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铁血话当年
记消防战线抗战老兵刘兴才

章慧敏/ 文 刘驰宇/ 图
9 月24 日,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副政委张月明代表总队来到嵩山消防中队,为抗战老兵刘兴才送上这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 周年”纪念章,向刘老在抗战时期做出的贡献致以敬意。
9 月24 日,上海市公安消防总队副政委张月明代表总队来到嵩山消防中队,为抗战老兵刘兴才送上这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 周年”纪念章,向刘老在抗战时期做出的贡献致以敬意。

在嵩山消防中队的会客室里,一身戎装的刘兴才老人佩戴着显示他在曾经的岁月中立下赫赫功绩的各式勋章,端坐在我们面前。
90 岁的刘兴才是自淮海战役后跟随陈毅部队南下,第一批进驻上海的解放军,1949 年5 月,他与其他8 位战友又一起被派遣接管旧上海的消防处,他们是第一批消防军代表。
窗外,秋阳柔和地漫进室内,金灿灿的勋章在阳光之下显得格外醒目。面对这样一位经历了从抗日战争到解放全中国的老战士,让人无法不对他肃然起敬。勋章是刘老戎马一生的写照,更是一种荣誉和价值的体现,90 岁的刘老激动地捧起9月24 日刚刚授予他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 周年”纪念章说:“我想告诉那些牺牲的战友,人民没有忘记我们,国家没有忘记我们,我想念你们,我替战友们领奖了。”
这枚编号“2015091707”的纪念章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这种沉甸甸的感觉让人引发无限的遐想,对于刘老来说,这是一枚用一生来珍藏的纪念章,因为在上海的消防系统中,他是唯一被授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 周年”纪念章的老战士,意义非同寻常。
刘老抚摸着纪念章,70 年前的那一页被他翻开了。他的叙述把我们带进了血雨腥风的年代,难以想象,70 年前的每一个历程于他而言就像昨天发生似的,让我脑海中不由地跳出一句话:“忘记过去等于背叛!”

每个人对自己的16 岁花季年华都有深刻印象,刘老也毫不例外。他的16 岁是走上革命之路的开始。那年,刘老加入了民兵组织,从此加入到了抗日救国的火热战场之中。
刘兴才1927 年出生在山东省的惠民县石庙镇归化村。这是个有着300 多户人家的村庄。他的父母辛劳一生,生养了他们三男一女4 个孩子,但是,惠民县并不“惠民”,他的家时常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父亲更是不到50 岁就去世了,死因竟然是被活活饿死的。
刘老告诉我们,抗战伊始,他的家乡是山东地区最早成立地下支部的地方之一,那时,地下党支部会动员老百姓加入地下民兵组织,加入到与日本鬼子抗争的行动中去。其实,日本军队的烧杀掳抢老百姓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早就想和他们拼命了。现在,有党组织的号召,村民们都觉得有了行动的方向和依靠,不少村民都加入了民兵组织,这其中就有当时只有16 岁的刘兴才。
从小就善于爬树的刘兴才觉得自己有了用武之地。每当夜晚,他便趁黑潜伏到鬼子的据点附近,在夜幕的掩护下迅速爬到电线杆上,用锤子敲碎变压器,用剪刀剪断电线,等到鬼子发现停电后追出来,身手敏捷的小兴才早就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了。
石庙镇每五天就有一个集,这也是民兵们进行抗日宣传的机会。长得矮小的刘兴才不引人注目,于是,他拎着的菜篮子上面放满各种蔬菜,蔬菜下面藏有宣传抗日的传单。到了集市上,趁鬼子和汉奸不注意,刘兴才就将传单撒向空中……除了撒传单,他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收集情报,哪怕点点滴滴的有关鬼子和汉奸的情况,对党组织下一步的行动方向都有相当实用的作用。
不仅如此,只要能帮上革命队友的各种小事,刘兴才都尽心尽力。刘老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在他老家不远处的黄家屯村,村内的地下党组织成立不到半年就被破坏了,罪魁祸首就是村里的伪区长。他破坏了党组织后还觉得不够向日本军邀功,于是又集中了一个村的老百姓,要抓藏在其中的地下共产党员。
那天,先后共有8 个人被鬼子和汉奸带走。村民们知道,被带走的人当中除了2 名是地下党员,其他都是老实巴交的老百姓。很快,悲伤的消息传来了,被抓去的8 个人全部被杀害,死时连眼睛都没闭上,死不瞑目啊!
面对伪区长猖狂的暴行,党组织下定决心要除去这个汉奸,为死去的无辜百姓报仇。可自从党组织制定好计划后,伪区长似乎知道自己会遭报应,行踪开始鬼鬼祟祟:白天保镖不离左右,夜里他就睡在鬼子的据点里,陌生人根本无法接近他。
终于,机会还是等来了。有情报说,伪区长会在中秋节回家探望他的母亲。得到这个消息后,刘兴才和队员们兴奋极了。
于是在八月十五的清晨,他们装扮成赶集卖肉的摊贩,跑到隔壁村,等到下午集市散场后,悄悄闪进一家店里,在渐深的夜幕下静待伪区长出现。
然而,伪区长鬼得很,因为怕回家时遭人暗算,他不断派人去老家周围巡视,直至夜晚九点过后,才在保镖的前后簇拥下回了家,而且一跨进门就上了锁,门外还安排了伪军站岗放哨。
从大门进去的计划看来是落空了。因为怕硬拼交火引来鬼子,大伙紧急商量了一下,决定翻墙进去。于是,队员们搭起了“人墙”,一个踩着一个的肩膀,让其他人顺着“人墙”爬
上去。为首的队员一翻过墙就看到伪区长正在院里磕头拜祖宗,立刻手起刀落,猛地捅向伪区长的心脏。
伪区长连“哼”都没哼出来就倒地了,与此同时,一封早就写好的警告信飘落在他浑身是血的尸体上,那封信上言之凿凿:今后,谁要是欺侮老百姓,伪区长就是你们的下场!从那以后,其他区的伪区长都老实多了,这次除奸行动取得了效果。

