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店也“潜伏”

谭婧/文图

康桥半岛新城中一 些被用来开网店的 别墅,从外观上看和 普通别墅没什么异 样,实际上却存在巨 大的安全隐患。
康桥半岛新城中一些被用来开网店的别墅,从外观上看和普通别墅没什么异样,实际上却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潜伏是情报人员获取信息的一种途径,但如今“互联网+”的时代,这项技能被不少网店抢了风头。在电商行业快速扩张的趋势下,一些人挤破头想分上一杯羹;另一些人想方设法降低成本,让自己的利益得到最大化,他们中的一些人选择了“潜伏”。

这里的别墅有秘密

去年秋,一个叫娜娜的女孩把她卖包包的网店搬进了康桥半岛新城的一套别墅。美女网店店主、别墅这些奢华符号,近乎骄傲地诉说着娜娜网店的生意兴隆。她不知道的是,康桥半岛新城这个位于浦东新区秀沿路、恒河中路,包括一至五期的别墅以及城中花园的高层公寓,将与她一起,陷入安全隐患的漩涡之中。
那时的娜娜想不到这些,因为她随后就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同伴”。
搬来以后,娜娜和她的合伙人算了一笔账:因为略偏僻,这套200余平方米的别墅租金是8000元,物业费每月每平方2元左右,折算下来每月支出大概8500元。而别墅附近一处康桥树源创意园,200平方米的租金是每天每平方2元,物业费每月每平方7元,一个月下来要支出近14000元。别墅的水、电、宽带等费用也至少要比商用写字楼低了一半以上。
以网店为例,它的门槛低、易起步、无需大型实体店面。在娜娜这样的网店店主看来,传统的写字楼、商铺成本太高,而且没有必要。而别墅除了成本费用低,还可以满足各种功能需求,使用便利。城郊结合区域的空房子多,根本不愁借不到房子,房租也不太贵。另外,把网店隐藏在住宅里,还可以免受工商、税务、质监、消防等部门的检查。
于是在娜娜之后,又有不少网店搬进了别墅区。一时间,网店扎堆的迹象,以康桥半岛三期最为严重,并逐渐蔓延开来。后经证实,到今年3月租在康桥半岛新城的网店、公司发展到30多家。从外观上看,这些别墅就是老样子,没有公司网店的标牌,也没有改成玻璃大门,完全看不出里面的异样。
娜娜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网店会和消防安全隐患扯上什么关系。
如果一定要说隐患的话,娜娜反倒觉得隔壁那家开化妆品网店的可能算得上。那家刚搬来不久的时候,作为同行和邻居,娜娜去串过一次门。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两排比娜娜自己还高的展示架,6层的展示架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和香水,有种挑花了眼的感觉。娜娜事后觉得,一定是自己惊讶的表情让气氛太过尴尬,那家化妆品网店的男老板还随手拿了两瓶货架上的香水当见面礼送给了她。可是似乎男老板的烟瘾很大,进门的烟味夹杂着香水味本身就让人止不住想咳嗽,再看随处可见的烟头配上堆积如山的香水,娜娜嗅到一丝不安全的味道。她对香水不陌生,知道这东西含酒精,易燃。

