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而来的倾盆泥浆
巴西矿坝决堤事故致84人遇难

董晓白/编辑

一个有35名游客入住的客栈瞬间消失,游客生存希望渺茫;一辆载有十多人的大巴车被卷入厚厚的泥浆,乘客不幸全部遇难……

当地时间1月25日,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矿产公司矿坝发生溃坝事故,据巴西环球电视台报道,事故发生后,泥浆倾泻而下,导致该公司的办公区及附近村落被淹。截至1月30日,事故共造成84人死亡,其中42名遇难者身份确认,搜救组共救出192人,仍有276人失踪。(数据发稿时需进一步更新)

佩德罗:河景房秒变泥浆海洋

卧室的外墙完全倒塌、泥浆涌入房,客厅里还开着花刚刚结出小果实的木瓜树一半埋在泥里,衣服还晾在晾衣绳上,只是下面沾满了深棕色的泥……这是佩德罗一年半前刚买下的一处河景房,本以为可以过着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谁知却变成了泥浆的海洋。

“那天中午,我下班回来,妻子准备好了午餐,我们在厨房外的天台上刚刚坐下,忽然听到轰响声,以为是哪里爆炸了,抬头一看,阳台外河流上游深棕色的泥浆奔流而下。”佩德罗回忆,他当时本能地转身就跑,跑到院子外面高处的公路上,才得以逃生。环顾这个小院,夫妇两个住的房子完全被毁,楼下是一个再也无法游泳的游泳池,游泳池的一旁有两只小羊在树下乘凉,一只小羊躺在地上,它刚刚被从泥浆里救出来,但伤势较重,不知是否能顺利恢复。一头小猪在一个小水坑旁找吃的,佩德罗的妻子赶忙把家里剩的一些意大利面倒在小猪旁边。“原来我有10多只羊,4头小猪,现在就剩下这3只羊和1头猪了。”佩德罗说。当被问起今后的生活计划时,佩德罗很茫然,“谁知道呢,可能听天由命吧,不过好在我们家人都还活着,跟那些失去家人的人相比,我们要幸运多了。”

随着确认死亡人数的不断增加,这场事故将成为30年来最严重的矿坝溃堤事故。

巴西淡水河谷矿产公司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首府好景市都会地区,淡水河谷矿产公司发生意外的豆矿场,位于布鲁玛基纽市,堤坝内约有采矿废料1230万立方米。矿坝决堤后,大量洪流冲往下游,应急预警系统失灵,泥石流摧毁了沿途的房屋,公司多座办公楼和布鲁马迪纽市一系列市政房屋受损。

突如其来的泥浆让民众猝不及防,巴西政府第一时间动用了13架直升机机和100多名消防员展开救援工作,该市部分地区进行了人员疏散。联邦政府成立了危机办公室,派出区域发展部长卡努托、矿能部长艾布奎克、环境部长萨勒斯和国家民防处长埃尔维斯前往灾区。米纳斯吉拉斯州法务部也派遣了打击环境犯罪中心小组前往核实和评估损害程度。

26日早上,搜救人员共搜救到了46名生还者,并把他们送往医院进行治疗。当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抵达米纳斯吉拉斯州的灾区进行了视察,并对这一事故“深感遗憾”。27日清晨,因当地发出新的决堤风险警报,2.4万居民一度疏散到高处避险。下午警报解除后,中断数小时的搜救工作也重新启动,不少民众参与到救灾工作中。但是,救援结果不容乐观,整整一天,救援人员都没有找到任何生还者。很多失踪者家属聚集在信息中心等待最新的消息,有些人表示,从事故发生到现在没有得到亲人的任何消息,他们也已经放弃了希望,只希望能够找到亲人的遗体,带回去安葬。

纳塔奈尔:钱换不回亲人

28日,来自巴西军方和外国救援队的数百人携带专业设备赶到灾区投入救援。消防队负责此次营救任务的爱德华多·安热洛中校说,找到生还者的希望越来越渺茫。“理论上,48小时后能够找到生还者的可能性就很小了,但并不是没有可能,所以我们要尽量给失踪者家属希望,将搜救工作继续下去。”当日,巴西副总统莫朗就事故处理方面的问题表示,巴西政府会对事故进行调查,并对任何一个应对事故负责的人员进行处罚,“巴西政府成立的危机应对小组会对淡水河谷公司的管理问题进行分析。”巴西一家地方劳工法庭裁定,拟冻结淡水河谷公司8亿雷亚尔、约合14.3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用于之后的赔偿。加上此前不同司法部门作出的冻结要求,淡水河谷公司被冻结资金总额预计将达118亿雷亚尔、约合211.59亿元人民币。

