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使小病成大灾

其实在现代中国,中医一直是一个颇有争论的话题。1912年,北洋政府在颁布的学制及学校条例中把中医挡在门外,成为史上著名的“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1929年,民国政府“废止旧医案”,引发了中西医的第二次论争。1950年,新中国的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中又有人提出了名为“改造旧医实施步骤”的草案。以至于1982年制定的《宪法》中明确写入“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从法律上保障了中医的生存权。平心而论,西医有西医的科学,中医有中医的逻辑。西医说中医无法以现代实验科学进行定量定性分析,中医说西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不过,两者的目的都是为了治病救人。由此可见,双方并没有水火之势。套用一位哲人的话说,不管中医西医,治得好病的,就是良医。
细细想去,安全防范工作上,似乎也隐约可以感觉到“中医”或“西医”的工作方法。某地游乐场出了问题,全国就开始检查游乐设备安全;某处煤矿爆了炸,全国就清查煤矿安全情况;某人醉酒驾车撞死了人,全国就开始整治“酒驾”;一个歌舞厅着了火,全国就开始检查公众聚集场所消防安全。近年来因特大、重大安全事件而引发的专项整治行动一茬接一茬,客观来说,这些行动犹如“西医”的对症之药,极大地遏制了既定类型的安全事故的高发态势,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不过,每次都要等到出了事故之后再来检查、再来防范、亡羊补牢,让人总也有点遗憾。而且,专项整治行动结束之后,安全隐患是否还会“反弹”,则成了人们心中的隐忧。就拿整治“酒驾”来说,2009年8月15日起全国开展严厉整治酒后驾驶交通违法行为专项行动,至当年10月底全国共查处酒后驾驶违法行为21.3万起,其中醉酒驾驶3.2万起。但11月份酒驾数量就有所回升,全国查处酒后驾驶违法行为数量比10月份增长23.1%,其中因酒后驾驶导致的一次死亡3人、5人以上事故较为突出,同比分别增加3起和2起。由此可见,在事故防范上,光用“西医”的手段还嫌不够,我们呼唤一种“中医”的手法,研究隐患形成的机理,提高全社会整体对隐患的警觉度,形成长效机制,群防群治,将隐患消灭于萌芽状态。
对于消防安全来说,就是“防范胜于救灾”!一个小小的烟头、一堆小小的易燃物、一次小小的违章搭建,这些或许是不经意事物,机缘巧合就会酿成大灾,北京央视大楼、上海教师公寓、山东龙源食品公司等发生的大火,不就是因为违章放烟花、违章电焊、电线短路这些“小小”的隐患吗?所以说,要创造一个安全的消防环境,首先就需要我们全社会都来重视身边的隐患,及时查找和整改,打造全面火灾防控体系。这个常态化的火灾防范工作,是一项全方位动员、全社会参与的“全民运动”。它需要我们每个人从自己做起,从身边做起,从查找和举报火灾隐患做起……
最后,我们还是回到良医这个主题上来,说一说扁鹊的故事。当魏文侯问及扁鹊谁的医术最高明时,这位天下闻名的良医却说他的两个哥哥都比自己医术高明。因为他大哥在别人病未成形之前就及时发现并治疗之,二哥在别人病成微恙之时就治愈之,所以反不如他穿脉放血、下猛药、动手术来给人治病而出名。见微知著,防患未然,这就是中医的智慧,也是对我们消防工作“预防为主,防消结合”方针的生动诠释。
唐鋆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