎原之势。

徐明中/ 文

施耐庵的《水浒》是我国第一部以描写古代农民起义为题材的长篇小说,与罗贯中的《三国演义》齐名,同为“四大名著”之一。
但是,《水浒》不同于《三国》,它直接触及北宋年间最底层的黎民疾苦,细腻地塑造了一个个梁山好汉的鲜活形象,揭示了“官逼民反”“逼上梁山”的主题。施耐庵不愧为写作的大家,笔下的“火烧”“火攻”虽无《三国》的宏大场面,但自成一格,别具风采。其中的“三烧”尤其值得玩味。
提起“逼上梁山”,人们自然会首先想到第十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的情景。但是问题并非如此简单,“逼上梁山”在当时已不是林冲一人的恩仇遭际,它成了广大黎民百姓反暴政、反贪官的必由之路。为了揭示这种必然性,聪明的施耐庵在此前后还放了两把火,夯实了“无独有偶,鼎足成三”的社会基础。第一把火由鲁智深点燃。第六回《九纹龙剪径赤松林 鲁智深火烧瓦罐寺》中详细描述了鲁智深为民除害的经过,凸显了他那“路见不平一声吼”的侠肝义胆。第三把火因石秀而起。第四十六回《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拼命三火烧祝家庄》对此作了翔实的交代。这个拼命三郎在与杨雄、时迁结伴投奔梁山途中,因不堪忍受当地恶势力祝家庄的欺凌,一怒之下烧了它的小店,从而引起一场轩然大波,为梁山好汉三打祝家庄埋下了伏笔。
值得注意的是,施耐庵写《水浒》采用了纵横交错的复式结构,其间连缀着一个个相对独立、自成整体的主要人物的故事。这些故事自身在结构上纵横开合,各尽特色,又是整个《水浒》故事中的有机组成部分,“三烧”的出现,正是充分体现了作者的创作意图。施耐庵对“三烧”不惜大费笔墨,作了精心的安排,鲁智深的“烧”是林冲“逼上梁山”的铺垫,石秀的“烧”是“逼上梁山”的自然延伸,三者一气呵成,浑然一体。此外,“三烧”还互相映衬,正反对照,进一步加强了“逼上梁山”的逻辑力量。林冲原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安富尊荣、家庭美满,但在奸佞的陷害下,最终被一把火逼上了梁山。虽然说他“火烧”并不确实,但也因火致祸,似可称为“被动的烧”。而鲁智深、石秀辈则不同,他们或亡命在外,或长期生活在最底层,对朝廷的腐朽和贪官的暴虐有着切肤之痛,因而勇敢地走上反抗的道路是必然的结果。
他们的“烧”属于“主动的烧”,而且鲜明地表现出“撞破天罗归水浒,掀开地网上梁山”的革命意志。
《水浒》中的“三烧”均发生在主人公上梁山之前,虽然规模很小,但意义非凡。它是宋代农民起义的诱因,也是革命烈火燎原前的“星星之火”,不可等闲视之。

《水浒传》里的火

第六回 九纹龙剪径赤松林 鲁智深火烧瓦罐寺(节选)

