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救火的日子

杨维雯/文

最近被朋友安利了一部日本电影《等救火的日子》。影片讲述的是在远离喧嚣城市的海港小镇波乐里,生活着几名无忧无虑当然也倍感无聊的男人:石井、津田、富田、中江、森下以及松本。他们是当地消防队的队员,无奈此地已18年之久未发生火灾,所以石井等人除了每天的例行练习外百无聊赖,竟隐隐期盼火灾的发生。这一天,美丽女子日比野桃子的到来打破小镇的宁静,更让一众苦命单身汉兴奋不已。在这些人中间,属石井表现最为积极,羞涩腼腆的他用各种各样笨拙的方法引起他的注意,而消防队的好朋友们虽然对桃子也有好感,但还是千方百计成全着石井的爱恋……

就是非常经典的日本电影,优美的长镜头,凝练的画面,平静无起伏的情节,平淡如一的家庭生活场景,几个朝气蓬勃的男人端着水枪,空对大海激情扫射,却永远没有可扑救的大火。日子已有些不可遏制地一片一片萎顿,但冲动还在。

其实真实生活中消防员的日子也有一些类似的情况,但不少完全一样。上海消防部队中出警量最多的要属闸北消防中队,一年出警量要有2200多次,它也是全亚洲出警最多的消防队,比较少的也有100多次,倒没有像电影里所描述的那样18年都没有过火警。但是消防队的生活,相较于灯红酒绿,十里洋场的“东方巴黎”夜上海来说的话,也算是比较枯燥和无聊了,但这只是相对,下面就听说跟您慢慢说来,先说“枯燥”吧。

清晨,当大多数人还在裹铺入枕、畅游梦境的时候,消防队的小伙子们就已经开始了他们一天的生活。早晨6点,伴随着迎接新一天开始的铃声响起,起床、穿衣、铺床、洗漱,这一连贯动作他们需要在五分钟内完成,6点10分他们就已经在操场集合开始早操,早操内容为:单杠、双杠、翻越、障碍、爬梯、攀绳等,他们每天都重复着这些训练内容,很多时候他们一个早上的训练量就抵得上很多人一天的活动量了。 7时,早操结束,准备早餐,依然是排队集合,安排完一天工作后,大家进入食堂开始用餐。虽然很多人衣衫已经湿透,可是训练那么久,早已饥肠辘辘,面对鸡蛋、牛奶、馒头的诱惑,不到二十分钟,早餐就会被一扫而光。餐后就是简单的休整。上午8时,一天的工作才算是正式开始,按照装备器材“一天两查”要求,消防员们开始分工检查车辆和装备。司通班(司机和通讯所在班级)负责消防车辆的检查,为了确保消防车辆随时能启动,在寒冷的冬季,司通班的小伙子需要深夜起来发动车辆,确保车辆能够“说走就走”。而战斗班们的小伙子则是,检查自的个人装备器材,若在检查中发现那辆车或者哪个救援器材出现了问题,就会及时修理。

大约上午9时,中队的人员一般会分为两组,一组在队内开展业务训练,另一组会到辖区内的各个单位开展“六熟悉”工作,开展灭火应急预案演练。相较于训练兄弟们,更希望自己能被安排出去开展辖区的熟悉演练工作。若是晴天,训练可能还好一些,要是下雨天,那可就惨了。因为迎接大家的训练项目,可能就是负重登楼,那种对大腿和臀部肌肉的捶打,个人觉得是没有一个项目可以媲美的,所以消防队出来的同志很多都是腿粗屁股大,这也是有据可循的。

中午12时,随着军号声的响起,所有消防官兵集合,按照惯例“饭前一首歌”,唱歌完毕后大家整齐的走进食堂开始午饭。吃饭也有规矩,打饭自然也得排队,每个人依次排队打好饭菜后坐入自己的位子,一般在下令“开饭”后,才能吃饭。

很多军人出身的人都有一个睡午觉的习惯,“中午不睡,下午奔溃”大约12时30分,忙碌了一早上的消防官兵开始了午间休息。

按照夏令时的话,消防员们大概下午2点20分,需要起床了,很多人会问你们午觉睡的蛮久的。其实不管是午觉还是晚上的睡觉,我们规定的休息时候都相对很长,但是真正休息的会被各种各样的出警任务打断,或许留给消防员休息的时间并不多。

下午,起床后,变要开始下午的训练了,没有上午这么幸运了,下午的训练基本是全员的,并且以体能训练为主,都说消防员能跑并且是负重跑,其实也是根据实战的需要。因为真正救火的时候就背负着沉重的消防装备开展救援的。光一个空气呼吸器,大约就20斤了,真正救火的时候还有一些其他装备。按照现在的流行趋势消防队们的小伙子们放出去,很多都是八块腹肌,拍一套写真的话,相信也是能大卖的。

到了晚上的生活,相对就没那么枯燥和无聊了。大家可以玩手机,或者看电影,或是其他活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消防队里的娱乐生活相对还是比较丰富的,健身房、乒乓球室、电脑房、台球室、电影室,有的甚至还有游戏机、飞镖台、卡拉OK点唱机,可谓是相当有趣了。到了晚上9点,随着熄灯号的响起,一天的生活就算是结束了。

很多人会说,这样的生活或许蛮精彩的,但是你要把这样的生活重复五年、六年甚至是十八年,相信能坚守下来的人,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的。以上我描述的就是在不出警的情况下的生活,其实每个消防员的内心或许就和电影里描述的那样,希望警铃响起,随车出动。但是我们存在的价值就在于牺牲了精彩,守住了安宁。就像电影里的那句台词“作为消防队员无法知道何时发生火灾,何时人们需要他们的帮助,也因此注定了他们只能是寂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