1943 年,抗日烽火越燃越烈,临近失败的日本鬼子也越来越残暴。刘老说,这年秋天,日寇和伪军集中了三个据点的兵力共300 多人,把惠民县游击队驻扎在徐家村的总部包围起来了。
战斗从早上开始打起,300 多名敌人对付90 多名游击队员。惠民县游击队的武装都十分有限,大部分人的武器只有土枪和大刀,打鬼子和伪军时,每人只能发到3 发子弹。至于手榴弹,制作它的生铁都是用老百姓家里的锅和铲化成铁水制成的,大多炸不响。而敌人有的是轻机枪、重机枪和机关枪,还有打不完的子弹。
这一天如此漫长,游击队员们一次次地突围,却一次次地失败,但他们誓死不做俘虏,子弹没有了,就用刀砍,用牙咬。那天夜晚,拼死突围出来的游击队员才七八个人,其他的都牺牲在了战场上。
枪声平息后,刘兴才和村民们忍着悲痛,含泪为牺牲了的游击队员们洗去血渍,整好衣裳,连夜掩埋了这些烈士们,还为殉难的英烈树起了碑。哪里想到第二天早上,汉奸们就把老百姓刚刚做起的烈士墓给砸了。
这样的嚣张让村民们气炸了肺,80 多名游击队员为百姓而死,他们怎能对汉奸砸墓视而不见呢?这一次,村民们团结一致,高声喊道:“谁砸烈士墓,我们就砸你家祖坟!”
如今,70 年过去了,这座无名烈士墓仍然完好地坐落在归化村。刘老每次回家乡探亲,都必然要去墓前扫一扫,坐一坐,和烈士们说一说话。有一句话他每一次都会重复:“你们的血没有白流……”

刘老自参加抗战以来,听闻目睹了无数或振奋、或壮烈的英勇事迹,这些事迹成为他的榜样,不断激励他在抗战烽火里勇敢前行。这些事迹中,最令他难忘的当数心目中的战斗英雄——季连长的故事。
刘老说,季连长是在1944 年年底的一次战役中牺牲的。
那一天,因为八路军打了大胜仗,加上百姓们踊跃报名参军,军民们都沉浸在喜悦和兴奋之中,根本就没想到厄运正渐渐地向他们逼近。
当时,有情报说附近有一批难民正向八路军渤海军区靠近。由于过去时常会有逃难的百姓路过这里,村民们总是为他们熬粥果腹,没有人会想到这一次会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可是,敌人正是利用了村民们的善良或者说麻痹,他们穿上破衣烂袄,推着独轮车混在难民中间,向村子进发。“难民队”
后面,还有300 人的骑兵队,随后又是坐满了日军的五六十辆军车。敌人总共出动了万把人,意欲将三个村合围起来消灭掉。当站岗放哨的八路军发现情况不对时已经晚了,只见“难民们”掀开盖在独轮车上的破被子,从底下拿出了机关枪和迫击炮,一场悬殊血战由此打响。
敌人以万人之众来对付军区600 将士,这是无法抗衡的悬殊。军区领导经过紧急商议,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不管冲出多少将士,他们都将是日后抗日的“珍贵火种”!于是这一天,600 多人分成三处突围,血雨腥风,拼死抵抗,最后冲出包围圈的只有不到100 人……
刘老提到的英雄季连长在这次突围中大腿和肚子都中了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瘫倒在泥地上。当战士们从死人堆里发现季连长,准备背上他再次突围时,他对战士说:“不用管我,你们想办法冲出去,保全实力,这是命令。我出血太多,没力气了,手中的20 响提不动,你拿上我的20 响,把你的10 响手枪换给我,临死前我也要再消灭几个鬼子才闭得上眼……”
战士一步三回头地被季连长逼走了,当晚,就在日寇来清扫战场时,季连长拼足全力举起10 响驳壳枪,“砰砰砰”连着打死了5 个鬼子兵,然后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他自己。
战斗结束后,季连长被授予了“战斗英雄”的称号,他的事迹不仅感动着渤海军区的将士们,其英勇无畏的精神还成为了刘兴才的学习榜样。70 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能听到刘老不时回忆起当年情景,感动之情油然而生。
端坐在我们面前的刘兴才老人,打开久远的记忆之门,为我们讲述那段波澜壮阔、刻骨铭心的岁月——历史再一次停留在那充满硝烟的战火中,让人看到了革命不朽的精神。从刘老这里,我们感受到了不悔与不屈,这种精神也正是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强大动力!