无标题到寺前,看见那崔道成丘小乙两个兀自在桥上坐地。智深大喝一声道:“你这厮们,来,来,今番和你斗个你死我活!”那和尚笑道:“你是我手里败将,如何再来敢厮并?”智深大怒,轮起铁禅杖,奔过桥来。那“生铁佛”生嗔,仗着朴刀,杀下桥去。智深一者得了史进,肚里胆壮;二乃吃得饱了,那精神气力,越使得出来。两个斗到八九合,崔道成渐渐力怯,只办得走路;那“飞天夜叉”丘道人见和尚输了,便仗着朴刀来协助。
这边史进见了,便从树林子里跳将出来,大喝一声:“都不要走。”掀起笠儿,挺着朴刀,来战丘小乙。四个人两对厮杀。智深与崔道成正斗到间深里,智深得便处喝一声:“着!”只一禅杖,把“生铁佛”打下桥去。那道人见倒了和尚,无心恋战,卖个破绽便走。史进喝道:“那里去?”赶上望后心一朴刀,扑地一声响,道人倒在一边。史进踏入去,掉转朴刀,望下面只顾胳肢胳察的搠。智深赶下桥去,把崔道成背后一禅杖。可怜两个强徒,化作南柯一梦!正是“从前作过事,无幸一齐来”。
智深史进把这丘小乙崔道成两个尸首都缚了,撺在涧里。
两个再打入寺里来,香积厨下那几个老和尚,因见智深输了去,怕崔道成丘小乙来杀他,已自都吊死了。智深史进直走入方丈后角门内看时,那个掳来的妇人投井而死。直寻到里面八九间小屋,打将入去,并无一人;只见包裹已拿在,彼未曾打开。鲁智深见有了包裹,依原背了。再寻到里面,只见床上三四包衣服,史进打开,都是衣裳,包了些金银,拣好的包了一包袱,背在身上。寻到厨房,见有酒有肉,两个都吃饱了。灶前缚了两个火把,拨开火炉,火上点着,焰腾腾的先烧着后面小屋,烧到门前。再缚几个火把,直来佛殿下后檐,点着烧起来。凑巧风紧,刮刮杂杂地火起,竟天价烧起来。智深与史进看着,等了一回,四下火都着了。二人道:“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俺二人只好撒开。”

第四十六回 病关索大闹翠屏山 拼命三火烧祝家庄(节选)

杨雄、石秀又自吃了一回酒。只见时迁道:“哥哥要肉吃么?”杨雄道:“店小二说没了肉卖,你又那里得来?”
时迁嘻嘻的笑着,去灶上提出一只老大公鸡来。杨雄问道:“那里得这鸡来?”时迁道:“小弟却才去后面净手,见这只鸡在笼里。寻思没甚与哥哥吃酒,被我悄悄把去溪边杀了,提桶汤去后面,就那里挦得干净,煮得熟了,把来与二位哥哥吃。”杨雄道:“你这厮还是这等贼手贼脚!”石秀笑道:“还不改本行。”三个笑了一回,把这鸡来手撕开吃了。一面盛饭来吃。
只见那店小二略睡一睡,放心不下,扒将起来,前后去照管。只见厨桌上有些鸡毛,都是鸡骨头。却去灶上看时,半锅肥汁。小二慌忙去后面笼里看时,不见了鸡。连忙出来问道:“客人,你们好不达道理!如何偷了我店里报晓的鸡吃?”时迁道:“见鬼了!耶耶,我自路上买得这只鸡来吃,何曾见你的鸡?”小二道:“我店里的鸡,却那里去了?”
时迁道:“敢被野猫拖了?黄猩子吃了?鹞鹰扑了去?我却怎地得知?”小二道:“我的鸡才在笼里。不是你偷了是谁?”
石秀道:“不要争,值几钱,陪了你便罢。”店小二道:“我的是报晓鸡,店内少他不得。你便陪我十两银子,也不济。
只要还我鸡。”石秀大怒道:“你诈哄谁!老爷不陪你,便怎地?”店小二笑道:“客人,你们休在这里讨野火吃。只我店里不比别处客店,拿你到庄上,便做梁山泊贼寇,解了去。”
石秀听了,大骂道:“便是梁山泊好汉,你怎么拿了我去请赏!”杨雄也怒道:“好意还你些钱。不陪你,怎地拿我去?”
小二叫一声:“有贼!”只见店里赤条条地走出三五个大汉来,径奔杨雄、石秀来。被石秀手起,一拳一个,都打翻了。
小二哥正待要叫,被时迁一掌打肿了脸,作声不得。这几个大汉,都从后门走了。杨雄道:“兄弟,这厮们以定去报人来。
我们快吃了饭走了罢。”三个当下吃饱了,把包裹分开腰了,穿上麻鞋,跨了腰刀,各人去枪架上拣了一条好朴刀。石秀道:“左右只是左右,不可放过了他。”便去灶前寻了把草,灶里点个火,望里面四下焠着。看那草房被风一扇,刮刮杂杂火起来。那火顷刻间天也似般大。三个拽开脚步,望大路便走。
正是:
小忿原来为攘鸡,便教兵燹及黔黎。智多星用连环计,祝氏庄园作粉齑。

(栏目编辑:谭 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