改变不见得全是好事

市场经济中,向来都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幸运的是,像娜娜这样之前备受压抑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赶上了电商时代。当电商在互联网中杀出一条血路后,从此,开店不再是富人或企业的专属。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电商实现了“娜娜们”的创业梦想,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一系列由电商引发的社会问题浮出水面。越来越多的“娜娜们”过分追求成本低廉,在寻求方便低廉的经营场所之际,也恰是“居改非”现象野蛮生长,迅速被认同和追捧的“最好”时光。
如此这般擅自将居住房屋改变为非居住使用,从事办公、商业、旅馆、仓储,甚至生产等经营活动的“居改非”行为,足以让这片别墅充满危机。虽然与康桥半岛新城的6000多户住户比起来,30多家的比重少之又少,但一旦形成规模效应,再想端掉它们就是难上加难。
事情还没完。康桥半岛新城的物业管理方盛高物业发现,这些网店或公司大多租在3层高的独栋别墅里,一楼用于货品展示和办公,二、三楼用于储存部分货物及员工居住,存在巨大的消防安全隐患。
纵观这样一处别墅,不难发现其按照住宅标准进行防火设计,无法满足多功能使用的需求;消防设施、器材都在别墅区域外部,内部基本没有;各种货品、包装占用堵塞了疏散通道和安全出口;随意分割房间、使用立体货架,别墅防火、预火能力下降;十几台电脑同时工作,电线私拉乱接,用电量过载;香水、化妆品等货物易燃易爆,火灾危害巨大;大量员工在此居住,伤亡的可能性倍增;别墅的防盗门窗也会影响逃生和救援。
然而直到物业和公安消防部门找上门来的时候,娜娜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违法了。自己在自己租的房子里没有杀人放火,也不像隔壁家卖的是易燃品,怎么就被扣上违法的帽子了呢?
2004年,或许可以称作是上海聚焦整治“居改非”现象元年,这年11月《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出台,明确规定“不得擅自改变物业使用性质”,违者可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2011年新修订的《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再次明令禁止“居改非”的行为,因此娜娜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把网店开在别墅里是违法的。
为了让更多像娜娜一样缺乏安全意识和法律常识的店主认识到他们的错误,今年以来,在南汇消防支队的支持下,盛高物业对这些“居改非”开始了两条线的工作:一边抓“进门”关,严格做好货物进出小区的等级;另一边坚持不懈地上门劝阻和制止。南汇消防支队也会同房管局、派出所、安监等部门开展隐患排查整治,对集中堆放货物、电瓶车充电、乱拉私拉电线以及“三合一”等情况逐个提醒和整改。
目前,像娜娜的网店这样别墅里储存大量货物等安全隐患已基本排除。

法律支撑才是方向

和她一样没经过审批的大有人在,但法律上却并未给整治此类“居改非”现象以足够的支持。这些不够完善的法律法规一方面让娜娜这样的网店店主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到危害,也不了解发生事故后可能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另一方面也使得消防部门的执法检查和处罚有困难,稍不留神就面临法律依据不足的尴尬。
比如,别墅里开淘宝店这样的“居改非”属于将储存、经营场所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内,我国《消防法》第十九条规定这不符合国家工程建设技术标准,因此消防部门有权对其整改。
但是,消防部门监督检查住宅的依据不明确。《消防法》第五十三条规定了公安机关消防机构监督检查的范围,在其释义中对这一范围的解释为单位,也就是说居民住宅不属于公安消防部门能监督检查的范围,检查小组人员并不能强行闯入娜娜所租的别墅中进行监督检查。
“居改非”检查取证也有难度。我国《物权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小区管理规约外,还应当经本栋建筑物内的其他业主同意。只要有一位同楼的业主不同意,“居改非”就将被一票否决。因此,过去很多开在小区高层住宅楼中的网店,消防部门可以从危害公共安全的消防违法行为的角度对其整治。但这并不适用于娜娜这样开在独栋别墅里的网店,这一条款给独立物业,特别是别墅类物业戴上了“保护罩”。
而物业能做的工作也比较有限。在《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第五十三条中明确规定了物业劝阻、制止和无效后的报告义务,但这只是大体说明了物业在“居改非”管控上的职责,却没有明确有关的行政管理部门及报告方式,可操作性并不强。另外,“居改非”的整治与处罚职权不在公安消防部门,《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明确擅自改变物业使用性质的,由区、县房屋行政管理部门予以处理,消防部门没有相关的执法依据。
“现行法律法规支撑不足、执法依据不充分、违法事实难取证、违法行为难界定”这几道难关,让“居改非”现象愈演愈烈。整治“居改非”的消防安全隐患需要健全的监督部门、严格的执法机制,更需要依靠多个执法部门相互配合,还得发挥业委会、居委会等基层自治组织和广大居民的社会监督作用,否则一切只是纸上谈兵。
其实,“居改非”泛滥成灾、屡禁不止已不再是新闻,可这老大难问题始终未能得到根治,我们是否应该思考,如何才能让“居改非”的消防安全隐患和环境、卫生、噪音等综合问题引起更高的社会关注,从而倒逼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和管理机制的源头管控。
“居改非”,请别让上海再添一例疑难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