但是,大部分民众表示赔偿金并不能弥补他们所失去的。失踪者家属纳塔奈尔表示,虽然司法部门冻结了118亿雷亚尔,但是自己父亲的价值不是118亿雷亚尔或者更多的钱能换来的。“他的价值是一个人,有血有肉、有信念的人,多少钱也买不来这些。”

事故发生后,一些巴西媒体和民众质疑,矿坝的警报系统未能及时发布警报是导致人员伤亡惨重的重要原因。对此,淡水河谷公司方面解释道,有可能是事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导致警报未能及时触发。事故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之中。

目前,米纳斯吉拉斯州警方一共签发了5张逮捕令和7张搜查令,所涉及的罪行包括谋杀、伪造文件和危害环境等。在被捕的5人中,有3人是淡水河谷公司雇员,其中有2人是发生矿坝决堤事故矿区的高级经理,而另2名是工程承包人,他们被指曾宣称发生事故的矿坝是安全的。

由于这起矿难事故,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股价受到重创。在1月25日的美股交易中,公司的股价重挫近8.1%。随着事件的发酵,淡水河谷公司公司股价持续出现震荡下挫。

根据巴西国家矿业局要求,淡水河谷公司的这座铁矿必须暂停作业。数据分析显示,此次事故发生地区,是位于巴西帕劳佩巴产区的一部分,在去年的前三个季度中,这个区域的铁矿石产量为2061万吨,占总产量的7.3%,而此次发生事故的矿区产量差不多占据总产量的2%以上。因此,从数量上看,此次单独事件对全球铁矿石的供应平衡影响有限,但产区方面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带来供应上的短缺,从而造成铁矿石价格上的波动,引发价格短时间内飙升。

联合国:矿坝溃堤事故可以避免

随着确认死亡人数的不断增加,这场事故或将成为过去30年来最严重的矿坝溃堤事故。根据联合国环境署的报告,仅在过去5年,全世界就发生了8起重大事故,其中3起在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

2014年,巴西伊塔比里图海库拉诺矿坝溃决,造成3人死亡;2015年11月5日,同样位于米纳斯吉拉斯州历史古城奥罗普雷多和玛丽安娜之间的矿产公司萨玛尔戈的水坝决堤,约5000万立方米的泥流和洪水淹没山村班托罗德里格斯,造成19人丧生。萨玛尔戈矿场水坝溃决流出的泥浆,沿着淡水河流了650千米,至史匹瑞杜桑托州北海岸的出海口,污染了环境生态,造成了巴西史上最严重的环境灾害;今年,巴西布鲁马迪纽市又再次发生溃坝事故。

过去34年来最严重的矿坝事故发生于1985年,当时意大利矿业公司普利尔皮发生矿坝溃堤,18万立方米的泥浆淹没2座城镇,夺走了267人的生命。而此次的巴西矿坝溃堤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或将超越意大利普利尔皮矿坝溃堤造成的死亡人数。

联合国关于矿坝事故报告的作者之一、巴西地质学家巴斯托斯表示,布鲁马迪纽市的悲剧极有可能会成为世界矿坝溃堤引发的灾难之最。巴西国家水利管理局指出,巴西全国共有将近4000座大坝是具有“高度损坏风险”的危坝,其中205座是存储工业废渣和废水的矿坝,大约430座矿坝如布鲁马迪纽市和马里亚纳的矿坝都是用尾矿,即采矿过程中出土的矿物碎片、岩石和泥土堆积而成,这种“矿石垃圾场”对公司来说最便宜,但也最危险。据了解,巴西联邦政府现在没有资源立刻对这些危坝一一进行整改,政府正在考察哪些危坝的情况更加紧急,以便在确定优先级后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联合国报告指出,暴雨和长时间的降雨、飓风和地震震动等是一般矿坝溃堤的主要原因,在对矿坝维护和施工风险规划时应考虑到气候因素。人为失误也是不可忽视的溃堤成因。比如在马里亚纳矿坝溃堤事故的调查结论中,水坝的建设、维护和监测都有失误,其中风险分析错误和维护的疏忽是造成矿坝溃堤的两大主因。以史为鉴,已经有足够的安全协议和替代技术来防止事故的发生,如果矿业公司能采用更安全的储存系统或进行有效的维护,其中许多事故是可以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