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堂天堂兴废

李采芹/ 文

唐朝时期,国力昌盛富足,文化科技空前繁荣,为建筑的大发展奠定了政治、物质基础。建筑史学家称这个时期是“中国古代建筑在昂扬的进取中走向灿烂辉煌的时代”(《中华历史通鉴• 建筑史卷》)。从历史文献记载来看,武则天时期兴建的明堂和天堂尤其宏伟,为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
明堂为儒家礼制建筑,是祭祀五帝神、祖宗和举行国家大典的重要场所;天堂为佛教宗教建筑,专为供奉大佛、举办佛教盛典的场所。唐代明堂与天堂的兴废是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等多方面的缩影,也涉及到女皇武则天和她的“面首”和尚薛怀义的一段逸闻。

武则天毅然排众议 薛怀义巧思造明堂

早在北周时期,隋文帝就已有修建明堂之意,然而因群儒纷争,直到唐朝高宗时期,明堂修建之事仍是“群议未决”。唐高宗驾崩后,武则天当权,以建明堂是“高宗遗意”为由,力排众议,决定动工兴建,并托言薛怀义“有巧思”,令他进宫主持明堂的修建工程。
整座明堂从垂拱三年(687 年)春开始动工,至垂拱四年(688 年)正月五日正式竣工。薛怀义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修建起一座“高二百九十四尺”的宏伟建筑,上面饰以游龙飞凤,金碧辉煌。由于武则天信佛,薛怀义还在明堂的北面又造了一座天堂,用于安放麻布和干漆塑成的夹纻大佛。
明堂、天堂建成后,巍峨高大,富丽豪华,成为当时至高无上权力和无与伦比财富的象征,武则天随后在明堂里举行了一系列盛典。薛怀义也因此成为有功之臣,受到武则天的宠幸与加封。

女皇帝移情冷旧欢 秃面首吃醋烧双堂

连续的恩荣让薛怀义越发骄横,对武则天的传召也应付起来。武则天遂将恩宠转移到其他面首身上,对薛怀义的态度逐渐冷淡。为了重获武则天关注,薛怀义决定在明堂举行无遮大会,又杀牛取血在巨幅麻布上画一个大头像,悬挂在大会上以示对武则天的忠诚。但在大会当天,武则天并没有前来,而是继续在宫中与新面首作乐。薛怀义得知后醋意大发,越想越气,便于当夜起更之时,悄悄跑到天堂,放起火来。
木结构的天堂一经起火,就如同一座腾空的火炉,加之时值寒冬,北风劲吹,大火很快蔓延到南面的明堂。两座大楼同时竞烧,越烧越旺,“火照城中如昼,比明皆尽,暴风裂血像为数百段”(《资治通鉴• 唐纪》)。这把火把洛阳城照得如同白天,禁卫军赶来扑救也于事无补。等到天明时,巍峨壮丽的天堂、明堂和绝无仅有的夹纻大佛都被焚毁殆尽。在这场大火中,值得注意的是“暴风裂血像为数百段”,这是天堂、明堂发生火灾时,由于燃烧范围大,火势猛烈,需要补充大量的氧气,以致燃烧区外的空气急速向燃烧区流动,形成火灾风暴,又称“火龙卷”。悬挂在空中的巨幅麻布“血像”,就是在这强大气流的冲击下“裂成百段”。这是我国火灾风暴见于正史的最早记载。

武则天罪己重建明堂 薛怀义跋扈终遭伏诛

天堂、明堂被烧毁是件大事,武则天获悉后惊慌不已,她亲到太庙祭祖,并亲笔写诏书责备自己。但是由于火灾的真正原因很不光彩,武则天选择了掩盖事实真相,对外宣布起火原因是工徒不慎引发失火,延烧到明堂。同时,武则天为了安抚薛怀义,没有加罪于他,反而继续委以重任,令他再造明堂。
重建的明堂仍按原来的形制,高二百九十四尺,东西南北广三百尺,总体规模比原先的更大。屋顶上的装饰仍是铜铸镏金、展翅欲飞的凤凰。后来因被大风吹折,改以火珠代之。这个“火珠”在古代有“辟火”的象征含义,古代建造者指望能够通过这个装饰来压住“火殃”,反映出当时人们的防火思想。
薛怀义放火后未受惩处,变得愈加无所顾忌,最终还是惹恼了武则天。后来武则天借太平公主之手,杀死薛怀义,另外委派其他人督办进行到一半的明堂重建工程,直至竣工。明堂重建后9 年,武则天也因病去世,终是结束了和薛怀义的这段唐朝逸闻。

经坎坷易名乾元殿 请回纥明堂遇灭顶

img1338武则天死后,唐朝经过中宗、睿宗、玄宗几代,进入到“开元盛世”,明堂也在这段时间里几度易名,成为“乾元殿”,并险些被拆毁。然而,光辉一时又历经坎坷的明堂最终还是难逃厄运。唐代宗宝应元年(762 年),回纥可汗应唐代宗之请,出兵协助讨伐史朝义,在击败史朝义叛军后,回纥军趁机进入东都(洛阳),“肆行杀掠,焚宜春院,延及明堂,甲子日而尽”(《旧唐书• 五行志》)。又有记载说,这场火灾“火累旬不灭”。重建后66 年的明堂从此化为灰烬,永远地消失在历史长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